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聚焦:有些“一票否決”該退出了--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關注“一票否決”(下))當政策出台的形勢和背景已發生重大變化時

政策聚焦:有些“一票否決”該退出了

記者 肖 遙 韓立群

2011年09月26日08:15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哪些事項適用“一票否決”?

  不僅要具有實質的合理性,而且要有形式或權限上的合法性


  案例:陝西省千陽縣日前下發了《關於進一步強化全縣招商引資責任和獎懲的通知》,提出了新的招商引資獎懲辦法和考核細則。辦法規定,對縣上下達的招商引資任務沒有完成的單位,在年度考試時實行“一票否決”,並作出以下懲罰措施:一是除下撥正常工資、經費外,其他經費報告一律不批﹔二是該單位所有副科級以上干部當年不評優,不作晉級﹔三是責令單位責任人離崗招商﹔四是凍結該單位干部使用。

  哪些事項可用“一票否決”?哪個行政部門有權“一票否決”?

  國家行政學院法學部教授楊偉東認為,哪些事項更適用“一票否決”,很難下一個定論,這恰恰是當前我們應當反思和進行調查研究的重大問題。

  楊偉東表示,理論上說,某一事項足夠重大,一旦發生即可造成重大損失或不可逆轉后果,引入“一票否決”似較合適。但這只是理論假設,運用“一票否決”能否產生抑制特別是防止這一結果發生,有賴於實証研究。當前,在“一票否決”隨處可見時,我們更應當先做深入調查研究,而不是簡單增加“一票否決”事項。

  像陝西省千陽縣那樣,對招商引資任務未完成的單位實行“一票否決”是否合適?楊偉東直言,在招商引資領域實行“一票否決”並不恰當,因為該領域並不具有產生重大危害、危險或不可逆轉后果的可能。

  同樣,楊偉東認為,像中小學生校園體育活動、牲畜屠宰屬地管理考核等,也不適用“一票否決”。

  楊偉東認為,“一票否決”的使用應當是十分嚴肅的事務,不僅要具有實質的合理性,而且要有形式或權限上的合法性。

  調查發現,目前“一票否決”的相關政策制定程序也存在缺失。主要表現在:一是一些“一票否決”事項缺乏制定規劃和計劃,個別機關甚至根據領導的一句話、一個批示、一次大會發言,一個“一票否決”事項便呼之欲出﹔二是調查研究工作不扎實,在沒有廣泛征求意見、集體討論,在沒有進行充分醞釀、論証的情況下,便草草出台“一票否決”事項,缺乏制定必需的民主程序﹔三是沒有嚴格落實文件發布前應當由法制機構審核並經領導集體審議的制度,導致一些違法的“一票否決”事項出台。

  考核必須“一票否決”?

  “一票否決”有很強的便宜性,考核手段應該更合理


  案例:浙江慶元縣委、縣政府頒布的《慶元縣國家級生態縣創建督查考核辦法》規定,今后凡在國家級生態縣創建過程中,因監管不力,發生重大生態環境破壞事故或群體事件的﹔因工作不力,導致國家級、省級生態鄉鎮申報、核查、復查不合格的﹔因未完成對接指標年度任務,嚴重影響國家級生態縣創建目標任務實現的,都將實行“一票否決”。

  楊偉東認為,“一票否決”可以適用於上級對下級的考核,也可以適用於行政機關針對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監督制約,客觀而言它都會對被考核者或被監督者產生直接的不利影響。

  浙江慶元縣的實踐証實了楊偉東的看法。據浙江當地媒體報道,嚴厲的環保考核辦法讓慶元縣各部門、各鄉鎮負責人繃緊了生態環保這根弦。在工業基礎較為雄厚的竹口鎮近日重點對企業的廢水、廢氣排放進行了檢查,並著手形成機制,進一步減少污染物的排放。該鎮黨委書記吳秋標說:“新考核辦法下,環保做不好,那就是給自己貼上‘不稱職’的標簽了。”

  慶元縣環保局局長吳小軍在談到《慶元縣國家級生態縣創建督查考核辦法》時說,未來三年,慶元將總計預投入7355萬元用於國家級生態縣創建,確保2013年前全縣80%鄉鎮通過國家級生態鄉鎮達標驗收。時間緊,任務重,但全縣干部群眾在意識上和能力上都還存在差距,這是慶元出台這個“一票否決”的直接原因。

  實際上,《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已經於1989年12月施行。楊偉東說,“一票否決”基本是一種行政手段,無法替代法律手段。在有法律手段可用,不宜也不應使用行政手段。以文件優越於法律,用“一票否決”作為主要手段,是一種本末倒置。

  楊偉東認為,“一票否決”只是一種簡單的控制手段,對於各級政府來說,“一票否決”有很強的便宜性,並不意味著是最有效的。目前,各級政府控制方法太有限,缺乏更有效的激勵機制。

  一些專家在接受採訪時建議,隻有科學合理劃分上下級政府的責權利,確立地方政府各項工作的權重,建立健全科學的績效考核體系,才能使上級政府對下級政府有效地進行績效考核,才能使下級政府在績效考核指標體系內的行為有效地實現上級政府的目的。

  “一票否決”應當被“否決”?

  一些“一票否決”有權宜性,應建立退出機制


  案例: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近幾個月來,越積越多的“一票否決”被“否決”,基層干部們比以前輕鬆不少。

  烏魯木齊縣委組織部干部王曉軍說,減少“一票否決”事項,對原有的監督考核機制肯定會有影響,但這種影響是積極的。這也是轉變思想觀念的過程,是提高領導水平的過程。各級黨政干部和部門要轉變工作思路,更加注重實績,為鄉鎮開展工作提供支持和幫助,切實為新農村建設辦實事、辦好事。

  新疆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有關同志說,上級業務部門應該把精力放在指導服務上,我們減少對鄉鎮的“一票否決”是為了規范考核考評,切實減輕鄉鎮政府及基層干部的壓力。但屬於鄉鎮管理的問題還是要管的。鄉鎮政府決不能因為撤銷了“一票否決”事項,就以為撤銷了自己的責任。

  針對當前一些地方清理“一票否決”事項,楊偉東認為,首先應當確定“一票否決”的性質和適用范圍,否則難以清理清楚。

  事實上,我國一些“一票否決”政策已經有很長的歷史,隨著時間的推移,有些“一票否決”政策出台的形勢和背景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

  楊偉東認為,“一票否決”有權宜性,一些“一票否決”事項應該考慮是否有長期存在的必要。應該建立退出機制,到了一定時期就考慮清理、退出。

  


   【關注“一票否決”(上)】政策聚焦:“一票否決”請別濫用

   基層干部不堪重負 “一票否決”傷不起

  人民日報子夜走筆:“一票否決”的尷尬

  人民時評:警惕“一票否決”被異化

    

(責任編輯:杜博)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