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貪腐窩案官員獄中談反腐:干部失去監督就無法無天--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郴州貪腐窩案官員獄中談反腐:干部失去監督就無法無天

2011年05月06日08:28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2006年前后,湖南郴州發生了令世人震驚的貪腐窩案,郴州市原市委書記李大倫、原市長周政坤、原紀委書記曾錦春、原組織部長劉清江、原宣傳部長樊甲生、原副市長雷淵利相繼被查。除雷淵利外,其余5人均位列中共郴州市委11人常委領導班子中。

  郴州腐敗窩案也以涉案面之廣、涉案人員層級之高、涉案手段之惡劣,引發了民眾對腐敗痼疾的深度關注。

  知名學者王明高致力於反腐研究10余年,在上述窩案主角入獄期間,曾多次和有關部門工作人員一道前往訪談調研,並形成《巨貪曾錦春》一書,日前由湖南文藝出版社出版。

  王明高說,這6個人中,除樊甲生意志消沉外,其余5人都在訪談中對自己進行了深入反省,對於目前權力監督和反腐敗中存在的制度漏洞,也作了深中肯綮的剖析。

  王明高說,這些人在位的時候也許暗藏機心,勾心斗角,但與他們分別訪談時卻發現,對於體制機制中的問題,他們有著認識上的高度一致。這些落馬者相互之間的評價,也為了解他們的更多側面提供了新視角。

  從訪談中可見,好幾名落馬者都表示要以自身經歷為模板寫反腐小說。曾錦春甚至已經完成了一部35萬字的小說,題目叫《賄孽》,內容主要是寫他的受賄情況和與情婦的生活。

  以下內容節選自王明高與他們的對話實錄。記者在整理過程中發現,他們在若干問題上都有類似的感觸和體悟。因此,記者在整理時,按照話題的相似性進行了歸類,以更好地告訴讀者這些人在落馬后普遍在反省、思考些什麼。

  民主集中制成了一種形式

  李大倫:以前我在郴州,很多事情都是我說了算,我就是老大,我說了誰敢不聽?有人問我為什麼要干涉經濟方面的事情,我說現在全黨都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發展才是硬道理,我是地方的黨委一把手,我當然應該管,他們啞口無言。

  我在任時,郴州的這個項目搞不搞,搞在什麼地方,行不行,市長都要請示書記。在郴州我李大倫書記說的話,到了一些部門暢通無阻。

  作為制度和體制來講,郴州的班子出了這麼大的問題,我作為班長,當然有責任。

  曾錦春:他(李大倫)和我差不多,特別霸道。當時在郴州,人、財、物都是書記說了算。李大倫在位時,郴州市常委會開民主生活會是流於形式,李大倫讓大家提意見,都是唱他的贊歌,有點意見的也只是提建議,輕描淡寫,從沒有人重點講過存在的問題。

  曾錦春:市委書記的權肯定比紀委書記大,制約市委書記肯定比制約紀委書記難,市委書記對紀委書記不滿意可以換掉你。所以同級監督很難,需要上級加強監督。

  李大倫:作為地方一把手,權力太集中,有的地方一元化、一人化領導很嚴重。

  對此我有三點看法:一、要適當分散和制約黨內一把手的權力,紀檢監察干部、檢察長、法院院長,這些人應不受地方黨委書記的制約和牽制。二、擴大差額選舉,特別是要逐步實現對黨政一把手的差額選舉。三、進一步完善對一把手的追責機制,真正做到對人民群眾負責,人民群眾的分量越重,就越能向老百姓負責。

  周政坤:對一把手的制約、監督、教育十分重要……在官場,跟領導想法不一致,你就很難提拔。

  劉清江:關鍵問題就是一把手的權力特別是黨委書記的權力過大。有的地方一把手權力過大,民主集中制成了一個形式,我當過一把手縣委書記,親身體會到這一點……一把手不表態,你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動。就我的任職經歷來看,有的地方不按照制度規矩辦事的問題越來越突出,有時甚至靠一把手一句話來處理事情。

  市委常委會上肯定是市委書記最后發言,形成這麼一種潛規則了,一把手表態說了算。對一把手缺乏實質監督,是產生貪污腐化的重要原因……一把手說了算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好……民主集中制成了一種形式,都是一把手說了算。

  誰來監督縣委書記、市委書記?當然,縣委書記受市裡監督,領導干部接受上級監督,其他同級都不會監督你,社會也沒有這種風氣,不敢,不講也不會去講,講了還得罪人。你提縣委書記的意見,你還敢反對我,馬上一個建議,到人大政協任職。

  李大倫:現有制度下要加強對領導干部特別是一把手權力的分解,要加強人大的監督、新聞媒體的監督、人民群眾的監督。

  你紀委書記、檢察院檢察長的烏紗帽是我給的,你敢監督我?搞輿論監督,你市委宣傳部長、市廣電局局長,烏紗帽也是我給的,更不敢監督我,哪個敢不聽話?對外地的記者,可以通過主管部門做工作。
【1】 【2】 【3】 

 



(責任編輯:袁悅(實習))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