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忠縣原副縣長涉受賄 庭審稱對不起癱瘓妻子--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重慶忠縣原副縣長涉受賄 庭審稱對不起癱瘓妻子

2011年05月06日08:20    來源:《重慶晚報》     手機看新聞

  
忠縣原副縣長王開健被控受賄百余萬受審


  當庭聲淚俱下念悔過書:

  對不起癱瘓在床的妻子

  質疑開發商“做假人情”:

  賣給我的門面不是低價

  妻子坐輪椅旁聽,庭審結束后夫妻倆隔著護欄深情擁抱


  “悔過書”摘錄

  在我33歲時,妻子卻因風濕性關節炎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此時,女兒剛上小學一年級,我是既當爹,又當媽……

  20多年來,我帶著病妻全國奔走,從未放棄過任何治療的希望……我曾背著患病的妻子登上過長城,曾帶著她去過天涯海角……


  健康是福,平安是福,我卻痛失所有的幸福。

  4日,曾任忠縣副縣長的王開健,因被控受賄100余萬元,在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受審。

  王開健對檢方的指控基本無異議,只是對開發商低價賣門面給他一說有異議:“我買的門面和市場價一樣,開發商根本沒有低價賣給我,他賣的是一個假人情。”

  庭審即將結束時,王開健還聲淚俱下地宣讀“悔過書”,並與坐在輪椅上前來旁聽的病妻抱頭痛哭。

  老板朋友扎堆,有人送他兩套住房

  現年58歲的王開健,案發前系忠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他還曾擔任忠縣建委主任、武隆縣副縣長、忠縣副縣長等職。

  市檢察院第二分院的起訴書顯示,向王開健行賄的多達9人,均系建筑領域的老板。比如,忠縣某建筑公司老板方某,多次向王開健行賄,還送給他兩套住房。

  檢方指控,1996年至2000年期間,王開健擔任忠縣建委主任,利用職務便利在方某所在公司綜合樓立項審批、選址等方面予以幫助。方某為感謝王的關照,在2000年初將位於忠縣縣城、總面積230平方米的兩套住房送給王開健。后經鑒定,這兩套住房當時市場價13萬余元。

  2001年,王開健升任武隆縣副縣長,分管城建等工作。方某的事業也拓展至武隆縣,承建了武隆縣城市生活垃圾處理場工程。

  起訴書顯示,王開健對方某同樣是關照有加。因此,在2004年春節的一天,王開健以女兒在廣州買房差錢為由,收受方某15萬元。

  此外,方某還利用逢年過節、王家婚喪嫁娶等時機,多次向王開健行賄。

  起訴書顯示,1996年至2007年下半年,王開健在擔任忠縣建委主任、武隆縣副縣長、忠縣副縣長、忠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期間,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117.9506萬元。其中,人民幣92萬元,住房兩套(價值13.077萬元),門面一間(價值2.9619萬元),以明顯低於市場價格9.9117萬元向請托人購買門面一間。

  檢察機關當庭發表的量刑建議是:應以犯受賄罪,對王開健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

  被控低價買房,質疑開發商“賣假人情”

  王開健對檢察機關的指控基本無異議,但他辯稱收受的部分錢財是朋友之間的禮尚往來,不應該定性為受賄。他還稱,他和方某就是多年的朋友。

  “王開健多次給方某的小孩壓歲錢,還曾到學校去看望他們。王開健受經濟條件限制,無力對方家給予等額的回禮。”庭審中,被告的辯護律師劉召奎這樣辯護。

  庭審中,辯控雙方爭議最大的是王開健低價買門面一筆。

  檢方指控:2001年,王開健擔任忠縣建委主任期間,利用職務便利,對當地一房產開發公司在項目規劃許可、建設施工等方面予以關照。2003年初,王開健以18萬元的價格向該公司購買了一間約30平方米的門面。經鑒定,該門面當時市場價為27.9117萬元,王開健變相收受對方9.9117萬元。

  對此,王開健的辯解是未給對方予以幫助﹔買門面時,自己已到武隆任職,不知道該門面當時的市場價格。

  被告律師劉召奎對這筆指控的質証意見是———不排除開發商“賣了假人情”。因為根據他調查,有不少市民在該公司同期購買的同一地段門面,每平方米價格僅五六千元,鑒定顯示門面當時價格每平方米9000元的結論,不客觀准確。

  劉召奎的提法,得到了王開健的認同。“就低價買門面一事,其實我也一直想說,懷疑開發商賣了假人情。”王開健在最后陳述時這樣說。

  法庭將擇日宣判。

  王開健念悔過書

  一家人哭得

  一塌糊涂


  依照法律規定,被告人有自行辯護的權利。但自行辯護環節,王開健的發言並未為自己辯護,取而代之的卻是聲淚俱下宣讀了事先准備的“悔過書”。

  “今天,我站在被告席上,心情格外沉重。當了27年的領導,是自己未把握人生方向,最終跌入深淵,對不起黨組織的培養,對不起家庭……”言及家庭,王開健聲音哽咽。

  “在我33歲,自己風華正茂時,妻子卻因風濕性關節炎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此時,女兒剛上小學一年級,我是既當爹,又當媽……”此時,專程從廣州趕回來的女兒和輪椅上的王妻熊某失聲痛哭,王開健也是泣不成聲。但他還是堅持把這份精心准備而又飽含深情的“悔過書”讀下去。

  “20多年來,我帶著病妻全國奔走,從未放棄過任何治療的希望,而且花費巨大。”王開健說,妻子一度不想拖累家人,曾偷偷服用安眠藥試圖自殺,他及時發現,並向妻子承諾,永遠不離不棄。

  “我曾背著患病的妻子登上過長城,曾帶著她去過天涯海角。”王開健說,他說這些並不是想開脫責任,而是責怪自己沒有處理好家庭美德與國家法律的關系。現在自己深陷囹圄,他時常在妻子從輪椅上摔倒的惡夢中驚醒。

  “健康是福,平安是福。但我卻痛失所有的幸福。”王開健稱,作為家庭頂梁柱的他除了不能照顧病妻,不能為年過八旬的岳父母盡孝外,還要讓家人擔心。對此,他深感痛心。

  在庭審結束后,法庭也鑒於王開建特殊的家庭情況,特許他和家人進行了一個短暫接觸。

  此時的王開健飽含淚水,他快步走向輪椅上的妻子,隔著護欄和妻子深情擁抱。

  “你要保重身體……”女兒也緊緊抱住父親,用嘶啞的聲音向父親承諾“我會照顧好母親”。(記者 唐中明 通訊員 程建勇)


(責任編輯:袁悅(實習))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