河南9名基層干部騙低保 當地進行有獎治理--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河南9名基層干部騙低保 當地進行有獎治理

2011年07月14日09:27    來源:中國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領著國家工資,卻想方設法騙取低保金,而將一些家境真正困難的人拒之門外這是發生在河南駐馬店驛城區雪鬆街道辦事處轄區裡的真實故事。

  一份由駐馬店紀檢監察系統“隊伍建設年”活動領導小組近日下發的簡報顯示,9名驛城區雪鬆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涉嫌編造材料、偽造事實騙取低保金,其中1人竟然是該辦事處民政所所長。

  有專家指出,由於缺乏一套完善的家庭財產申報和審核辦法,加上基層開展低保工作缺乏有效監督、對騙保者的處罰力度不夠,導致國家為救助貧困戶建立的低保救助政策在一些地方“走了樣”,甚至使低保淪為個別干部的“搖錢樹。”

  眼下,因為駐馬店9名基層干部涉嫌偽造材料騙取低保金,使得該市本來為眾多城市貧困人群提供保障的低保制度正面臨著一場道德危機。

  舉報騙領低保者有獎

  從7月1日至今,一則每天都要在駐馬店當地的報紙、電台、電視台刊播的“驛城區關於舉報不符合低保條件享受低保待遇的公告”格外引人關注。

  這則公告中稱,每舉報一個“不該吃低保而享受低保待遇的”,經查實后獎勵300元。

  這場低保整肅“運動”緣起於當地紀檢監察部門接到當地居民舉報后的一次偶然檢查。

  今年年初,驛城區雪鬆街道辦事處的居民多次向當地黨委、政府部門投訴,反映低保金都被干部“貪污”了,最窮的居民過年沒錢買面買油,揭不開鍋。

  隨后的檢查結果,不僅讓驛城區紀檢監察部門感到震驚,也同樣讓當地黨委、政府深感“此事非同小可”。

  一份由駐馬店紀檢監察系統“隊伍建設年”活動領導小組在內部系統下發的簡報顯示,驛城區雪鬆街道辦事處9名工作人員涉嫌編造材料、偽造事實騙取低保金,其中1人竟然是該辦事處民政所所長。目前,9名相關責任人已被立案調查,其中1人移交司法機關處理。

  調查同時發現,雪鬆街道辦事處在低保審批發放中存在6大違規問題:一是該街道民政所沒有按照規定的程序辦理低保審批發放﹔二是辦事處民政所的工作人員採取偽造家庭成員、隱瞞家庭成員工資收入及死亡真相等方式騙取低保金﹔三是一些社區干部冒用本轄區居民資料辦理低保,將領取的低保金用作辦公經費﹔四是有個別干部以低保核查為由收取低保戶的低保証和存折,並私自領取低保金達5年之久﹔五是街道個別領導干部和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之便,為親朋好友辦理“人情保”、“關系保”﹔六是部分社區工作人員違規領取低保金。

  據調查,類似雪鬆街道辦事處的情況在駐馬店驛城區並不鮮見,全區下轄5個鄉鎮、11個街道辦事處都不同程度地存在騙吃低保的現象。

  來自駐馬店驛城區低保治理專項辦公室的消息也証實,此前通過“自糾自查”,全區已發現不符合享受城市低保條件的家庭156戶,一批擠佔低保名額的冒領者和騙保者已被清理。

  “ 運動式 ” 治理同樣遭受質疑

  7月11日,記者看到,“驛城區關於舉報不符合低保條件享受低保待遇的公告”依然在當地媒體上繼續刊播。

  從7月1開始的“有獎”治理活動,正在驛城區攪起一股“主動退保”風潮,使得當地一些冒領、騙領低保者“人人自危。”

  據河南省內媒體報道說,主動退保者近期大幅增加,都是當地有頭有臉的有錢人。當地紀檢部門保守估計,冒領者和騙保者超過3000人。

  然而,對此次有獎舉報治理究竟能取得多大效果,當地群眾卻並不看好。驛城區一位連續四年申請低保金都沒有成功的下崗職工說,在驛城區,享受低保戶的名單長期以來沒有公開和公示,這使得大家舉報起來難度很大,300元的獎勵“看得見卻夠不著”,基本上還是靠相關部門的“自查自糾”和冒領者、騙保者的“自覺自願。”

  據了解,由於駐馬店近年來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大規模城市改造和舊房拆遷使“人戶分離”現象大量涌現,在人口流動非常強的背景下,低保家庭收入的變動情況難以及時掌握,這對於實行屬地化管理的城市低保而言,杜絕“騙保”現象並不現實:尤其是基層“熟人社會”的體制下,低保大門一開,誰不願意每個月多拿點?

  “‘關系好了他就給辦,關系不好他就不給你辦’在下面很普遍。” 一些困難職工普遍反映說,現在這些主動退保者,隻不過是為了“暫避風頭”,一旦這種“運動式”的治理活動結束,通過托關系、找門路等“暗箱操作”方式申請低保的現象還會卷土重來。

  三道防線緣何堵不住一個騙保者?

  按照操作流程,低保的審批設置有三道防線:社區居委會、街道辦事處(鄉鎮)和民政部門層層審核。

  “看起來是層層把關,但實際上無論對居委會、鄉鎮,還是民政部門來說,由於缺乏相應的收集有關居民家庭財產性收入情況數據的權力,核准申請低保者的家庭收入非常困難。” 駐馬店一位基層民政官員告訴記者,這是由於低保管理的動態性所決定的。打個比方,有的失業居民可能上個月符合低保條件,但下個月就找到工作,收入增加不符合低保條件了,理應退出低保。而事實上,他們大多不會主動申請退出。

  一方面是調查核實非常困難,另一方面是處理騙保者的手段“疲軟”,這是低保發放和管理過程面臨的又一窘境。

  此前,駐馬店驛城區官員曾在大會上怒斥騙保者:“打手機,開轎車,住大套房子,家裡不窮裝窮,侵吞低保,良心何在?!”

  然而,隨后出台的治理舉措卻是:設定一個多月的“自查自糾”階段,在這一階段裡,不該吃低保主動退出的,批評教育﹔過了這一階段,一旦發現,從嚴追究和處理。

  對於如何從嚴追究和處理,該區的相關部門並沒有加以明確。

  鄭州大學社會工作系程建平教授分析說,從現實出發,建立一套完善的家庭財產申報和審核辦法,加強對低保資金的監管和使用,提前堵住最低保障制度的漏洞,顯得尤為迫切和重要,這也需要在法律法規上突破一些障礙。(余嘉熙)

(責任編輯:李鐳)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