蕪湖原副市長受賄案表明 容忍“大官小貪”心理值得重視--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10年受賄80萬,還有人同情他

蕪湖原副市長受賄案表明 容忍“大官小貪”心理值得重視

2011年01月11日08:22    來源:《檢察日報》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劉建國在法庭上受審


  2010年11月26日,受賄人民幣71萬余元、美金1.53萬元的安徽省蕪湖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劉建國,被一審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受賄犯罪所得贓款予以沒收,上繳國庫,並處沒收個人財產5萬元。一審宣判后,劉建國不服提出上訴。目前,二審還無結果。

  劉建國受賄案是2010年安徽省檢察機關查處的廳級干部職務犯罪案件之一。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與其他廳級干部案件不同的是,劉建國案從被立案、被起訴到法院開庭審理,安徽當地的輿論總體上波瀾不驚,似乎並不怎麼關注這個案子。倒是隨著案情的公布,議論聲音逐漸多了起來,尤其以其所任職的蕪湖為甚。

  記者在當地的一個論壇上,看到了兩種“聲音”。一種“聲音”認為,劉建國當過地級市的公安局局長、副市長,在前后10年的時間裡,劉建國受賄隻有80萬元,與動輒貪污受賄幾百萬元、上千萬元的貪官相比,他還算是個“清官”、“廉官”。另一種“聲音”認為,劉建國10年才撈了80萬元,太虧了,不值得,不如多撈點,反正不會掉腦袋。

  認為小貪是“清官”,大貪才是貪,對貪官給予容忍和同情,是當下反腐倡廉建設面臨的眾多挑戰之一。

  記者調查了解劉建國受賄的諸多細節后發現,所謂的“大官小貪”,對國家公職人員職務行為廉潔性的侵蝕、權錢交易的性質、社會危害后果以及作案手段的惡劣程度,與其他“大貪”、“巨貪”並無本質區別,並且因劉建國身處高位,其所作所為對於社會公眾對公平正義及清正廉潔的信心指數更具殺傷力。對小貪小腐寬容,實質就是對腐敗分子縱容,其危害亦甚。

  1 受賄多是每次萬兒八千進賬

  為官之貪,其手中握有的權力是基石,劉建國也不例外。今年59歲的劉建國,26歲就當上了副處級干部,34歲成為安徽省蕪湖市公安局局長,一干就是13年。1999年8月,他升任蕪湖市副市長,2008年1月起擔任蕪湖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在任副市長期間,劉建國先后分管城市建設和管理、房地產開發、規劃、人防、公安等工作。劉建國受賄的事實主要發生在這期間,且跟其所分管的工作有著緊密的關系。

  2000年,蕪湖市政府決定在該市中心廣場建設雕塑工程,並通過招投標,決定由北京一家文化藝術研究所承攬。張某某是北京一家文化公司的總經理,在時任副市長劉建國的幫助下,北京這家文化藝術研究所於同年9月委托張某某負責處理蕪湖市城市雕塑有關事務。2002年初,雕塑工程順利完工。

  為感謝劉建國的幫助和支持,2002年9月,張某某出資1.5萬元,安排劉建國的妻子凌某到歐洲旅游。2004年5月的一天,劉建國在北京學習期間,張某某送給其1萬元。2005年10月的一天,劉建國在北京參加有關會議期間,張某某又送給其1萬元美金。

  近年來,隨著城市化建設的加快,作為分管城建、城市規劃、房地產開發的副市長,劉建國手中的實權當然極具誘惑力,一些開發商無不以金錢開道,請其幫忙。

  張某是原蕪湖市房地產開發公司總經理。2000年,其在開發該市新安小區時,因拆遷補償不到位,拆遷不下去,便通過他人找到劉建國,請求給予協調。劉建國當即吩咐該市房管局有關負責人,抓緊時間把事情處理好。這位負責人領命后,盡力協助張某的公司開展工作,問題很快得以解決。為了感謝劉建國,張某送給他3000元購物卡。

  2001年下半年,蕪湖市房管系統國有企事業單位實行產權制度改革,原蕪湖市房地產開發公司作為該市房管系統所屬的國有企業,改制后更名為蕪湖巨龍房地產開發公司。為了繼續擔任該企業負責人,張某先后三次送給劉建國7000元,后如願以償。此后,為了能繼續得到劉建國的幫助和支持,張某在2002年和2003年的幾個節日裡,分9次共送給劉建國人民幣2.7萬元。

  2004年4月和6月,巨龍房地產開發公司先后兩次向該市土地局等部門提交報告,請求盡快批准某項目用地手續。同年7月5日,劉建國在該公司呈送給土地局等部門的關於用地情況的報告上,簽署了“建議土地局盡快提請研究,以利企業項目開工”的意見。劉建國之所以願意簽批這一報告,是因為在此之前,張某已專門為此事向其“打點”了8000元。

  此外,蕪湖錦天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楊某為了其開發的項目盡快辦理好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証,同時為了給自己的轎車申領到一個極有特色的車牌,先后找劉建國幫忙,並在事成之后送給劉建國共計人民幣3萬元。

  2 一套值20萬的房子賣了40萬

  從一審法院對劉建國受賄事實的認定中可以看出,其權力延伸到哪裡,哪裡就留下其“作奸犯科”的劣跡。人防工程是城市建設中的重要一環,絲毫馬虎不得。但在劉建國那裡,隻要收了人家的錢,不該減免的費用可以減免,本應嚴令執行的標准也可網開一面。

  2001年6月,安徽金鼎集團公司籌建開發蕪湖市金鼎廣場項目,需要交納人防配套費71萬元左右。為了少交些錢,該公司董事長丁某找到分管副市長劉建國請其幫忙協調。在劉建國的協調下,最后該公司交納人防配套費20萬元。

  幫了這麼大的忙,劉建國自然不想白忙活。2001年下半年的一天,劉建國提議將其一套住房及室內家用電器等物品以人民幣4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丁某。丁某雖然明知該房屋當時市值僅為20萬元左右,但考慮到其在蕪湖發展需要得到劉建國的關照,更何況公司在減免人防配套費上已經得到了劉建國的幫助,便同意購買此房並支付給劉建國人民幣40萬元,但雙方當時未辦理房屋過戶手續。直到2003年,丁某才將該房以人民幣28萬元的價格出售給了他人。

  說到劉建國這套住房,還有一段小插曲。此房面積為126平方米,是蕪湖市政府於1998年分給劉建國的。經過裝修,2001年暑假期間,劉建國在此房試住時暈倒,便認為問題出在房屋上,才決定將此房賣掉。他於是想到了剛剛幫過忙的丁某。

  雖然在買房子的問題上回報了劉建國,但丁某深知,他需要繼續得到劉建國的關照。所以,在此后的2003年至2006年間,他以春節拜年的名義4次送給劉建國購物卡1.2萬元(每次均是3000元)。還利用出國的機會,送給劉建國在國外留學的女兒美金5000元。2007年春節期間,丁某又以資助劉的女兒留學費用的名義,送上20萬元人民幣。劉建國僅收受丁某的賄賂就將近人民幣33萬元、美金5000元。

  為了人防工程上的事情,安徽浩成置業有限公司董事長章某也沒少“麻煩”劉建國。2002年上半年,安徽浩成置業有限公司開發的勞動新村項目,影響人防工程下水道的正常使用,蕪湖市人防辦責令其停工整改。章某找劉建國幫忙,在劉建國的關照下,該項目得以很快恢復施工。為表示感謝同時希望繼續得到關照,章某從2002年中秋節前開始到2007年中秋節前,利用重要節假日分11次共送給劉建國人民幣3.7萬元。

  安徽浩成置業有限公司系由蕪湖市第二房地產開發公司改制而來。早在2001年,在該公司改制問題上,章某就已經與劉建國建立起了“深厚情誼”。這年春節前的一天,時任蕪湖市第二房地產開發公司總經理的章某,到劉建國的辦公室送給其人民幣5000元。同年9月,該公司改制為安徽浩成置業有限公司,章某任董事長。在2002年春節前,章某又送給劉建國人民幣5000元。

  2003年4月,劉建國的妻子凌某在該省馬鞍山市當涂縣與他人合伙開辦公司,因資金緊張,在劉建國同意並打電話給章某的情況下,凌某與章某取得聯系,章某讓凌某拿購磚發票到浩成置業有限公司報銷。幾天后,凌某讓另一合伙人虛開了一張1.7萬元的購磚發票到章某的公司報銷,全部用於自己的公司發展。

  3 借住房拆遷也索要補償費

  在一審法院認定劉建國的8起受賄事實中,有一起是劉建國主動索取賄賂。他索取的,是本不應給予他的拆遷補償費。

  1993年初,經時任蕪湖市公安局局長的劉建國申請,有關機關批准同意,劉建國暫時借住在蕪湖市消防支隊大院新6樓401室。2006年初,蕪湖市拆遷辦公室張貼拆遷公告,明確該消防支隊大院裡的5棟宿舍樓進行拆遷,其中就包括劉建國借住的房屋。同年6月,劉建國夫婦搬離。在整個借住期間,劉建國從未交過房租和水電費。

  根據消防支隊制定的拆遷處理辦法,此次拆遷補償對象為現役和轉業軍人。消防支隊同時還對居住在大院內的拆遷對象、標准和范圍等進行了公示,劉建國夫婦不在公示名單之列。雖然劉建國明知自己不屬於拆遷補償對象,但他與妻子凌某卻多次向消防支隊施加壓力,要求給予拆遷補償費。

  給補償費違反有關規定,不給補償費又擔心分管城建、消防工作的劉建國今后在工作上不予支持,消防支隊進退兩難,最終隻好勉強同意並約定在拆遷補償工作的最后階段再給付。2009年7月,劉建國用其妻凌某的名字從消防支隊領取補償款人民幣13萬余元。

  對於下屬的進步,劉建國也很關心,當然這種關心一旦建立在金錢基礎上,就變成了一種交易。鐘某原來是蕪湖市重點工程建設辦公室主任,為了個人在仕途和工作上得到當時任分管副市長、后來改任蕪湖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的劉建國的關心、支持,其從2002年中秋節至2009年中秋節期間,利用節日拜望等名義,先后23次共送給劉建國人民幣1.2萬元、購物卡3.8萬元。此外,鐘某還利用一次隨同劉建國出國考察的機會,送給劉建國美金300元。滿足了劉建國的“小算盤”后,鐘某的願望也順利實現,其在前后7年時間裡,從重點工程建設辦公室主任相繼擢升或調整為市建委副主任、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市重點工程建設管理局副局長。

  4 對“大官小貪”現象不能容忍

  從企業改制、項目建設、土地出讓到職務安排、工作調動,劉建國在前后10年的時間裡,其職權之所及,幾乎實現了受賄“全覆蓋”。其收受人民幣65.89萬余元、購物卡5.3萬余元及美金1.53萬元,雖然不算太瘋狂,但每個重要節假日也都不乏送錢人;雖然每次大多是小額進賬,但日積月累“收入”也不菲;雖然利用其職權得到了本不該屬於自己的“那份”,但帶來的惡劣影響卻經久難消……

  一位辦案檢察官認為,剝去劉建國所謂受賄“數額不大”的外衣,呈現出來的“貪腐”之核是傷國之痛、殃民之禍。對劉建國這樣的所謂“小貪”,該不該“零容忍”?答案不言自明。然而,一部分公眾中客觀存在的“小貪是‘清官’、大貪才是貪”的思想認識卻值得我們深刻反思。

  辦案檢察官指出,一些人之所以對劉建國之類的“小貪”持同情和容忍態度,原因在於對貪官的本性認識不足,對其腐敗的本質認識不清,特別是對其造成的危害性、帶來的危險性認識不到位。因此,必須以庖丁解牛式的方法對典型的腐敗案件進行解剖,全方位、多角度、有深度地剝掉違法犯罪者的外衣,直陳其為禍之烈、為害之甚,通過教育引導,讓公眾堅持原則,站穩立場。

  2011年1月10日,安徽的一位反腐敗研究者告訴記者,對劉建國的容忍甚至同情,反映了一部分社會公眾對腐敗分子的麻木心態。這需要反腐敗職能部門一方面用心細致地去加以疏導,正本清源,另一方面要靠對腐敗分子毫不容情的懲治來贏得民心、爭取民意。

  “對待腐敗,必須營造一種零容忍的氛圍。”這位反腐敗研究者認為,“最重要的是紀檢監察機關和司法機關必須樹立正確的執紀理念和司法理念,腐敗分子無論貪污受賄多少,隻要觸犯了黨紀國法,就要依紀依法嚴肅追究。大貪小貪都是貪,放過小貪就等於縱容大貪,后果很嚴重。”(吳貽伙)



(責任編輯:羅旭)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網友留言留言0

用戶名  密碼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時政要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