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長外孫講述世紀偉人的長征故事和真摯情感
深圳報業集團駐京記者羅勤姜媛
  2006年09月19日15:23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毛澤東是偉人更是我的親人”


  又是一年秋風勁,又是一年九月九,轉眼間,偉人毛澤東已經離開我們30年了。30年光陰荏苒,毛澤東和他的戰友們共同締造的新中國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30年時光如梭,但無論春夏秋冬,毛主席紀念堂大門前總是靜靜地排著一列列長長的隊伍,那是前來瞻仰偉人遺容的人們。

  就在今年9月9日這一天,秋高氣爽的北京天安門廣場,毛主席紀念堂來了一群特殊的人物──李敏(毛澤東女兒)、李訥(毛澤東女兒)、劉思齊(毛澤東長子毛岸英之妻)、邵華(毛澤東之子毛岸青妻子)、王景清(毛澤東女婿)、孔繼寧(毛澤東外孫)、沈蓉(毛澤東外孫媳婦)、毛新宇(毛澤東之孫)、孔東梅(毛澤東外孫女)、王效芝(毛澤東外孫)、劉濱(毛澤東孫媳婦)、毛東東(毛澤東重孫)……

  在北京西城區金融街的一棟大廈辦公室裡,記者見到了孔繼寧。中國(深圳)民族精神與中國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孔繼寧是毛澤東的長外孫,唯一見過毛澤東的孫輩人物。他濃黑的眉毛、溫和的笑容,音容笑貌有幾分與毛主席相似。隨著孔繼寧的回憶,偉人經歷的一些溫暖、鮮活的故事呈現在我們的眼前。

  外公毛澤東的故事

  長征中為險失賀子珍落淚

  “長征期間,外公差點就失去了外婆。”一個是毛澤東、一個是賀子珍,一起走過長征路的革命前輩,孔繼寧娓娓向我們講述著偉人的片段故事……

  遵義會議后,毛澤東率紅軍成功地四渡赤水,又揮師南渡烏江,威逼貴陽,日夜兼程,很快來到滇黔交界的盤縣境內,再往前走,就將進入雲南省境。隻要北渡金沙,紅軍就可以突破敵軍的重重包圍、扭轉被動局面了。

  “就在這時,一場意想不到的災禍降臨到外婆賀子珍頭上。”當時,紅軍休養連來到盤縣一個普通的小山村。中午時分,天空響起了“嗡嗡”的飛機聲,警衛員吳吉清急忙讓賀子珍隱蔽,就在這時,抬著一個傷員的擔架員為了躲避敵機的轟炸跑到了一邊,當敵機投下了炸彈的一瞬間,賀子珍扑了過去,傷員得救了,可賀子珍頭上、胸脯上、臂膀上到處鮮血涔涔,全身17處負傷,倒在血泊中。“就是這樣,外婆怕外公分心,仍然不讓告訴外公當時的情況。”

  后來得知消息的毛澤東急匆匆地趕了過來,“子珍!子珍!……”想著愛妻在革命中經歷的種種磨難,這位叱?風雲的紅軍統帥不禁流下了熱淚。毛澤東親自抬起擔架,神色凝重,隻說了一句話,“我就是抬也要把子珍抬走。”就在這時候,二弟毛澤民來到哥哥身邊:“大哥,小弟(毛澤覃,1935年在江西瑞金紅林山戰斗中犧牲)的事你知道了嗎?”毛澤東從衣服兜裡掏出了一份國民黨的報紙遞給毛澤民,語氣沉重而平靜地說了一句:“知道了。”

  孔繼寧告訴記者,在漫長的革命年代,毛澤東先后失去了6位親人,他們是楊開慧、毛澤覃、毛澤民、毛澤建、毛楚雄,還有毛岸英。“外公是個無私的人,為了革命勝利,他個人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和痛苦。”

  70歲“官升一級”

  孔繼寧出生那天,毛主席聞訊高興地說:“我70歲官升一級啦!”那年毛主席正好虛歲70,升為祖父級。毛家已有很多年沒有孩子的哭聲了,對於毛家的這個長外孫,毛澤東極為喜歡。

  “我的名字還是外公和爺爺共同起的。”孔繼寧告訴記者,“繼寧”兩個字有著深刻的含義,外公當時認為虎、豹、彪、楊、柳、鬆、牛、馬、羊這些字一律不用,爺爺認為馬、恩、列、斯幾位偉人裡,比較適合人們習慣的還是選列寧的“寧”字好,漢字裡還有“寧靜、安寧”的意思。“母親告訴我,外公了解了爺爺的想法后,高興地說:‘好,就叫他長大繼承我們的事業吧,這叫后繼有人,就取名繼寧吧!’於是,我的名字就這麼定了。”

  隻在三種情況流過眼淚

  “外公曾經說過三種情況下流過眼淚,‘一是聽不得窮苦老百姓的哭聲,看到他們受苦,我忍不住掉淚﹔二是跟過我的通訊員,我舍不得他們離開,有的通訊員犧牲了,我難過得掉淚﹔第三就是在貴州,聽說賀子珍負了傷,快不行了,我掉了淚。’”

  “外公曾經對我的母親說,沒有照顧好外婆,他要承擔六成的責任,而說起外婆的病與淒苦,外公的心情也異常沉重。”而孔繼寧的母親李敏就成了聯系毛澤東與賀子珍的紐帶和橋梁。“知道外婆愛抽煙,外公常常讓母親給外婆捎去中華煙,還有北京名產茯苓餅、蜜餞、六必居醬菜,左一包右一包的﹔而外婆則讓母親給外公捎回她准備好的毛線,還有外公愛吃的油菜、塔菜、冬筍等鮮嫩蔬菜。”

  “外公在病重彌留之際,艱難地用拇指和食指沖著前來看望他的我母親打成圓圈,像是在詢問著什麼。后來,我們才知道,外公其實是想詢問外婆的情況。”孔繼寧告訴記者,外婆賀子珍生於中秋,小名桂圓,而這個用手指打成的圓圈代表著外公臨終前心底深處的挂念。

  外婆賀子珍的故事

  生育6兒女最終隻留下1個

  賀子珍,是井岡山第一位女共產黨員、第一位女紅軍戰士。1928年與毛澤東結合,共同度過中國革命最困難的十年歲月,是中央紅軍長征中“三十女杰”之一。賀子珍在與毛澤東共同生活、忘我奮斗的10年裡共生下了6個孩子,然而夭折與離散讓賀子珍隻保留下惟一的孩子就是孔繼寧的母親李敏。身心的創巨痛深,已經超出了一個女性、一個母親所能承受的極限,加之頭顱中的彈片災難性地損壞了她的精神和健康,但賀子珍仍覺得自己可以為革命多做些工作。

  “很多人說,女性的悲劇在於自身的依附性,而外婆的悲劇很大程度上則恰恰是因為它獨立自強的非依附性。”據孔繼寧介紹,就在外公毛澤東已經具有一定話語權的時候,外婆卻因為希望能夠繼續學習和保持戰斗性,毅然離開延安,帶著有孕之身前往了當時的革命老大哥──蘇聯。“外婆剛到蘇聯,就生下一個小男孩,剛出月子沒多久,就刻不容緩地投入到共產國際黨校的政治、軍事學習中了。就在小男孩未滿兩歲的時候,悲劇再次發生。”孔繼寧講道,由於受寒,孩子感染了肺炎,醫治無效夭折。這對外婆的打擊是非常大的。

  “我的母親三四歲的時候,外公決定送我母親到蘇聯陪伴外婆。用外婆的話來說,在蘇聯的日子是她的第二次長征,甚至比長征還要艱苦。”后來,由於嚴重的營養不良,孔繼寧的母親李敏在蘇聯患上了腦炎,醫院在李敏病危的時候仍拒絕賀子珍的探視,賀子珍情急之下從醫院拼力搶回了孩子,靠著自己用衣服換來的牛奶和糖,就這樣一勺一勺用糖水和牛奶把李敏從死亡線上救了回來。但由於與院方的激烈沖突,賀子珍被無情地關進了蘇聯的精神病院,直到1947年王稼祥和夫人朱仲麗抵達蘇聯,才將賀子珍從人間地獄中解放出來。

  神秘的“雙槍傳奇”

  “小時候,常有人說我外婆是‘雙槍老太婆’,我對這個稱呼好奇極了。首先,我覺得外婆革命時期,風華正茂,怎麼能說是‘老太婆’呢?第二就是關於神秘的雙槍傳奇了。”孔繼寧稱,由於自己當時還是小男孩,對於舞刀弄槍自然是興趣濃厚,人們流傳的關於外婆槍法極准、左右開弓的“雙槍傳奇”真的有那麼神麼?於是,孔繼寧終於忍不住好奇向外婆一探究竟。

  賀子珍告訴繼寧,其實她很少練槍法,也很少摸槍。要說這個傳奇,還得從一個故事說起,在一次戰斗中,賀子珍的警衛員都犧牲了,眼看著敵人沖上來,連眉眼都辨得清楚了,她一急之下,從地上操起警衛員兩把上了膛的手槍,左右開弓朝沖上來的敵人放了幾槍。鬼使神差,這幾顆子彈發發命中,幾個敵人應聲倒地身亡,后來,“雙槍傳奇”就這麼傳開了。

  為救戰友全身傷痕累累

  “我小時候,有一次外婆洗澡,我看到她的背上有一個很大的坑,我的小拳頭當時都能放到那個坑裡。我問她是怎麼弄的,外婆若無其事地告訴我是在敵機轟炸時留下的。”孔繼寧說,其實,這是外婆為救戰友在身上留下的。外婆一生沒有什麼勛章,她身上留有的這十幾枚彈片,有的彈片已經和大腦、骨頭、肌肉長在了一起無法取出,包括外婆頭顱裡的彈片,都是直到外婆逝世后遺體火化才最終從身體裡分離出來。“我覺得,這些彈片就是她的勛章。”說著,孔繼寧的雙眼開始濕潤起來。

  孔繼寧目前正著手與中央文獻研究室共同組織拍攝文獻專題片《賀子珍》,“我們重新走訪了當年賀子珍生活和戰斗過的許多地方﹔我們還在俄羅斯找到了目前關於賀子珍的珍貴資料,其中很多都是賀子珍親自書寫的材料。”孔繼寧露出笑容,“等到《賀子珍》公映的時候,大家一定能看到一個更加真實、有血有肉的革命女將。”

  毛氏第三代的故事

  孔繼寧說,身為毛澤東的后代,外公在我們小的時候就告訴我們,不要靠家庭背景過日子,母親李敏到了十幾歲才知道自己的父親就是毛澤東,而我和妹妹小的時候都嚴守秘密,從不說自己的外公是誰。所以我和妹妹都成長得比較輕鬆,充分接觸了和大家一樣的生活狀態。我們自食其力憑自己本事和能力吃飯,做對人民、對社會有益的人。

  孔繼寧告訴記者,毛氏后人都在自己的領域生活,譬如毛澤東的孫子毛新宇(毛岸青之子)現在是軍事科學院的研究員,主要從事的是毛澤東軍事理論部分的研究﹔李訥(毛澤東與江青所生女兒)生活得很低調很簡朴﹔李訥之子王效芝現也在經營著自己的企業﹔我自己則主要從毛澤東思想傳承和發揚、特別是為農民醫療問題尋找切實的解決方法方面出點力、做點事﹔妹妹孔東梅是北京東潤菊香書屋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從事紅色文化方面的工作。

  孔繼寧還說,我們全家經常聚會見面,每年9月9日和12月26日,我們都會見面。今年5月家裡人還一起去了朝鮮為岸英舅舅掃墓。這次一共去了38人,今年是他去世55周年,所以意義很特殊。今年9月初妹妹孔東梅陪媽媽回了一趟延安,媽媽自從1937年離開延安就再也沒有回去過,所以此行意義很重要,媽媽就是1937年出生在那裡的。作為毛家第三代,自己已經成長起來,一定要把接力棒接好。今年9月9日我在外公遺體前大聲說出我的心聲:“外公,您離開我們三十周年了,您的外孫已長大成人,他沒有辜負您的期望,他正在做一個對國家、對人民有益的人,您安息吧!”

  孔繼寧致力研究宣傳毛澤東思想

  從解放軍國際關系學院畢業后的孔繼寧,先后被派往中國駐巴基斯坦使館和英國使館任助理武官,從事了8年的外交工作。1997年離開部隊后,孔繼寧決心做點事情,投入到社會的大環境中,在經濟活動中積累經驗,並將賺來的不多的錢投入到紀念外公的事業中。

  在經歷了創業的艱難有了一些積累之后,2002年孔繼寧在深圳成立了中國(深圳)民族精神與中國發展研究中心,以此為平台,開始有計劃有規模地對毛澤東及毛澤東思想進行宣傳。

  “毛澤東思想是常學常新的,不同的時代對毛澤東思想的研究,會產生不同的成果。我們所要做的就是盡可能避免泛泛的研究,要有社會意義,對當今,對中國今后的發展能夠有一些指導意義。”

  “我的外公毛澤東是從農村走出來的,他對農民懷有深厚的感情,他的一生也是為農民的解放和幸福而奮斗的。”孔繼寧說,外公年輕的時候就寫過《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在會見美國記者斯諾的時候,他說過,“誰贏得農民,誰就會贏得中國”,孔繼寧表示,“我並不是研究‘三農’問題的專家,但是我希望自己能為解決‘三農’問題貢獻自己的力量。”

  2006年,孔繼寧與中國青少年基金會合作,共同發起成立了東方昆侖公益基金,所推出的第一個項目就是“希望醫院──鄉鎮衛生院救助行動”。

  孔繼寧在採訪中特別提出,希望我們好好宣傳一下“希望醫院”。他介紹,“希望醫院──鄉鎮衛生院救助行動”已經於今年7月25日正式啟動,作為“希望工程”的姊妹篇,該項目主要是針對農村的醫療衛生,直接面向農民,承擔著預防保健、醫療服務、衛生行政管理的職能,解決我國農村貧困地區農民群眾看病難、看病貴、看不起病的問題。孔繼寧稱,作為發起人,他希望更多的企業和基金能投入到這項工程中,所有投入資金將直接進入中國青少年基金會賬戶,並接受國家審計總署的監督和檢查。
 

來源:深圳特區報 (責任編輯:王苗苗)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