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林州村長無証挖山賣錢危及紅旗渠--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河南林州村長無証挖山賣錢危及紅旗渠

2011年05月13日10:49    來源:大河網     手機看新聞

  

被挖后的裸露山體 



  紅旗渠是林州農業的命脈。每當在旱情出現時,紅旗渠一次又一次發揮了巨大的作用。然而,在這條命脈的周圍,卻有人無証濫採山體,紅旗渠正面臨著遭遇泥石流掩埋的危險。

  網曝:村長無証開挖山體

  5月9日,網民在大河論壇“深度河南”發帖,稱紅旗渠東崗鎮武家水村段受到無証開挖山體的威脅,違法開採者逍遙法外。

  據了解,該段渠系林州市紅旗渠二支渠,可以灌溉姚村、東崗、河順、橫水4個鄉鎮的上萬畝農田。該渠流過姚村之后到達東崗鎮武家水村龍山溝自然村。

  帖子中還稱,2010年元月,武家水村村長牛紅海、支書石根生在未辦理礦山開採証和森林採伐証的情況下,以合伙人的方式讓東盧寨村付志強在龍山溝自然村南邊、紅旗渠二支渠北50米處的山體上,大量炸山毀樹、開挖土石方。

  據知情人稱,挖出的土石方,以每立方米36元的價格供給林長高速第三標段,目前,山體開挖近30萬立方米。村民們不知道賣的錢都去了哪裡。

  現場:被毀山體威脅紅旗渠 

  5月10日,記者趕赴林州市東崗鎮武家水村,在現場看到,開挖的山體共5處,有1公裡長,有的山體開挖有數十米,有的向山裡縱深上百米。從外觀上看,這些開挖行為沒有規劃,這裡挖一下那裡挖一下,哪裡土石好就挖哪裡。

  開挖山體,還殃及了村民在山下空地上種的花椒樹、?樹。51歲的村民石春蓮家的十幾棵椒樹、?樹,在挖掘機的轟鳴聲中,被連根拔起。

  挖山毀樹的行為多數發生在晚上,等石春蓮得知此事找到工地時,連挖倒的樹都沒有見到。她找到工地負責人理論時,被一名壯漢一腳踹下,住院數天,沒有一人為她支付半分醫療費。

  這些花椒樹,一年能收入上千元,是她一個村婦不菲的家庭收入來源。

  相比石春蓮來說,老實巴交的村民牛新奇的境遇就更為嚴重。他家的8間宅基地,被挖的隻剩下3間了。雖然這塊宅基地暫無人居住,但上面磚瓦齊備。為了証明這塊宅基地是他自己的,老牛拿出了1950年的土地証,發黃的土地証上,寫著老牛父母的名字。

  還有更多村民,在自己的林坡地被毀之后,都沒有得到相應的補償。直到后來有人舉報,工程方才分給每人幾百元了事。

  更讓人擔憂的是,距被挖山體不足百米遠處,就是紅旗渠二支渠。

  植被被破壞,大面積山體裸露,夏天暴雨季節馬上要來了,如果遇到強降雨,疏鬆的土方萬一塌方,對於山下的交通是個潛在的危險。如果這些地方形成山體滑坡甚至泥石流,紅旗渠就有可能會被淤平,嚴重還會影響農田灌溉,危及附近村民的安全。對此,村民無不擔憂。

  調查:誰縱容毀山毀林一再發生 

  在調查中,村民稱,毀山毀林事件自去年9月發生后,他們就多次向林州市森林公安、林業等部門舉報反映,但都無果而終。不僅如此,對方開挖山體的行為更加肆無忌憚。每到晚上,幾輛大卡車把山下道路兩端一堵,便開始了炸山施工。

  同時,村民還反映,挖山時,施工方還使用了大量的雷管、炸藥。這些國家嚴格控制的爆炸物品從何而來,村民表示懷疑。這些人非法開採,有安全許可証、爆破許可証嗎?

  帶著這些問題,記者採訪了森林公安、公安局、林業局等相關單位。

  在林州市森林公安分局,李廣慧副局長稱,他們去年接到過村民舉報,對毀林現象進行了查處。當時對方出具了佔用林地使用証,共3畝。而施工方在開挖過程中,毀林面積超過了這一面積,他們當時進行了處罰。今年,施工方再次擴大毀林面積,他們在20天前又進行了一次處罰。

  “一共毀林有9.97畝,我們對其進行了9萬元的處罰,並讓對方將被毀的山地恢復原狀。”李副局長稱,毀林10畝以下,屬於行政案件,而超過10畝以上,則屬於刑事案件。對於這一數字的得來,李副局長稱,這是林業局高級工程師付喜龍測量得出的。

  而據記者現場目測的結果看,開挖山體較重,破壞坡面之大,毀林數目之多,似乎遠在10畝以上。而在林州市林業局,付喜龍則稱,這一數據的得來,是根據山體投影面積的多少得來的,而非記者目測的坡面面積。

  “誤差肯定是有的。”付喜龍稱,施工方在林業局辦理了佔用林地許可証。對於這一証件是如何審批出來的,用地單位與被用地單位的使用林地的協議和林地補償、林木補償、安置補助等相關事宜,付表示不清楚。

  而在林州市公安局,記者就炸山用的雷管炸藥的來源是否合法,是否在公安局進行過備案這些問題進行採訪時,當地公安局宣傳部門稱,要採訪必須經安陽市公安局宣傳處的同意。而安陽市公安局宣傳處李紅岩處長在電話中稱,這是對公安部門的負面報道,不接受採訪。

  村民說,他們舉報后,施工隊從上個月開始,就停工了。在挖山的現場,雖然現在已經沒了施工的車輛。但村民們都認為,“這只是避避風頭,等過了后,很有可能再開工。”

  村民依然奔波著,一是為了護林護山護紅旗渠,二是為了給自己拮據的生活討回些補償款。然而,至今沒有一個政府部門能給他們一個圓滿的答復。(記者 楊文哲/文圖)

(責任編輯:袁悅(實習))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