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稅副巡視員受賄內幕:用女兒名字買車買房--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北京地稅副巡視員受賄內幕:用女兒名字買車買房

2011年05月03日08:22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近日,北京地稅局原副巡視員任依娜因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成為北京地稅系統窩案中,首起量刑為無期徒刑的案件。

  2010年上半年,北京地稅系統多名官員被“雙規”調查,除任依娜外,還包括北京地稅局原局長王紀平、原運營維護中心主任刁維列,目前尚未公布具體案情。記者調查得知,任依娜涉案的“國標稅控機招投標項目”,上述兩人也牽扯其中。

  2010年1月27日,北京地稅系統一次工作會。

  56歲的副巡視員(副局級)任依娜談到廉潔問題。她說,“我們一定要充分認識到加強系統黨風廉政建設的極端重要性,切實把黨風廉政建設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做到警鐘長鳴、常抓不懈,嚴格一崗雙責”。

  短短一個月后的一天,任依娜慌慌張張找到北京曜輝達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簡稱曜輝達公司)負責人王岩,要把從該公司獲得的400萬元歸還。

  據王岩証言,任依娜當時說北京地稅局退休的局長王紀平被“雙規”,並囑咐王岩,“如果有人問這件事,就死咬住說曜輝達公司跟我(任依娜)沒關系”。

  稅控機政府採購引來“投機”公司

  北京准備推廣國標稅控收款機,對稅控機生產商和銷售商是利好消息。

  位於廣渠門內大街的曜輝達公司,工商登記信息顯示成立於2007年3月。

  該公司網站顯示,曜輝達是北京市地稅局指定的銷售及維修國標稅控收款機的公司。

  國標稅控收款機相比普通收款機,最大的特點就是加設了一道“黑匣子”,使得征稅部門可以了解用戶的交易信息,達到控稅的目的。

  2003年10月,《稅控收款機國家標准》出台。2006年下半年,北京地稅開始准備推廣應用國標稅控收款機。

  這對稅控機生產商和銷售商來說,無疑是個利好消息。

  時任北京一家科技公司人員的劉鐵元從公司內部得知這一商機,也想從大蛋糕中分一杯羹。

  由於國標稅控收款機是政府採購項目,必須在北京地稅組織的招投標過程中標才能經營。

  劉鐵元得知時任某銀行一支行行長王岩與地稅人士相熟,兩人決定成立一家公司,各佔一半股份。

  為掩人耳目,王岩和劉鐵元分別找來表弟和弟弟出面做名義股東,兩人幕后操盤。

  副巡視員幫忙后不要錢要股份

  “要股份說明她已上心、中標可能性就大。”王岩、劉鐵元未提出異議。

  王岩與時任北京地稅局副巡視員任依娜熟識。

  北京地稅局官網顯示,2007年為加強推廣國標稅控收款機工作,北京地稅局成立了“推廣應用國標稅控收款機工作領導小組”,任依娜具體負責日常工作的組織領導。

  “稅控收款機選型”招投標是“領導小組”負責的一項重要工作。

  王岩証言稱,在曜輝達公司成立前,就將任依娜約出來談此事,任依娜表示“回去幫忙了解,你們(王岩等)准備標書。”

  隨后,劉鐵元得知位於北京的航天信息公司也要參與國標稅控收款機招標,與王岩商量“成立公司,代理銷售航天信息公司的產品”。

  兩人分工,王岩做任依娜的工作,劉鐵元則游說航天信息公司。

  “自稱與地稅局領導關系好。”航天信息公司電子產業事業部負責人說,劉鐵元來找他們爭做代理商時說。起初,航天信息公司懷疑劉鐵元實力,提出跟“這名地稅局領導見面后”,再簽代理協議。

  這個“見面”要求,是在任依娜辦公室實現的,她對航天信息公司投標“表示歡迎”。

  據王岩証言,事后問任依娜中標后需要如何感謝,任依娜提出讓自己的侄女到曜輝達公司做事,並持有10%的股份。公司其余股份由任依娜、王岩、劉鐵元三人平均分。

  “要股份說明她已經上心、中標的可能性就大。”王岩、劉鐵元都未提出異議。

  任依娜也曾對王岩表示,招投標事情已打好招呼。

  “領導打招呼”評標中多打分

  “任依娜是我的主管領導,向我打招呼,我不可能也不敢不答應。”

  被打招呼的是時任北京地稅局計財處副處長彭某,她負責具體招投標工作。

  “任依娜是我的主管領導,而且是領導小組負責人。她向我打招呼,我不可能也不敢不答應。”彭某說。

  北京地稅官網網站顯示,任依娜2006年擔任副巡視員之前,曾任地稅局計會處處長、信息中心主任等職。擔任副巡視員后,分管計會處分管財務處、檔案處、票証中心等。

  2007年4月2日,北京地稅局“稅控收款機稅控器和金融稅控收款機選型”招標公告發布。

  評標委員會成員中,就有地稅局計財處副處長彭某與地稅局運營維護中心主任刁維列。

  按照刁維列的履歷,成為運營維護中心主任前,曾任地稅局征管處副處長、信息中心主任、票証管理中心主任等職,也是任依娜的“老下屬”。

  彭某稱,她把任依娜打招呼的事告訴了刁維列。評標時,外聘專家問到之前與稅務局合作的公司怎樣,刁維列選了六七家公司重點介紹,其中包括航天信息公司。

  “如果沒有任依娜提前打招呼,沒有我在招投標前后給予一定照顧,航天信息公司不可能中標。”彭某坦言,對領導關照過的公司多打了些分。

  2007年5月8日,中標公告發布,航天信息公司與另外五家公司,成為北京(地稅)國標稅控收款機產品供應商。

  隨即,曜輝達公司如願成為航天信息公司在北京地區的獨家銷售代理、獨家售后服務商。

  公司賺錢后要錢要車要房

  任依娜提出以后查起來不好說,不如用女兒名字買,且不能用支票。

  2007年8月1日起,北京全市范圍內推廣應用國標稅控收款機。

  當年年底,曜輝達公司實現盈利,距公司成立不到10個月。

  據王岩証言,2007年九十月份,“任依娜說女兒從國外留學回來還沒有車,意思是讓曜輝達公司出錢”。 兩人心領神會,帶著任依娜女兒、女婿到麗澤橋附近一處4S店看車,選中一輛紅色奧迪。

  盡管努力投其所好,還是沒辦到點子上。

  劉鐵元稱,本來安排從公司賬上取一張39萬元的支票,以公司名義買車。

  對此,任依娜很不高興,提出以后查起來不好說,不如直接用女兒的名字買,而且不能用支票。

  劉鐵元隻好又提著38萬余元現金,到4S店把車退了,改由現金支付、以任依娜女兒的名義購買。

  曜輝達公司盈利后,任依娜開始從賬面報銷自己的私人開支,每月報銷約4萬元,從2007年年底到2009年年底,一共報銷了108萬,包括加油、修車、物業費等。

  2008年下半年,任依娜讓女婿接替了侄女到公司監督財務賬目。

  事實上,任的女婿很少到公司,劉鐵元只是每兩個星期將賬目帶給他看。

  任依娜的“大手筆”發生在2009年。

  當年夏天,任的女婿看中海澱區翠微路的頤源居一套房,要價600萬元。

  交了5萬元定金后,岳母任依娜主動拿出260多萬交首付,並堅持房產寫在女兒、女婿名下。

  這錢也來自曜輝達公司。

  2009年,曜輝達公司賬面已有1400多萬利潤,任依娜得知公司維持運營需要三四百萬后,提出按4:3:3的比例分掉1000萬,她拿走了400萬元。

  系統招標牽出多名地稅官員

  原局長王紀平被查,涉嫌在北京地稅信息系統招投標中收受賄賂。

  拿到這400萬半年后,任依娜慌慌張張要還回去。

  此時,她的“老上司”北京地稅局原局長王紀平、“老下屬”北京地稅局運營維護中心原主任刁維列雙雙被查。

  據《新世紀》周刊報道,王紀平、刁維列被查於2010年1月底至2月初,經有關部門初步核查,王紀平涉案金額為上千萬元,涉嫌在北京市地稅系統使用的信息系統招投標中,收受賄賂。

  據《北京晚報》今年1月11日報道,政協北京市第十一屆委員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次會議,撤銷了王紀平委員資格,王紀平在擔任北京市地稅局局長期間嚴重違紀。

  本報記者調查,王紀平正是“推廣應用國標稅控收款機工作領導小組”的組長,刁維列則長期分管與稅控機採購運營維護相關業務。

  據北京地稅局計財處副處長彭某稱,該項目評標時,刁維列向評標委員會重點介紹的六七家公司,除了航天信息公司,都是王紀平事先確定好的。

  也就是說,跟刁維列、彭某“打過招呼的領導”,除了任依娜還有王紀平。

  招標方領導一句話價值數千萬

  一名業內人士坦言,所以投標企業都舍得花大錢運作。

  領導打招呼就能決定招投標?

  事實上,當年參與評標的,除刁維列、彭某等地稅系統內部人員,還有一些專家。

  此次評標委員會中兩名專家均否認當時受到地稅局或其他評標成員干擾。

  對於評標時刁維列主動介紹,兩名專家均稱,評標中主動聽取招標方的意見很正常,畢竟隻有招標方與投標方有過實際接觸。招標方的介紹,究竟能對評標起到多大作用也因人而異。

  上述一名專家是財政部專家庫中的成員,經常接到評標邀請。他說,評標前一天被隨機從庫中選中並被通知參加。到場后,看到會場內擺放了一圈的設備,專家們除看標書,主要就是查看、比較各個設備。

  這種情況下,招標方領導一句話,“的確價值數千萬,甚至過億”一名業內人士坦言,所以投標企業舍得花大錢運作。

  北京地稅局數據顯示,僅國標稅控收款機一項(北京地稅信息系統包括很多項目),到2007年年底,約7萬戶商業企業小規模納稅人要推廣安裝。

  昨日,12366納稅服務熱線人員稱,今年6月底前北京的小規模納稅人都要裝國標稅控收款機。公開資料顯示,“稅控設備市場廣闊,未來5年中國稅控設備市場的總體需求量將達到2899萬台,市值規模達580億元。”

  北京市律師協會招標、投標與拍賣法律事務專業委員會主任趙曾海認為,目前招投標市場中,一些行業和部門既是政策的制定者,又是資金的安排者,也是代理機構的遴選者。仲裁者,集決策、執行與監督權力於一體,極易在市場經濟中引發權錢交易的腐敗行為。

  官場“亞腐敗”易滋生窩案

  “當某些部門權過大時,就容易突破底線,而底線往往不是很清晰。”

  2010年5月,任依娜被“雙規”,后移交檢察院。

  三四個月內,一名原局長、一名副巡視員、一名主任接連被查,地稅窩案備受關注。

  窩案的產生,在中國政法大學行政管理系系主任翟校義看來,與官場的“亞腐敗”狀況密不可分。

  他認為,《公務員法》雖已實施,但一些干部認為“大家都是這樣”,這種幻覺就像亞健康一樣彌漫,造成有恃無恐的局面,“當某些部門權過大時,就容易突破底線,而底線又往往不是很清晰”,“一些人突破一點,另一些就敢再突破多一點”。

  解決這一問題,翟校義表示公務員退出機制亟待完善。雖然《公務員法》規定辭職、辭退、開除、退休等退出機制,現實中除退休外,其他方式鮮有運用,加之缺乏有效的社會監督,給公務員一步步滑向犯罪創造了條件。

  “中國懲治和預防腐敗重大對策研究”課題組組長王明高也多次公開呼吁,盡快完善家庭財產申報登記制度、建立遺產稅和贈與稅制度以及制定反腐敗法。

  據悉,案件審理過程中,任依娜沒請律師辯護,判決書認定其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認罪態度較好。王岩和劉鐵元仍在接受調查。

  目前,王紀平、刁維列等人相關案件還在調查中,具體案情均未對外界公布。(記者 張媛)


(責任編輯:袁悅(實習))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