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述職漸成常態 廣東官員壓力陡增--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公開述職漸成常態 廣東官員壓力陡增

2011年03月23日13:42    來源:《南方日報》     手機看新聞

  自下而上打破行政運作“單向負責制”,創造條件讓民眾監督政府

    


  ●委員們被要求用普通話述職,這對講慣了廣東話的委員是個難題。有委員不理解。

  ●公眾通過官員的述職表現給他們“投票”,雖然不是真正的投票,但卻是具有投票性質的民意聚集。

  ●雖然公開述職越來越多地涌現,但這仍然帶有個案、隨機的性質,受地方領導個人喜好影響較大。要讓公開述職發揮更大的作用,仍需從更高層面使之制度化和法律化。

  自從上電視述職后,中山古鎮黨委委員郭景安總是被人問及“文化公園翻修怎麼還沒動工啊?”在這之前,中山古鎮全體黨委委員輪流上電視述職,向居民講述今年的工作安排。分管文體等工作的郭景安在述職時說,他今年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組織翻修文化公園。

  今年是換屆年,述職成了炙手可熱的詞匯,相關報道屢屢見諸報端——— 在佛山,永安社區民警每季度都要在本地熱門網站述職﹔在惠州,縣區法院院長、市中院正科實職干部述職述廉大會被搬到網上視頻直播。

  在廣東,公開述職漸成常態。是什麼原因讓述職這一工作形式備受青睞?述職的作用有多大,是不是裝點門面的形式主義?近日,記者就此展開調查。

  “用普通話述職,真有點壓力”

  2011年將開展哪些工作?從1月19日開始,古鎮14名黨委委員輪流走上鎮電視台向居民述職。

  10多分鐘裡,郭景安講了六點:籌建古鎮燈飾歷史文化博物館、制作2011年古鎮形象宣傳片、辦好《燈都古鎮》、舉辦全鎮龍舟賽、翻修文化公園等。

  盡管平時屢屢接受記者採訪,但像現在這樣長時間面對攝像機述職,對委員們來說還是頭一次。有委員坦言有點緊張,第一次講得不太好,又重新錄了一次。

  委員們被要求用普通話述職,這對講慣了白話的委員是個難題。“要是用白話講,我會講得清晰流暢,但用普通話講,真有點壓力。”古鎮黨委副書記楊榮建說。

  有委員不理解,干嘛非得用普通話講?決策者的解釋是,住在古鎮的外地企業家、商戶和工人眾多,不能只是向古鎮人述職,還要面向所有“燈都人”。有干部回憶,那天雖然有些委員普通話講得不好,但都很誠懇。

  述職電視片錄制好后,每晚7時30分在鎮電視台播放。播放時,春節將至,不少外地老板和外來務工人員回家過年了,為了接受更廣泛的監督,述職電視片在春節后又播放了一遍。此外,述職內容還在《燈都古鎮》上摘登,方便居民保留,以更好地監督委員。

  “真新鮮!”鎮領導在電視上述職引起古鎮居民議論紛紛,在古鎮一燈具店工作的楊明說,這是他第一次把鎮裡的官員認全。

  但這個新鮮的舉動卻讓委員們壓力陡增,郭景安說,已經有好幾位居民問他:“文化公園翻修怎麼還沒動工啊?”他隻能耐心地解釋,正在組織專業機構制作翻修方案,方案差不多定了,很快就會開工。“以前,如果完成計劃有困難,可能就會停下來,現在沒有退路了。”

  “承諾不能兌現,我們都沒面子”

  黨委委員上電視向居民述職,是古鎮黨委書記余錫盆的點子。在他看來,古鎮要實現產業轉型升級,黨委政府就必須提高執行力,把既定的目標完完整整地實現。

  “比如說現在的審批程序規定隻要15天內審批完就行。當然,你在第15天審批完也沒錯,但是如果每個審批流程都要這麼久,那各個部門審批時間累積下來,對申請者來說就相當長。能否把這些時間進一步壓縮,這就是執行力的體現。”余錫盆說。

  實際上,述職在古鎮並非第一次出現。早在3年前,古鎮就開始召開述職大會,機關干部必須面向全體黨委委員公開述職。余錫盆稱:“這一次隻不過是將述職的主體由機關干部向上拓展至黨委委員,並採取了電視述職這一形式,以接受更廣泛的監督。”一些機關干部大喊過癮:“以前鎮領導只是監督我們,現在輪到他們被監督了。”

  為了將述職的監督效應發揮至最大,今年年底,全體委員將再一次上電視述職,對一年的工作進行匯報。哪些工作完成了,哪些工作沒完成,為什麼沒完成,都要向居民一五一十講清楚。郭景安說:“如果年初許下的承諾沒有完成,得向居民做檢討,我們臉上也會沒面子。”

  有居民質疑,為了避免出現承諾兌現不了的窘境,委員們在年初述職時可能會避重就輕,專挑容易完成的工作來講。余錫盆對此回應說:“除了群眾在監督我們,委員之間也在互相監督。如果誰干的工作分量太輕,隻干事務性工作,不干難度大的工作,其他委員也會看不起他。”

  楊榮建在述職時稱,今年他的重點工作就是抓好治安。這項工作難度大,春節回來一上班,他就組織召開研討會,商量如何進一步提升群眾對治安的滿意度。

  “古鎮公安分局負責人向我報了一份工作方案,說3月要搞什麼行動,4月要搞什麼行動,5月又要搞什麼行動,我說不行,還不夠實。”楊榮建說,他要求公安分局拿出一份更細化的方案,對每一位治保員定編定職定責定待遇,並設置公安獎勵基金,激勵每一位治保員努力工作,將治安工作由運動式轉向常態化。“我對公安局長說,咱們是拴在一條線上的螞蚱,完不成既定任務,咱們都沒面子。”

  公開述職亟待制度化法律化

  述職並非古鎮的專利,從去年以來,述職這一工作形式在廣東出現的頻率明顯加快,涉及面也更廣。

  去年2月,省委辦公廳召開機關內設處長公開述職評優會議,10名處長在200多名干部面前總結上一年的工作情況,暢談下一年的工作思路,述職由干部評分,考核成績作為任免干部的重要參考依據。會議形式新穎,反響熱烈。

  今年3月6日,佛山永安派出所讓社區民警上網向社區網民述職,網民的評議結果與民警年度績效考核、年度評先評優挂鉤。

  而一年一度的湛江市“縣(市、區)委書記述職述廉會議”則像是競選,10名縣(市、區)委書記先后上台,向會場上69位評委——— 市委委員、候補委員,市紀委委員———匯報,會議全程被網絡、電視直播。與此同時,湛江市官網“碧海銀沙”上,網民“頂沙發”“拍磚”不斷。

  南方日報記者初步統計,從去年至今,關於述職的報道在南方日報出現14次,平均每月都有一次,較往年明顯增多。

  比較常見的是人大代表、黨代表、村干部向選民述職。此外,領導干部向群眾、下級干部向上級、社區民警向居民述職也時有出現。述職涉及省委、政協、檢察院等機關單位以及多個地市。

  述職在國外較為常見,南方日報的數據庫顯示,早期關於述職的報道多是國際新聞,如1987年的《港督衛奕信返英述職》、《澳督返葡國述職》。一直到2000年,武漢市長王守海向該市人大常委會遞交述職報告,被稱為在全國首開先河。

  廣東省委黨校副巡視員、研究生部主任、黨建專業教授韓銳說,人大代表必須向選民述職,因為代表是公眾選出來、委托參政議政。黨代表、村干部向選舉他的選民述職,官員向任命他的人大述職,邏輯上也是一致的。

  近年來,領導干部向公眾述職的情形越來越多見。韓銳認為,這是經濟與政治互動的結果,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廣東經濟發展水平比較高,必然也會促進政治進步。

  在中國,行政運作是“單向負責制”——— 官員是由上級任命的,理論上他們隻需向上級述職即可,為何還要向群眾述職呢?韓銳稱,領導干部額外地增加自己的義務,一個重要原因是部分領導深刻認識到權力來源於人民群眾,所以會創造條件讓公眾監督,做到像黨的十七大報告中所說的“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

  另外,從干部管理的角度看,公開述職也便於提高領導干部的執行力。公眾通過官員的述職表現給他們“投票”,雖然不是真正的投票,但卻是具有投票性質的民意聚集,這在客觀上已經形成了壓力。

  雖然公開述職越來越多地涌現,但韓銳指出,這仍然帶有個案、隨機的性質,受地方領導個人喜好影響較大。要讓公開述職發揮更大的作用,仍需從更高層面使之制度化和法律化。(記者 雷輝 通訊員 謝力生 袁新強)
(責任編輯:羅旭)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