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渠:從同盟會員到共和國開國大典主持人--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林伯渠:從同盟會員到共和國開國大典主持人

2011年09月18日09:59    來源:《湖南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林伯渠(左)在開國大典上。本報資料照片
林伯渠故居。周勇軍 攝


  農歷七月下旬一個夜晚,記者站在涼水井林伯渠故居的前坪。接待處窗戶裡滲出幾束燈光,我們好像罩在一個沉重的黑鍋下。100多年前,這裡沒有電,沒有接收電磁波的終端,沒有公路,沒有動力交通工具,一個少年走出這個洞庭湖畔的小山村,是多麼不容易啊!然而主人義無反顧地走出去,勇往直前,不斷探索,愈挫愈堅,終於走上了大眾注目的政治大舞台。他在天安門城樓主持開國大典的那個鏡頭,永遠定格在中國歷史上。

  三個時代的弄潮人

  1945年3月28日,毛澤東、朱德及黨中央、西北局、邊區政府的負責人親臨延安楊家嶺中央大禮堂,在這裡真誠地向一位“革命老戰士”祝賀其60壽辰。這位老戰士,就是時任陝甘寧邊區政府主席的林伯渠。

  稱林伯渠為“老”,一是因為在黨內他年齡大一點,與19世紀七八十年代出生的董必武、徐特立、謝覺哉和吳玉章並稱為“延安五老”﹔二是因為資歷老,最早的同盟會員之一、最早的中共黨員之一、“向國民黨反動派打響第一槍”——八一南昌起義的參加者。在他逝世后,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鄧小平在悼詞評價說:“他(林伯渠)經歷了資產階級領導的舊民主主義革命、無產階級領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革命3個歷史階段。在每個革命的歷史階段,他都是徹底的革命派,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林伯渠,一個“自辛亥以來……總是站在革命最前線”的戰士。

  孫中山的舁櫬執紼人

  1924年底,林伯渠作為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農民部長,隨孫中山北上。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因患肝癌不幸在北京逝世。林伯渠為孫中山舁櫬執紼,送靈至北京西山碧雲寺。

  成為孫中山舁櫬執紼人,是林伯渠在清末民初革命和人生道路的一個象征,他從1905年起就追隨孫中山鬧革命。

  林伯渠出生於臨澧縣一個書香門第。1904年春天,林伯渠告別了家人、父老和師友,在護送官的陪同下,與湖南省數十名官費留日學生一起由長沙乘船前往日本。1905年8月20日,中國同盟會在東京赤?區靈南?日本國會議員阪本金彌的別庄,舉行成立大會,到會加盟的有留日中國學生和革命者100多人。會議公舉孫中山為總理,決定同盟會下設執行、評議和司法三部,推舉黃興任執行部庶務(相當於副總理)。會議通過的同盟會章程,確定“本會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為宗旨”。林伯渠參加了這次會議,加入了同盟會。這是林伯渠一生事業的第一個重要起點,從此他便踏上了中國民主主義革命的征途,成了職業革命家。以后,不管孫中山是受到內部同志的誤解、遭受敵人的武力打擊,還是多次組織武裝起義失敗、因經濟拮據而貧困潦倒,還是改造國民黨、推行國共合作,林伯渠都堅定地與孫中山站在一邊。

  革命路上的探索人

  從日本回國后,林伯渠被派到吉林工作了整整4年,實施同盟會發動的“邊疆革命”。1910年5月,同盟會中部總會成立后,林伯渠約在1911年8月被召回上海,接著被派往湖南工作,任務就是到湘西做策動西路巡防營的工作。武昌起義成功后,林伯渠在湖南常德發動起義工作。“二次革命”時,與同盟會舊友前往湖南,“督促宣布獨立”。湖南獨立后,林的堂兄林修梅任岳州要塞司令,林伯渠任岳州要塞司令部參謀。他們曾效法洪秀全鐵鎖橫江的智謀,以載石沉船,阻止北軍渡江。“二次革命”失敗后,參加討袁的國民黨員也難以再在當地立足,林伯渠被迫亡命日本。1915年底,袁世凱在北京宣布稱帝,下令改元為“洪憲”,中國西南各省已起兵討袁。1916年2月底,林伯渠與李大釗遂結伴回國。4月上旬,林伯渠到湖南參加討袁(世凱)驅湯(薌銘)運動。

  此時,程潛、林修梅等在雲南都督唐繼堯的支持下,組織湖南護國軍,一路從昆明、成都、湘西打到了長沙。可湖南督軍之位卻落在了譚延?屁股下,隨程潛、林修梅進入長沙的林伯渠也被任命為都督府秘書兼總務科長,稍后又代理政務廳長。

  1917年下半年后,全國進入軍閥混戰時期,湖南成了南北戰爭的重點戰場之一。

  林伯渠對於護法戰爭最后竟得到這樣一個結果,自感到非常遺憾和失望。經過辛亥革命以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教訓,他終於認識到,孫中山所倡導的學習西方資產階級民主主義革命這樣一條道路,無論如何在中國是行不通的。

  他后來回憶,從同盟會起到民國成立后10年中,自己親自參加了每個階段的民族民主的革命斗爭,經過了多少的挫折失敗,也流盡無數志士的鮮血,然而反動勢力仍然是此起彼伏地統治著中國,政局的澄清總是那樣遙遠無期。雖然對於造成這種形勢的真正原因還不完全了解,但總覺得不能再重復過去所走過的道路,應該從痛苦的經驗中摸索出一條新路。究竟怎樣的干下去才能把革命貫徹到底呢?當時對這樣的一個問題作出圓滿的答案是不容易的,完全靠著歐美式的議會政治無疑的已証明了不能完成這個任務。

  1921年1月入黨的共產黨人

  1921年1月,林伯渠就是中共黨員,參加的是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他的入黨介紹人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南陳(獨秀)北李(大釗)”。

  原來,“二次革命”后,林伯渠亡命日本期間結識了李大釗。李大釗是東京早稻田大學政治本科的學生。馬克思《資本論》的日文譯者河上肇,即是他的老師。李入學不久,就與志向相近的幾位同學組織經濟學會,開始研究有關介紹馬克思主義的著作,還組織了反袁團體中華學會。此時,林伯渠與好友易象、容伯挺等也組織了一個反袁團體乙卯學會。為使這兩個團體聯合起來,林伯渠曾多次到早稻田大學青年會、留日學生住地月印精舍訪晤李大釗等人,商談兩個團體的合並問題。很快這兩個團體即於1916年1月30日,在錦町政法學校合並為神州學會,並推舉李大釗為評議長,林伯渠、易象、容伯挺為干事。此后,林伯渠與李大釗成為摯友。

【1】 【2】 【3】 

 
(責任編輯:盛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