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村民蹊蹺死於公安支隊:官方說法現三"版本"

2010年04月02日10:55  來源:《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一起村民討要遺體告別權事件真相調查

  “我實在記不清當時的情景了。”55歲的曾榮生愧疚地對記者說。

  事發於一年多前———2009年1月14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平南縣思界鄉思界村村民曾仲生蹊蹺死於南寧市公安局某支隊,被法醫檢驗認定為“高墜死亡”。

  作為死者曾仲生的大哥,他曾兩次親臨法醫檢驗死因的現場。這位有著30余年從醫經歷的個體醫生,目睹法醫對弟弟尸體的傷情查驗,無法抑制悲慟之情。

  當第二次站在弟弟高度腐敗的尸體旁時,他神情恍惚,“托個夢吧,告訴大哥你最后看到了什麼……”

  死因解釋有三個“版本”

  思界鄉距南寧市區300多公裡,距平南縣城10公裡。

  最先聞知曾仲生“出事”的,是曾榮生的三弟曾榮強。記者來到思界鄉思界村的曾榮強家,他從木凳上站起,得用手搭在家人的肩頭向前走。曾榮強妻子說,丈夫的雙眼因患病隻有些許微弱光感,無法看清來人。

  2009年1月15日,曾榮強接到一個表親的電話,說有警察到鄉派出所來打聽曾仲生,不知什麼事。接著,曾榮強接到律師電話,說小弟出事了,讓他趕快去南寧。就在他約上在縣城開診所的大哥曾榮生一同乘車前往南寧時,在路上接到村主任曾杰南的電話,曾杰南說,他從派出所得知,曾仲生在南寧市公安局某支隊“畏罪自殺”了。

  記者找到曾杰南時,他正在江邊汲水澆田。曾杰南說,那天在派出所,有縣公安局的人到場問他有關曾仲生的情況,他說,他隻知道曾仲生當兵返鄉后又外出打工。接著,他聽公安局的人說,曾仲生被市局某支隊抓捕后,被銬在有靠背的椅凳上,結果他帶著椅凳碰樹死了。

  村主任說,當時在場的有曾宗南、曾富、鄉人大主席等人,他們都聽到了這番話。

  曾宗南的家,就在思界鄉派出所二層辦公樓隔街對面。他記得,那天上午,鄉派出所來了三個穿便裝的人,說是南寧市公安局來這裡核實曾仲生的身份,讓他和同去的人看照片認人。那幾個人在與派出所的人聊天時,說曾仲生被懷疑販毒,他坐在椅凳上撞牆自殺。曾宗南聽說他雙手銬在椅凳上,向后仰著,后腦撞牆身亡。

  在平南縣市場開發中心工作的曾富,是曾仲生的鄰居。他告訴記者,他記得那天到派出所后,來人問他曾仲生父母兄妹等家庭情況,來人說曾仲生涉嫌販毒,訊問時畏罪自殺,先說撞樹,后說撞牆。他對來人說,曾仲生父母年事已高,父親身體不好,老人經不起這樣的打擊,趕快找人通知他大哥曾榮生。

  曾榮生說他與三弟曾榮強到南寧后,市公安局某支隊兩位負責人告訴兄弟倆,說曾仲生是戴著手銬連同椅凳跳樓身亡的。

  同是來自市公安局某支隊的信息,曾仲生的死因竟有三個“版本”,這樣的說法讓曾仲生的家人愈加悲憤。

  現場勘驗痕跡存疑

  “事件真相至今模糊不清,曾仲生從哪層樓哪個位置跳下,為什麼跳下,至今都得不到令人信服的解釋。”律師林桂南向記者表達了對曾仲生死因的看法。

  據支隊負責人多次向死者親屬介紹:

  2009年1月14日下午15時許,同時看管曾仲生和另一名同案犯罪嫌疑人的一名支隊民警,因另一同案犯提出要上廁所,該民警將曾仲生從辦公樓一層的一間辦公室內“提”到門外走廊上,用手銬將其銬在椅子背上,使曾仲生與廁所處在一條視覺直線上以便監管。該民警帶另一人去廁所途中不時地回頭看過曾仲生兩三次,並未發現異常。

  曾仲生被銬地點距離廁所僅十余米,民警離開曾仲生走到廁所估計用時二三十秒,當該民警將人帶到廁所后剛解開手銬讓其蹲下,就聽到“砰”的一聲,該民警趕緊從廁所出來,看到曾仲生側臥於辦公樓下一棵樹干附近的水泥地上,民警迅即來到曾仲生身旁,將其放平,解開手銬,發現他已昏迷,椅子碎裂在其身體兩邊。該民警撥打“120”急救電話,待“120”人員抵達后急救未果,確認曾仲生死亡。

  事發當時,院子裡還有另一名犯罪嫌疑人,被手銬銬在另一棵樹上睡覺,還有給支隊送辦公家具的兩名工人睡在小貨車上,三人都沒發現曾仲生如何摔倒在地。支隊事后走訪辦公樓對面居民樓的居民,也沒人看到事情發生的經過。支隊聲稱:支隊院中僅有的一部朝向事發地點的監控攝像頭,因未裝有錄像帶而無法証實曾仲生如何倒地死亡。結果是:曾仲生死亡的具體過程沒有任何目擊証人和証據可証實。

  朱勇輝和相愫晶兩位北京律師接手此案后,多次飛赴南寧前往曾仲生死亡現場察看。據律師相愫晶向記者描述:曾仲生“高墜”落地地點在四層辦公樓前的一棵樹近旁,而他在樓下被銬地點距樓梯口至少有六七米。律師在現場的直覺是:倘若曾仲生為擺脫監管以求速死,上樓后會經過樓上有多間辦公室房門,他為何不在樓上的樓梯口“高墜”,卻跑到辦公樓中部跳下?

  支隊負責人在解釋為什麼辦公樓上沒人發現雙手銬在椅凳上的曾仲生上樓時說:當時支隊一些人開會外出,一些人因前一天查獲大案太累,也在休息,所以沒人發現。

  “如果曾仲生越過辦公樓約一米高的走廊外攔牆跳下,內壁磁磚和樓壁外側吊挂的大花盆會因肢體接觸留有刮擦痕跡。”相愫晶說,“隻有這樣,才能與《南寧市公安局物証鑒定所法醫病理學檢驗鑒定書》中記載的‘死者四肢體表部位的散在輕微表淺損傷,符合肢體與硬物刮擦磕碰所致’這一鑒定結論相吻合。”

  而來自支隊一方對律師的解釋是:勘驗當時沒有發現任何痕跡。

  遺體嚴重腐敗難供親人告別

  2009年6月30日,北京華夏物証鑒定中心應南寧市人民檢察院委托,對曾仲生死亡原因進行第二次死因鑒定。此前,南寧市公安局物証鑒定所已於2009年1月24日對曾仲生遺體進行了第一次法醫病理學檢驗。

  時隔5個月,來自北京華夏物証鑒定中心的法醫面對曾仲生遺體時,發現遺體已高度腐敗,於是有了如下描述:“由於尸體保存的原因,6月30日初檢時,除部分骨損傷外,尸體體表損傷已經難以觀察,本次檢驗需要結合2009年1月24日南寧市公安局物証鑒定所第一次尸檢情況進行綜合分析。”

  最后,北京這家物証鑒定中心給出的結論是:“被鑒定人曾仲生的死亡原因為生前高墜致嚴重顱腦損傷﹔四肢損傷為表皮剝落和局部紅斑,損傷較輕,為非致命傷。”

  律師手中有一份南寧市殯儀館發出的公函,這份《關於曾仲生遺體的情況說明》寫道:

  “由於南寧市公安局《關於對曾仲生遺體處理意見的函》已明確指出,從2009年11月9日以后已將遺體的管理權限交給我單位與你方協商,該遺體因現已嚴重腐敗、霉變……若要求恢復至基本能夠悼念的形態,工藝要求非常高,收費估算約為人民幣20萬元。”

  盡管市殯儀館專門到思界村家中找家屬兩次,希望盡快將遺體火化,但曾榮生代表家人明確表示,家人對死因鑒定結論不服,不會簽字同意火化。

  2010年3月31日下午,記者與律師約見市殯儀館館長后,這位館長當面拒絕了採訪請求。

  據相愫晶介紹,此前她曾向市殯儀館了解過遺體保存情況,獲知市公安局委托市殯儀館保存曾仲生遺體時並沒有交代如何保存。因此,殯儀館隻能進行常規保存(零下2至零下6攝氏度)。但曾仲生的遺體經過解剖和尸檢后,如不進行處理,常規。常溫保存必然會出現腐敗。盡管市殯儀館多次找市公安局告知這一情況可能出現的后果,但市公安局沒有提供尸體保存方案,而市殯儀館是可以對遺體進行深度冷凍(零下40攝氏度以下)的,保証遺體不會出現如此嚴重的腐敗。

  相愫晶從殯儀館館長口中得知:曾仲生遺體已於2010年1月進行了火化處理。

  在她看來,曾仲生的親人至此已徹底喪失對遺體的最后瞻仰權、告別權以及進行悼念活動的權利。

  檢察官:遺體腐敗“不關我們的事”

  “第一次鑒定時我們不懂法律。”曾榮生感慨地說,“市公安局的人對我講,鑒定請公安也可以,請外邊的也可以,但第一次必須由公安來做。”

  據記者了解,公安機關在辦案過程中遇到非正常死亡案件時,一些省市檢察機關對此的作法是:公安機關首先要主動回避,由同級檢察院的法醫進行法醫鑒定。如果同級檢察院沒有法醫,須向上一級檢察院申請法醫進行鑒定。

  “如果曾仲生遺體完好,就能保証在二次尸檢時,法醫有客觀依據可查,而不是依據第一次公安自行鑒定的鑒定結論。”相愫晶認為,第一次尸體檢驗屬於公安機關的自偵、自鑒,違反了相關法律的案件管轄和回避原則。

  在兩位北京律師看來,案發后,檢察機關未將曾仲生遺體進行証據保全以備尸檢、復檢、重鑒之用,而是交由與本案有利害關系的市公安局,再任其委托殯儀館進行常規保存,第二次鑒定時尸體已高度腐敗,導致重新鑒定缺乏客觀依據。

  據了解,2009年1月14日事發時,南寧市檢察院就介入了此案,但至同年12月14日才作出《不予立案通知書》,歷經11個月之久的“初查”被視為已經超出法定時限6個月。

  相愫晶記得,2009年6月30日,南寧市檢察院委托華夏物証鑒定中心進行二次尸檢時,按法律規定檢察官應該到場,但兩名辦案檢察官均借故未到,令律師很困惑。

  當相愫晶與死者家屬共同去市檢察院反映尸體高度腐敗的情況時,辦案檢察官回復說,“不關我們的事,你們去找市公安局和殯儀館”。

  “他不會輕易棄世”

  75歲的吳福珍滿頭銀發,一人坐在自家的天井裡哭泣,雙手緊緊攥著一條毛巾,不時揩去滾落臉頰的淚水。

  老人家泣不成聲地告訴記者,兒子曾仲生外出打工時總打電話來問候她的身體狀況,2008年春節時塞給她1000元,說將來接她去養老。去年春節前兒子去世,身體健康的老伴為此急病交加,春節后也猝然故去。

  堂屋裡的小木凳上擺著曾仲生的証件:士官証、義務獻血証、部隊培訓考核合格証。在士兵証那小紅本的裡頁上,記錄著曾仲生在中國武警部隊某支隊的生命印跡,他於1988年12月成為上等兵,擔任代副班長,轉年升為中士,擔任班長。2007年8月26日,早已退伍的他在廣東省東莞市中心血站義務獻血。

  出事前1個月,曾仲生的堂弟曾石見過曾仲生一面。他告訴記者,盡管曾仲生自小習武,但為人隨和,從沒聽說曾仲生與人打架,“他連煙都不會吸,說他販毒我不相信”。

  張紅金是曾仲生的小學同學,倆人從小同在一間教室同一張書桌前度過學生生涯,他肯定地說,沒聽說曾仲生有什麼不良嗜好。

  “我弟弟很英氣。”曾榮生眼睛濕潤地對記者說,“我看到他死后睜著大大的眼睛,雙手緊緊攥著兩個拳頭,他當過武警班長,不會輕易棄世的。”

  在公安局僅有的一份訊問筆錄上,辦案民警記錄下曾仲生這樣一句話:

  “我願意交代問題,但我真的沒有參與販毒活動。”(記者 杜萌)

(責任編輯:羅旭)
留言
我要發表留言
用戶名:        密碼:          到強國社區注冊
                                      留言須知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百戰將星:“戰神”王近山
八美女翻譯見証中國外交風雲
文強受賄物品觸目驚心
國民黨軍隊野外拉練大曝光
   精彩新聞
·[時評]政府晒帳本,讓三公消費藏無可藏!
·[時政]胡錦濤將出席核安全峰會、金磚四國領導人會晤等
·[時政]劉芳菲曾是王益正牌女友 因愧疚給劉百萬還貸
·[國際]日央行:中國不會重蹈日本覆轍 房價或大幅調整
·[國際]美誣紹興是"黑客之都" 稱全球兩成攻擊源於此地
·[社會]地溝油回流餐桌鏈條調查:大酒店四五萬賣收購權
·[社會]六教授舉報博導造假屢遭阻 大毒梟偽裝成拾荒女
·[台灣]扁家洗錢疑雲背后玄機 台灣,祖國盼你回家團圓
·[港澳]從陳志雲涉貪被捕看香港廉政建設|港女星艷照曝光
·[軍事]雲南省迪慶軍分區原副司令員54歲以身殉職
   播客·視頻
朱丹故作神秘:已有意中人朱丹故作神秘:已有意中人
讓座的大爺竟是賊!讓座的大爺竟是賊!
   小編推薦
·廣西村民蹊蹺死於公安支隊:官方說法現三"版本"
·全國享受惠民殯葬政策的人口覆蓋率不到10%
·到2020年我國將培養30萬名全科醫生
·國土資源部近期公布三省國土資源廳廳長任命決定
·民政部稱全國殯葬費用平均每具1045元
   頻道精選
國家預防腐敗局徽投票評選國家預防腐敗局徽投票評選
人民日報讀者有獎評報活動人民日報讀者有獎評報活動
[推薦專題]總書記、總理春節足跡 1月 2月十大地方新政評選
[反腐動員]深圳"30億元村官"被請回去上班 街道辦:是為維穩
[人事任免]河南省新密市“一問十不知”安監局長被免職
[綜合報道]新政影響有限? 多數"地王"國企不在"勸退"名單
[各地要聞]深圳公務用車高於中央標准 人大代表稱應調整
[一語驚壇]各自為中心,爭當權威部門,數據怎能協調?
[論壇]谷歌退出核心是"水土不服"·谷歌是美國麻煩制造者
[訪談]安徽省長談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楊瀾談慈善公益
[辯論]遼女官毆打小學生顯官威?·朱元璋也成韓國人?
[博客]歡迎習近平的標語咋不講究? 汪洋與薄熙來聯手打黑?
[博客]中央巡視組如何發現陳良宇? 官員實話:不敢用3G
   無線·手機媒體
手機上網就上強國論壇手機上網就上強國論壇
發短信上手機人民網發短信上手機人民網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