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溝油黑色產業鏈首次浮現 折射監管不力等問題--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地溝油黑色產業鏈首次浮現 折射監管不力等問題

2011年09月14日05:59    來源:《經濟參考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經濟參考報》記者從公安部獲悉,在公安部統一指揮下,浙江、山東、河南等地公安機關首次全環節破獲了一起特大利用地溝油制售食用油的系列案件,摧毀了涉及14個省的“地溝油”犯罪網絡,搗毀生產銷售“黑工廠”“黑窩點”6個,抓獲柳某、袁某等32名主要犯罪嫌疑人。

  此案的偵破揭開了食用地溝油的神秘面紗———至此,一個集掏撈、粗煉、倒賣、深加工、批發、零售等六大環節的地溝油黑色產業鏈終於浮出水面。

  原料:餐廚垃圾,又臟又臭

  【破案經過】2011年3月,浙江寧海警方在“大走訪”中接到群眾舉報,發現當地有人利用餐廚垃圾等煉制地溝油。3月28日至30日,寧海警方採取行動,先后抓獲專門收購、粗煉地溝油的黃某等六名犯罪嫌疑人。

  掏撈地溝油本來是一種環保的“循環經濟”,可以用作生產生物柴油、肥皂等化工品的原料。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浙江省幾家生物柴油廠反映,近年來,地溝油價格飆升,從2000元每噸漲到5000元每噸,但是還是收不到。

  “我收的地溝油后來賣給山東濟南的格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他們說是要拿去做飼料油。”黃某說。

  這家格林公司真的是拿去生產飼料油嗎?黃某透露的一個情況引起了警方的關注———格林公司的採購員在採購時要測“酸價”,而據業內人士介紹,隻有生產食用油才需要測“酸價”。警方據此判斷,格林公司有用地溝油生產食用油的重大嫌疑。案件上報后,公安部高度重視,立即挂牌督辦。

  生產:分工嚴格,行動詭秘

  【破案經過】根據警方調查的線索,今年4月至7月,警方對格林公司展開調查。7月4日,公安部統一指揮山東、浙江等地警方協同作戰,成功搗毀濟南格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用“地溝油”煉制食用油的“黑工廠”,查獲非法生產線兩條。

  在寧海縣看守所裡,面對記者的提問,格林公司總經理柳某依然言辭閃爍“格林公司投資了約1000萬元。我們把從各地收購來的地溝油進行脫色、脫脂、脫酸、脫臭,准備生產生物柴油和脂肪酸。”柳說。

  據浙江省公安廳治安總隊副總隊長丁仕輝介紹,警方在對格林公司偵查時發現,該公司廠區上空飄散著生物柴油廠所沒有的油香味,經常有大量的“白土”運進廠區———這種“白土”是食用油加工過程用於吸附異味的必用原料。

  “當時我們在格林公司周圍通宵蹲點守候,發現這家工廠戒備森嚴,工作人員行動詭秘,往往在凌晨把原料油運進來,把成品油運出去。”全程參與偵破此案的寧海民警洪聚峰說,“廠區周圍安裝了鐵絲網和密集的閉路監控,採購、生產、銷售等不同環節的人分工嚴格,互不知曉,我們判斷裡面肯定有名堂。”

  更令人生疑的是,該公司還採取了一些反偵查措施。6月2日早上,該公司一輛運貨車駛出廠門,洪聚峰開著一輛當地牌照的普通轎車尾隨跟蹤。但洪聚峰很快發現,還有一輛轎車跟在自己后面。緊接著,運貨車沒有直接上高速,而是繞城區兜了一個圈子。當他們發現洪聚峰駕駛的車輛也跟著兜圈子時,后面的轎車上前超車,並急速向洪聚峰駕駛的車輛靠過去,企圖通過制造交通事故來判斷洪聚峰的意圖。

  “當時幸好我及時打輪,車子沒撞上,但那次跟蹤就沒法繼續了。”洪聚峰說,“后來柳某在接受審訊時交代,每次都會派一輛車跟著運貨車,把運貨車送到高速路口才返回,由此可見犯罪分子警惕性之高。”

  銷售:牟取暴利,假冒名牌

  【破案經過】根據格林公司成品油的流向,鄭州宏大糧油商行進入警方視野。7月14日,公安部指揮浙江、河南等地警方抓獲該商行負責人袁某等17名犯罪嫌疑人。在這起案件中,警方共查獲用“地溝油”煉制的食用油成品100余噸、已灌裝為假冒品牌食用油100余箱。

  浙江省寧波市公安局副局長王偉標介紹,犯罪嫌疑人為避諱地溝油這一“不雅”稱謂,對深加工時的油稱為“毛油”,出廠后稱為“紅油”,銷售時稱為“米糠油”“棉籽油”﹔應付政府監管部門時,則稱為“飼料用油”。

  為牟取暴利,鄭州宏大糧油商行經營戶袁某把這些來路不正、自己不敢食用的油,批發給鄭州郊縣的一些糧油店,或者經灌裝零售給周邊的賓館、飯店、工地食堂、夜排檔、油條攤。警方在搜查時還發現,部分地溝油還被貼上某著名食用油品牌商標。

  8月10日,北京市食品安全監控中心對浙江公安機關送檢的油樣出具了檢測結論,指出格林公司用地溝油生產的食用油含有多環芳烴等多種有毒有害物質,其中有相當部分具有高致癌性。

  “兩年不到的時間,上萬噸地溝油進入市場。根據我們目前掌握的情況,格林公司還有其他銷售下線,目前正在進一步調查取証。”洪聚峰表示。

  “像我這樣的廠還有不少,有的規模比我要大得多”

  地溝油制售食用油案件凸顯監管缺失

  “我們在偵破這起案件過程中碰到了很多困難,暴露出我國食品油制售環節的監管缺失。”負責偵破此案的浙江省公安廳治安總隊副總隊長丁仕輝說。

  丁仕輝介紹,掏撈、粗煉地溝油並賣給工業企業進行回收,這是符合環保和節能政策的,並不存在犯罪,但是有些不法人員卻貪圖利益,將地溝油賣給可能制造食用油的廠家。

  “油賣給誰,干什麼用,我們是不管的,誰的價高就給誰。”犯罪嫌疑人黃某對記者表示,他在販賣地溝油的過程中,除了公安,沒有任何行政執法部門對油的去向進行監管。

  《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格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並沒有生產食用油的許可,可是在近兩年時間內,該公司沒有生產過一噸生物柴油,而生產銷售的地溝油卻過萬噸,賬戶往來均為糧油企業。公司總經理柳某稱,在此期間,當地質檢、工商等職能部門沒有對其進行過檢驗和調查。“在我們那裡,像我這樣的廠還有不少,有的規模比我要大得多。”柳對記者說。

  在批發環節,作為油品銷售商的犯罪嫌疑人袁某對記者表示:我們這裡進貨很多時候是沒有質檢報告和出廠証明的,工商部門一般也查不到。一般來買這種油的人是小飯店、食堂老板,因為比同類油便宜一些,所以銷路不錯,很少有庫存。“危害實在讓人觸目驚心。”

  “地溝油案件,看上去鏈條清晰,實際上,由於環節眾多,而且不同環節在‘罪與非罪’上界限不太清晰,這給警方偵查帶來了不少困難。”寧波市公安局副局長王偉標說,比如,僅僅收購地溝油原料一般不構成犯罪,對地溝油進行深加工也不一定是犯罪,因為它可以用於正當目的﹔把地溝油當作食用油銷售很可能涉嫌犯罪,但這個環節往往比較隱蔽。這也是地溝油傳聞很多卻鮮聞案發的重要原因。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局長劉紹武表示,這起案件的偵辦實踐証明,食品安全案件環節多、鏈條長,隱蔽性強、跨區域廣,行政違法和刑事犯罪相互交織等特點十分鮮明。此次案件的成功偵破,是各警種密切合作、區域警務合作、公安機關與行政主管部門合作的成功典范,對全國公安機關進一步打擊“地溝油”等食品安全犯罪有著重要意義。

  警方掌握的大量証據充分証明,使用地溝油煉制食用油的工藝流程,僅是簡單的物理分離,大致分為水解、蒸餾、分體3步,與煉制生物柴油的化學反應過程截然不同。此前一些專家所稱“用地溝油煉制食用油技術工藝復雜,一般人難以掌握,且煉制費用昂貴、得不償失”,是不符合事實的誤導。

  除此之外,本案背后更折射出我國在地溝油監管機制方面存在的三大問題。

  一是標准缺失。“從外觀、色澤上看,用地溝油煉制的食用油與正常的食用油很難區分。”“現在國家對什麼是地溝油並沒有一個明確的認定標准,如果只是按照現有的食用油標准,甚至會得出地溝油符合標准的荒謬結果。”王偉標建議,“有關單位能不能研發出一種檢測技術,讓老百姓可以很方便地辨別是不是地溝油呢?”

  二是監管不力。在警方偵破的這起地溝油案件中,在掏撈、粗煉、倒賣、深加工、批發、零售等各個環節,我們都沒有看到有關部門的身影……結果,涉及多個環節的地溝油犯罪往往成為監管盲區。

  三是出口不暢。隻要有餐廚垃圾就會有地溝油,地溝油原本可以作為生產生物柴油等化工品的原料,但格林公司為什麼要冒險生產食用地溝油呢?“因為我們生產的生物柴油根本賣不出去。國內的加油站控制在中石油、中石化手裡﹔它們不收,我們的產品就沒有銷路。”柳某說。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長徐滬建議,國家應盡快出台針對地溝油煉制食用油檢測標准,並對真正用地溝油生產生物柴油的企業給予政策支持。

  第一現場

  充滿神秘氣息的地溝油廠區

  在民警的帶領下,記者沿著一條泥濘的小路,來到浙江寧海縣桃源街道隔水洋村一處隱蔽的小樹林裡,地方很小,幾十平方米的露天空地,原來用來粗煉地溝油的一口大缸還立在那裡,黑漆漆的缸裡面盛滿了從下水道裡撈上來的各種剩飯、剩菜,散發出的陣陣餿臭令人作嘔……

  在特大地溝油制售食用油案件偵破過程中,《經濟參考報》記者隨著辦案民警來到了地溝油的粗煉、生產、銷售現場,試圖探明地溝油流向餐桌的途徑。

  粗煉現場:老遠就能聞到臭味地點:寧海縣桃源街道隔水洋村

  在浙江寧海縣桃源街道隔水洋村,記者發現,雖然煉制地溝油的地點距離附近民居還有一段路,但當地村民卻飽受其害。“老遠就能聞到臭味﹔燒完的渣滓裡面,像什麼肉骨頭、魚蝦、蟹殼,啥都有。”正在旁邊種地的村民楊根木對記者說。

  當地村民楊時官告訴記者,那些人晚上悄悄地將餐廚垃圾從外面拉進樹林裡,然后用大鍋高溫煉煮,將漂在上面的油撈出來,用桶盛出來,用車子運走,不知道運到什麼地方去了。

  生產工廠:整個廠區充滿神秘氣息地點:濟南格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

  從表面上看,山東濟南的格林生物能源有限公司十分正規,沒有什麼疑點。廠區廠房布局錯落有致,各種設施一應俱全。但那些用作生產生物柴油的設備卻嶄新如初,沒有一點生產柴油的痕跡。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大量尚未加工的地溝油原料。

  公安民警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守候,發現了這家名為生產生物柴油的企業有很多地方值得懷疑。

  在遠離市區的地方,該公司廠區上空始終飄散著生物柴油廠所沒有的油香味。在倉庫內,存放了大量用鐵桶盛放的粗煉地溝油,這些都是從浙江、四川等地收購來的。偵查人員在廠區內發現了有大量的“白土”———這種“白土”是食用油加工過程用於吸附異味的必用原料。

  而廠區內,到處都安裝了監控設備,外來人員稍有接近就會被保安發現並阻止。廠內的工人不得隨意走動,更不能向其他車間的人打聽生產的產品和流程。整個廠區充滿神秘氣息。

  更令人懷疑的是,該公司進貨和出貨的時間全部是在凌晨,生產生物柴油的企業卻開出了運輸食品油的槽罐車。當公安人員試圖跟蹤車輛的去向時,卻遭到了另一輛轎車的反跟蹤。

  銷售商行:在同行中的名氣不小地點:河南鄭州宏大糧油商行

  在糧油市場諸多商行中,犯罪嫌疑人袁某的河南鄭州宏大糧油商行並不顯眼。但她在同行中的名氣卻不小,因為她能搞到便宜的“米糠油”,很多人專門向她購買這些比市場上便宜得多的食用油。

  在商行內,一套用來灌油的設備引起了偵查人員的注意,在房間內堆放了大量的空油桶,而這些油桶的外包裝都是某國內著名品牌的食用油“我們這是給自己員工發福利時自己灌灌的。”在証據面前,袁某的解釋如此蒼白無力。

  記者了解到,還有不少交易並不在市場內完成,而是直接從廠家用油罐車進行運載到用油單位,油品的質量相關質檢和工商部門根本無法直接接觸到。記者 方列 鄒偉
(責任編輯:劉軍濤)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