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東西城城區合並后機構臃腫 致“三定方案”難產--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北京東西城城區合並后機構臃腫 致“三定方案”難產

2011年06月27日04:41    來源:人民網-《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在北京市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以下簡稱市編辦)的網站上,可以查閱到所有區縣和委辦局的“三定方案”。獨缺東西城。

  定機構,定編制,定職能,是為三定。在當前機構、干部管理中,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東西城“三定方案”遲遲難定,原因何在?

  機構臃腫症困擾雙城

  “一個副局長原來分管幾個科室的工作,現在因為副局長多,所以可能就分管一兩個科室,或者讓他們分管更細一點,這樣大家都有事干。”西城區衛生局的一名領導說。

  “如果開一次全體會議,委裡的領導一排都坐不下。”對領導之多,新東城區文委的一名工作人員如此形容。

  在這些人裡,既有原東城區文委的領導,也有原崇文文委的領導,“大部分都留下了”。

  東城區政府官方網站顯示,東城區文委共有處級領導9人,分別是黨委書記1人、主任1人、副書記兼紀委書記1人,副主任4人、黨委委員兼工會主席1人、黨委委員兼執法隊隊長1人。

  同樣是文委,海澱區隻有一名書記,一名主任兩名副主任,共4名處級領導。

  東城區園林綠化局現有處級干部9人。該局一名科級干部透露,原東城、原崇文園林綠化局的處級干部全部留任,除了一名黨委書記、一名局長、一名黨委副書記兼紀委書記外,還有4名副局長、一名綠化委副主任、一名副調研員。同期,海澱區園林綠化局有一正三副共4名處級領導。

  最為龐大的是東城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根據東城區政府官方網站最新的公示,該局共有13名處級干部。其中,副局長就有8名。

  東西城區合並之后,干部安置有多個渠道。一種是向市裡分流,部分干部被調到市裡的委辦局,平調或提半格﹔另一種是安排干部脫產學習,出國或到國家行政學院深造,還有一部分到街道擔任領導崗位﹔第三種是委辦局黨政分離,原來主任或局長兼任黨委書記的委辦局,增設一個黨委書記,使原兩區委辦局的一把手都有位置。

  但在合並迅疾之勢下,大多數的干部還是被集中安置。出現的結果是,合並后的各個委辦局,不但因黨政分離一把手增加一個,而且副局長或者副處長也是一大把。

  “一個副局長原來分管幾個科室的工作,現在因為副局長多,所以可能就分管一兩個科室,或者讓他們分管更細一點,這樣大家都有事干。”西城區衛生局的一名領導說。

  除此之外,合並后的委辦局科室設置很多。比如,原來一個委辦局內,宣武區有的科室西城沒有,合並后為更好地開展工作,這樣的部門被保留下來﹔西城有的科室宣武沒有,這樣的科室也被保留下來。

  為了工作便利,各個街道全部增加這樣的部門。西城一名街道領導抱怨,街道的工作量顯著增加,沒有更多的人手,隻能把新增的科室挂在其他部門下。這樣,一個部門向上級多個部門匯報工作。

  這名街道干部表示,上邊的領導多,下邊的工作就很難開展,“我們一個工作可能要跟四五個領導分別匯報,不利於提高工作效率”。

  用強力措施努力瘦身

  還有一批干部被免去職務,被辦理退休手續。公示的至少有6人,僅東城區民政局就有兩名副調研員退休。

  當初,東西城城區合並時,一個重要的原因或目標是:區劃調整后,核心區減少兩個行政區,有利於精簡機構,合理配置地區經濟、社會資源,提高行政效能,降低行政成本。

  顯然,機構臃腫的狀況並非所願。

  主政者對此強烈關注。

  從2010年12月23日至今年4月28日,東城區政府網站公布的人事調整達7次,頻率之高、涉及人數之多,遠超歷年。

  這些調整涉及局級干部分管工作調整,處級干部職位調整。其中,東城區教委、東城區信息化工作辦公室、東城區民政局的一把手易人。

  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批處級干部被免職。人事任免中明確提及的至少有5人,如:免去楊志成的東城區教育委員會主任職務﹔免去閆燕的東城區人民政府民族宗教僑務辦公室主任職務﹔免去張偉的東城區信息化工作辦公室主任職務﹔免去郭德富的

  東城區人民政府辦公室副主任、調研員職務﹔免去陳勇的東城區產業和投資促進局副局長、東城區金融服務辦公室主任(副處職)職務。

  還有一批干部被免去職務,被辦理退休手續。公示的至少有6人,包括東城區住房和城市建設委員會、東城區司法局等部門的處級、副處級干部。其中,僅東城區民政局就有兩名副調研員退休。

  此舉明顯會使相應機構“瘦身”。

  另一強力措施,是將有職權的干部調整為調研員。公示提到的此類人事任免至少涉及7人:東城區商務委員會副主任饒景東改任東城區商務委員會調研員﹔東城區財政局副局長蔡勇改任東城區財政局調研員﹔東城區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副局長劉建平改任東城區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調研員﹔東城區民政局副局長張衛合改任東城區民政局調研員﹔東城區體育局副局長趙建忠改任東城區體育局調研員﹔東城區人民政府教育督導室副主任高懷寧改任東城區人民政府教育督導室副調研員﹔東城區城市管理監督中心副主任高萍改任東城區城市管理監督中心副調研員。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說,區縣委辦局的副主任、副局長是副處級的干部,調整為委辦局的調研員后,級別由副處提升為正處,但有級別無職權,即便是調整為副調研員,也是平級調整。這樣的調整方式,比較穩妥。

  暫時性方案不具效力

  事實上,“三定”在區劃調整之后,很快進入主政者視野,並被當做各部門的重要工作之一。

  竭力調整之下,部分委辦局得到“瘦身”,部分委辦局臃腫如初。人員調整未盡,給“三定方案”帶來極大困難。

  事實上,“三定”在區劃調整之后,很快進入主政者視野,並被當做各部門的重要工作之一。

  西城區此前公開發布的消息顯示,合並不足兩個月,西城區區委書記王寧特意針對區劃調整后的整體情況做區情介紹並開動員會﹔西城區委有關領導開展專題講座,部署反腐倡廉、如何當好黨政正職以及各單位“三定”方案制定工作。

  西城區政府一位領導介紹,當時,全區各個委辦局陸續開會,重點討論新的“三定方案”、黨組成員職責分工及隊伍融合等重點工作。

  “像各個委辦局制定的三定方案,實際上不具備法律效力”,昨天,西城區機構委員會編制辦公室相關人士介紹,所謂“三定”,就是定機構,定編制,定職能。正常的程序是,由區編制辦來召開會議,部署各個委辦局單位根據其實際情況上報“三定”方案。區編制辦調研后,定下具體的“三定方案”,交給委辦局再研究。然后,再由區編制辦聯合法制辦或者其他職責部門來審核,最終上報市編制辦,才具備法律效力。目前,各個委辦局完成的三定方案全都是暫時性的,不具備法律效力。

  三定方案獨缺東西城

  汪玉凱說,不好安置,就要先放著,干部的調整需要一個過程。因此,短期看,可能會出現人員臃腫的狀況。但從長期看,人員還是會精簡,行政成本還是會降低。

  在北京市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的網站上,可以查閱到所有區縣和委辦局的“三定方案”。獨缺東西城。

  市編辦工作人員表示,“東西城的三定方案確實沒有出來”,但為何沒出來?該人士表示,這屬於機密,不方便透露。

  前述西城區編辦人士表示,西城區實際上已經完成了調研,但市編辦還在調研,“因為我們的三定方案要根據市裡的指導意見來完成,他們要做出三定的方向,我們來落實執行。”

  6月16日,市編辦主任劉雲廣到東城區調研機構編制管理工作。東城區媒體對此的報道是,“劉雲廣對我區機構編制管理工作方法及取得成績給予充分肯定,並針對東城區實際情況提出具體要求”。至於具體要求有哪些,報道未提及。

  西城區區委常委、副區長蘇東表示,一年的融合時間還是很短的,很多工作仍在進行當中。“三定”未出台,並沒有導致工作效率降低。合並一年來,各項工作“總的說來,還是全面推進的,進展順利,合並有力地推動了工作的開展”。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說,人員調整和三定方案相互影響,人員安置未做好,三定方案不好定﹔三定方案不確定,人員不好大調整。從目前的情況看,兩項工作都在推進之中。

  “合並之后,原來兩個區的兩套人馬要合為一套人馬,意味著一半的人要精簡。在還沒有妥善安置的情況下,增設副職是一個簡便的解決方式”,汪玉凱說,不好安置,就要先放著,干部的調整需要一個過程。因此,短期看,可能會出現人員臃腫的狀況。但從長期看,人員還是會精簡,行政成本還是會降低。

  市裡目前仍在進行東西城機構編制的調研,近期仍有顯現。

  汪玉凱說,建立高效的公務員隊伍是改革的目標之一。這個目標的實現,需要時間。

  本報記者文靜 易靖
(責任編輯:劉軍濤)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