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務部和財政部專家解釋中高檔商品關稅分歧--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商務部和財政部專家解釋中高檔商品關稅分歧

2011年07月04日07:55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劉尚希
趙萍


  半個月前,商務部發布消息稱,我國中高檔商品的進口關稅將進一步降低,這是大勢所趨,各個部門對此有共識。由此引發奢侈品關稅將下調的解讀。此后有報道稱財政部官員“沒聽說過要降低中高檔商品的進口關稅”。6月24日,商務部官方網站隨后刊載文章,援引專家的觀點稱隨著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應調降商品進口環節稅。6月30日,財政部官方網站也刊載文章,稱奢侈品進口消費稅不但不能取消,還應進一步加強。該如何界定中高檔商品和奢侈品?如何解釋商務部和財政部聲音的分歧?本報記者就此分別採訪了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副所長劉尚希和商務部研究院消費經濟研究部副主任趙萍。

  1 奢侈品如何界定?

  劉尚希:奢侈品非必需品 趙萍:奢侈品的概念是動態變化的


  新京報:在表述當中,商務部強調是中高檔商品進口環節的稅,財政部網站則使用的是奢侈品稅,如何界定奢侈品和中高檔商品?

  劉尚希:中高檔消費品跟奢侈品在表達上有些差異,奢侈品是高檔商品,中檔商品是一個含混的說法。奢侈品的一個屬性就是非必需品,既然是非必需品就超出一個人生存發展的實際需要這個范圍。其象征意義、心理感覺遠遠超出其實用功能。

  比如有的富豪非常有錢,他可以花錢買私人飛機,花十幾萬買一個LV包,這種行為在一個社會中是允許的,但卻不能倡導大家去攀比這樣的生活,有的人沒有這樣的財力也要向這方面看齊,省吃儉用去買一個幾萬的品牌包,這是一種盲目的攀比消費,這種奢侈消費很不健康,不應當鼓勵這類消費。奢侈品中有些東西無益人的身體健康,像煙酒等。

  趙萍:奢侈品是個挺大的范圍,沒有特別確定的概念。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奢侈品的概念是動態變化的。比如,十幾年前我們覺得小轎車是奢侈品,但現在車已經成為我們的代步工具,成為普通老百姓能夠買得起的生活必需品。

  所以奢侈品這個概念是一個動態概念,具有時代的特點。我們主張進口環節的稅能調降針對的是那些原來屬於奢侈品范疇,但現在已經轉變成為人們生活必需品的這部分消費品。比如某些進口化妝品和進口的奶粉等。現在很多中等收入階層的孩子都喝進口奶粉,不能說這些還是奢侈品,還是老百姓可望而不可即的消費品。

  在國外,奶粉和化妝品也不是奢侈品,只是百姓的生活必需品。

  2 關稅降低影響財政?

  劉尚希:進口稅是重要稅源 趙萍:並非意味著財政收入下降


  新京報:如果取消或降低進口環節的稅,對財政收入有怎樣的影響?

  劉尚希:2010年進口環節的三種稅(包括關稅、增值稅和消費稅)12518.47億元,這些稅都屬於中央稅,是中央本級支出的主要來源,2010年中央本級支出15989.73億元,從中不難看出,進口環節稅收的分量。如果取消或者調降都會對財政收入產生大的影響。如果降低進口稅,進口商品經營環節的稅收可能增加,但這部分增加的稅收遠遠補不上降低或取消進口稅帶來的財政收入減少。

  經濟全球化背景下,任何一個國家都有進出口,若是有利於增進我國利益,哪怕減少再多的稅收也是值得的。2010年7300多億元的出口退稅主要就是基於這樣的考慮。

  趙萍:並非降低消費品進口稅就意味著財政收入下降,這是一個結構調整的過程。中高檔消費品進口稅存在形式的稅收會減少,但以所得稅、增值稅和營業稅為存在形式的稅收會增加,這會出現一個稅收結構的調整,所以不要將降低中高檔消費品的進口稅與財政收入下降建立起直接的關系,不能靜態考察財政收入。經濟是一個大的循環體,進口多了就會帶動其他行業的增長。

  3 稅高導致海外消費?

  劉尚希:降稅未必能降價 趙萍:稅高是海外消費重要原因


  新京報:是否由於進口稅過高導致大量的購物出游以及海外代購?

  劉尚希:一般而言,出產地價格要低於銷售地價格。國外商品賣到中國,在中國的價格通常要高於國外價格,這其中有經銷成本、財務成本、運輸成本、儲藏成本等等。此外還有供求關系,例如有些國外品牌,在國外認知度不高,是中檔貨,而在國內的認知度卻很高,變成高檔品,國內購買者競相追逐,價格就抬升了。

  對於奢侈品的追求,國內遠遠勝於國外,這也導致國內同樣品牌的進口奢侈品價格高於國外,因為國內的需求更大,價格也就更高了。還有一點,中國居民到國外購物,還可以獲得出口退稅,這更使得國外價格較之於國內更低。至於進口環節的稅收,那是一個邊際因素,自然也會抬升價格。但隻要國內對國外奢侈品的追逐熱情不減,即使是降稅,甚至取消了,國內奢侈品價格也難以降下來,也就是說,降稅未必降價,倒是奢侈品經營者的利潤空間由此擴大了。

  趙萍: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一個原因。現在世界各地都是中國人在購買中高檔消費品,國外同類消費品價格便宜是很重要的一個原因,而在國內進口消費品定價中,進口環節的稅是很重要的一個影響因素。

  同時中國人到海外購買中高檔消費品還跟商品的數量和種類有關。因為我們進口環節的稅定得很高,很多進口商就會評估哪些商品對方市場不太喜歡,如果不喜歡他們可能就不會進來,所以供我們在國內選擇的單品種類就比較少,很多人就會去國外購買。高進口稅是進口受限的一個重要原因。

  有人說信賴原產地質量和炫富心理是導致人們到海外購買的原因。我認為這種說法是不成立的,進口消費品都有固定的分銷渠道,不存在原產地的質量比進口到中國的商品質量要好的問題。很多人買中高檔進口消費品是因為這樣能夠提高更多的滿意度,使自己更有幸福感。

  當然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越來越多的人到國外旅游,旅游和購物是聯系在一起的,即使調降進口環節的稅也會有部分中國人旅游時在國外購物,但會大量減少。

  4 海外消費能否回流?

  劉尚希:降稅會拉動外國經濟 趙萍:降稅會吸引消費回流


  新京報:降低或取消一部分消費品進口環節稅能把這些海外購買力轉移到國內嗎?

  劉尚希:認為通過降低進口環節的稅擴大內需就大錯特錯了。進口商品是來自國外品牌,由境外企業生產的。中國人無論在國內,還是在國外購買國外商品,從經濟上來說是一樣的,拉動的都是國外商品的生產和外國的經濟,對本國經濟基本沒有正面效應。

  有人說因為進口環節的稅導致進口商品在國內的價格高於國外,取消這部分稅后,大家就不到國外去買了,把錢花在國內,這就擴大了內需,這是不對的。錢在哪個地方花出去無關緊要,關鍵在於買的是哪國的商品。

  擴大內需的含義是通過國內市場的擴大,消費者消費需求的擴大,使國內的產品減少對外需的依存度,也就是說國內生產的產品在國內市場上能夠更多的消化,而不要更多的依賴外需。

  如果降低進口環節的稅對國內市場會產生沖擊,將國內更多的需求引向國外,對外依存度反而提高。

  趙萍:我認為價格肯定有一定程度的下降空間,但不可能降了進口稅后商品就相當於打了五折。在進口消費品定價過程中,進口環節的稅是一個很重要的方面。有人說降了進口環節的稅后所有的利潤都會被進口商和中間商吞噬,這種擔憂有一定道理,但事實上並不容易形成。調降進口環節的稅收后,進口商會增加,就會形成更加激烈的競爭,在競爭環境下,利潤就不可能不下降。

  比如一些中高檔消費品品牌在國外是大眾消費品,但進入中國后就走高端路線,如果進口環節的稅降下來后,這類品牌的競爭對手也就來了,國際品牌在國內市場就能形成一個競爭的環境,有競爭就回歸到本來面目了,受益的是中國的老百姓。

  我認為調降進口環節的稅后,確實會將一大部分海外購買轉移到國內。很多專程為了購物出國的人或者僅僅因為價格因素而到國外購物的人都會減少在海外的購買。如果在國內就能以較便宜的價格買到同類的進口消費品,至少一半以上的人就不必勞師動眾到國外買了。

  5 是否沖擊國內企業?

  劉尚希:降稅無異於飲鴆解渴 趙萍:大可不必擔心


  新京報:放開中高檔消費品進口稅會嚴重沖擊國內企業嗎?

  劉尚希:風險很大。降進口環節的稅奢侈品不一定降價,但對中檔商品來說,如果取消或降低進口環節的關稅、增值稅和消費稅,就會形成傾銷,因為出口國對於出口商品一般是零稅率,而國內的同類商品卻含有增值稅和消費稅,這樣就造成稅收上的不平等待遇,會導致大量的國內企業倒閉。降低關稅是趨勢,但不等於放棄保護。作為發展中國家,放棄保護等於自殺。

  更重要的是,這會導致擴大內需的政策落空。國內很多企業已形成很大產能,一邊是生產出來的產品賣不出去,另一邊則放進來大量進口商品跟國內同類商品展開不平等競爭。現在社會上崇尚洋貨的多,更多人去買外國品牌,使本來就不足的國內購買力和內需市場更加不足。這樣,國內企業、國內產品隻有兩條路:要麼尋求更多出口,出口到世界的低端市場,要麼就是死掉。

  所以,所謂降低或者放開中高檔商品的進口環節的稅無異於飲鴆解渴,與擴大內需戰略,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是背道而馳的。

  趙萍:這個大可不必擔心。雖然開放對國內市場會有一些影響,尤其是在開放之初會對國內的產業產生一定的影響。但改革開放30年的實踐也証明,中國很多產業是在開放過程中不斷增強自身競爭力的,通過產品研發技術和管理技術等技術溢出效益,使國內企業在不斷學習和競爭中成長。

  這在零售業領域體現的尤為明顯,原來以為全球500強來了,中國國內的零售業就徹底完了,但實際上是存在“?魚效應”和“技術溢出效應”的。中高檔消費品降低進口環節的稅收對整個行業的發展很有好處。

  當然不排除在個別小的領域或地區產生沖擊會比較大。但總體上看,尤其是在經濟全球化的情況下,閉關鎖國保護不了落后企業,保護落后隻會使我們更加落后。

  6 保護企業與改善民生矛盾?

  劉尚希:未到敞開進口時 趙萍:可改善民生促進就業


  新京報:保護國內企業和改善人們生活水平之間有矛盾?

  劉尚希:這不是矛盾的問題,是一個短期利益和長期利益的問題。任何國家都會保護本國經濟,如果因為國外的東西便宜、品質好就打開大門,那麼本國企業永遠也發展不起來。我們要關注民生的長期改善,不是眼前改善一次就完了。

  我們不能僅僅看到眼前的利益。不能說擋不住就干脆打開它。擋不住的原因是什麼?中國很多人在消費方式上崇尚洋貨,在這種情況下國內的企業、中高檔品牌還要不要繼續發展?現在如果敞開,國內企業就更弱了,品牌也建立不起來,中國貨永遠成了低檔貨,整個國家的競爭力怎麼能上來?

  目前中國還沒到敞開進口消費品的時候,國內消費品生產能力相對增強了。能夠滿足人們的日常生活需要,同樣的東西國產質量也不錯。目前中國的品牌雖然仍有缺陷,但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在政策上我們應該繼續給予支持。

  趙萍:降低中高檔消費品的進口稅可以改善民生,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以增加老百姓的幸福感。為什麼現在老百姓覺得幸福感差呢?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國內很多消費品比國外同類產品貴,老百姓覺得自己掙得少花得多。尤其像coach、polo衫等進口商品,在國外都是大眾消費品。通過降低進口稅使這類商品褪掉奢侈品的外衣,還原成國內中高檔大眾消費品,老百姓的幸福也會隨之改善。

  進口稅調降后,國內市場的進口商就會有更多的生意,進而吸收國內更多的就業,就業本身可以創造收入和增加值,有利於拉動我國GDP增長,同時也增加了各種營業稅、個人所得稅、公司所得稅等。

  7 為什麼會產生分歧?

  劉尚希:各自站的角度不同 趙萍:思想觀念應該轉變


  新京報:目前各方對中高檔商品消費稅是否下調有分歧的原因是什麼?

  劉尚希:有分歧的原因是各自站的角度不同,立場不一樣,考慮的方面也不一樣。以我的理解,商務部提出降低或者取消進口環節的稅主要是從進出口貿易的角度,商務部是管貿易的,降稅后,貿易規模就擴大了,也許還有其他的依據。

  我認為不能打著民生的名義大肆進口,短期和特殊情況是可以的,比如國內某一種商品比較短缺通過進口彌補等,但不能大面積放開。

  趙萍:分歧的原因在於觀念。從我國經濟發展方式轉型的角度來看,改革開放30年我們降進口稅降得最多的是大宗商品,為什麼?因為以前我們一直以追求GDP的增長為主,工業化是一個重要的發展方向,所以降低能源、原材料和大宗商品的進口環節稅,這有利於發展國內生產,所以這部分稅收經過很多次改革后,進口環節的稅已有明顯的下降。

  過去我們對國內消費的關注度不夠,這與我們長期重生產輕消費的觀念有直接關系,也跟國家30年來追求經濟快速發展有直接關系。

  但“十二五”的目標是經濟發展方式轉型,建立擴大消費的長效機制,就是說國家戰略其實出現了一定的調整,GDP的增長已不再是我們唯一的目標,改善民生、擴大內需、立足國內市場,變成了經濟發展方式的重要內容。

  在這種情況下,人們也需要轉變觀念,消費更多的進口商品,以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改善了民生,幸福指數就有所提高,這也是我們經濟發展的重要目標之一。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就需要進一步降低進口稅,以便與未來的發展目標相契合,所以我們的思想觀念應該轉變。

  所謂降低或者放開中高檔商品的進口環節的稅無異於飲鴆解渴,與擴大內需戰略,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是背道而馳的。

  ———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副所長劉尚希

  消費更多的進口商品,以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改善了民生,幸福指數就有所提高,這也是我們經濟發展的重要目標之一。在這種情況下,就需要進一步降低進口稅……我們的思想觀念應該轉變。

  ———商務部研究院消費經濟研究部副主任趙萍

  本報記者 李蕾
(責任編輯:高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時政要聞
  • 時政熱圖
  • 頻道精選
人民日報重要言論庫
重要理論
時政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