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百畝良田變磚廠 市政府文件成“空文”(圖)--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海南百畝良田變磚廠 市政府文件成“空文”(圖)

2011年05月09日09:33    來源:南海網     手機看新聞

  
5、6米之處,就是羅蠻洋國家農業基地的水泥碑


  
磚廠與農田相呼應


  
去年11月,文昌市國土局資源局把這塊地批為“建設用地”(孫令正攝)


  近日,文昌市錦山鎮良家庄村委會的不少村民向南海網投訴,稱在該村附近的田洋裡有一家磚廠佔用農田,燒制紅磚,並大量排放對人體有害的氣體和塵灰,給附近的村庄及村民生活帶來很大的影響。為此,他們曾多次要求政府相關部門關閉該磚廠,恢復農田耕種,可磚廠不僅沒有被關閉,生產規模還在不斷加大。 5月7日,南海網記者來到錦山鎮良家庄村委會,就此事展開了調查。

  磚廠影響村民生活及生產

  村民們稱,這家名為文昌市湖山金旺磚廠建於2008年3月,於當年10月建成投產。剛開始時佔地30多畝,投產一年后,磚廠擴建到100多畝。村民們說,這塊名為排溪坡的田地屬於“插花地”,周邊多個生產隊都曾穿插耕種過,土地權屬至今未清楚。兩年前,該磚廠隻和該村委會的良呂村民小組簽訂了土地租用合同,由於避開了其他的幾個村民小組,造成村民糾紛不斷。

  村民說,該磚廠建成后,大量燒制政府明令禁止的紅磚,在生產過程中大量排放對人體健康有害的氣體。同時,該磚廠屬於無煙囪排放,有害氣體常常隨著風向不同而四處飄蕩,直接影響庄稼的生長及污染土壤。而周邊300至1000米范圍內的十多個村民小組的數千名群眾和無數的家禽家畜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健康威脅。

  據了解,磚廠在生產和運輸過程中,燒熟的土塊和塵土飄飄渺渺,四處飛揚,長年累月讓周邊的農田和庄稼蒙上了塵土,使庄稼欠收、農田硬化。村民們說,這些污染直接破壞了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

  村民無奈地說,磚廠生產兩年來,由於給村民造成了莫大的影響,所以附近村民都強烈要求磚廠立即關閉和停產,可兩年過去,磚廠依舊還在生產,甚至越來越紅火。村民們對此也用盡了辦法,“我們不讓磚廠的拉磚車從村裡經過,不讓磚廠擴建挖地,因此雙方屢屢鬧糾紛,甚至發生械斗事件,但盡管如此仍然阻止不了磚廠的生產”。

  磚廠建在農田上

  當天上午,南海網記者來到這塊排溪坡的田洋上,放眼望去,無邊的水稻苗蒼翠欲滴,在田間隨風搖曳,而在綠油油的水稻苗中間,聳立著一個很大的廠房,它就是金旺磚廠。極具諷刺意味的是,離磚廠隻有五、六米處,就有一塊2008年豎立的“羅蠻洋(別名也叫排溪坡)4萬畝農田整治工程”的水泥碑。

  據了解,良家庄村的“羅蠻洋國家農業基地”是瓊北的主要糧倉和三鳥集散地。改革開放后,農民除了在這裡種植兩造水稻外,還種植了瓜菜,這裡又是全國著名的冬季瓜菜生產基地之一。2007年國家曾投資1400萬元,建設1 .4萬畝的國家農業綜合改造項目羅蠻洋工程,其目的是規范建設農業基地內的排灌工程及道路,保護基本農田。項目於2008年1月竣工。並在現場召開了工程竣工慶祝大會,同時建一座石碑記載這一盛事。而兩個月后動工建設的金旺磚廠的生產廠址竟然就在工程竣工的慶典地址上。凝立的石碑面對灰色的磚窯似乎在發出無聲的抗議。村民們說,國家投資那麼多錢搞這個工程,目的是把這裡打造成名副其實的農業生產基地,給當地的百姓造福。可是,這樣宏偉的工程,卻在上面搞了一家磚廠,“這不能不讓人感到遺憾與心疼”。

  走在田間地頭,雖然無邊的水稻在隨風蕩漾,可卻沒有一絲的稻香,有的只是濃濃的燒土的味道。

  磚廠很大,工人說,包括擬擴建部分“有上百畝”,廠周圍排放著上百行50多米長剛剛做好還沒來得及燒的土磚,附近堆放著很多燒好的土磚,幾輛農用車在忙著拉磚,工人們也在忙碌著手上的工作。而磚窯裡還在燒著磚。

  市政府批示成“空文”

  村民說,從磚廠開工建設投產直到現在,大多數村民對這家磚廠都非常有意見,因為“影響到附近村庄村民的生活和生產”。所以,他們也曾多次向相關部門反映,要求從嚴治理這一磚廠,還給百姓一片水稻田。

  有關部門對此事也很重視,村民們給記者提供了一份文昌市人民政府辦公室去年5月18日下達的“文府辦函[2010]21號”文,該文稱:“經查,文昌湖山金旺磚廠租賃農村集體用地土地建廠和良呂村民小組出租集體土地用於非農建設違反土地法規定,其行為違法,市政府決定沒收金旺磚廠所有建筑物、設施,並對其行為經濟處罰,沒收良呂村民小組非法所得。處罰工作由市國土環境資源局土地監察大隊執行。”

  然而,這份文件發布剛好一年過去了,金旺磚廠如今還在繼續生產,磚廠的規模也一天天加大。村民們說,該磚廠剛開始隻跟良呂村民小組簽租了26.5畝地,2008年又與該小組簽租違法用地增加到40.5畝,但實際用地如今已經達到百畝以上。

  據介紹,一年前市政府頒發這個文件時,金旺磚廠曾一度停產,但實際過去兩三個月后,“看到政府部門並沒有實際性的取締行動,磚廠又恢復生產了”。

  也因為此,村民們多次跟磚廠發生了沖突事件。最近一次的流血事件在今年3月26日發生。在這次事件中,造成有人受傷,致使傷人的村民現在還被公安機關拘留。村民們說,如果這家磚廠繼續生產下去,“不能否定今后會有更大的斗毆事件發生”。

  令人驚訝的是,當天在該村委會,該村委會支部書記給記者提供了一份文昌市國土資源局2010年11月下達的“關於文昌湖山金旺磚廠用地地類情況復函”的文件,上面把金旺磚廠所佔用地列為“總體規劃為建設用地”。

  村民們對此十分不解,“這塊地是農用地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市政府也下文定其是違法行為,可國土資源局為什麼時隔半年后,又給金旺磚廠正名呢”?

  誰是最終的受害者

  據村委會三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干部說,當時村委會把這塊地租讓給金旺磚廠時,他們並不“知道這件事,這是村委會某個負責人自己定的”。

  對此,南海網記者採訪了該村委會的楊書記。他認為,這塊地“原本是荒坡地,一直以來都是良呂村民小組耕種,開會時也沒人說是糾紛地”。而對於這家磚廠是否對村民造成健康影響及破壞農田,楊書記認為:“土地的性質是國土部門的事,污染不污染是環保部門的事,對於老百姓反映的矛盾,是市裡的事。”不過,他還說,為什麼要搞這家磚廠,目的主要是“招商引資”。

  南海網記者還採訪了金旺磚廠的負責人。他向記者出示了文昌市國土資源局對於該磚廠用地的批示及與良呂村民小組簽訂的租賃合同。對於市政府辦公室下達的21號文,他總避而不答,隻表示“我們現在申請不搞實心磚了,要搞環保磚”。

  這位負責人說,整個廠子投資了將近“400多萬元,投資的時候村裡面叫我們就地挖泥土燒磚,這樣的話以后可以當做魚塘。誰知道投錢進來后才發現有那麼多糾紛”。

  他還說,“我們的目的是為了賺錢,不是為了跟村民鬧矛盾,可不少村民總提出很多無理的要求,讓我們無法接受,所以才造成現在這個局面”。

  這位負責人還向記者出示了今年3月26日在跟村民的沖突中被打傷的住院証明。他說:“錢投進去了,我們也沒辦法啊 !”

  那麼,如今這家磚廠的性質如何,為什麼在國家定為農業綜合改造項目的用地上搞了一家磚廠兩年多呢?為什麼市政府一年前就下達文件定性為“違法行為”了至今還在生產呢?為什麼文昌市國土資源局在去年11月又把這塊地定為“建設用地”呢?南海網將繼續關注此事。(記者 敬之 孫令正 通訊員 邢瀛)

(責任編輯:羅旭)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