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干群關系新“變量”(“微時代”如何提升領導力)--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本版9月6日起推出系列報道《“官話”為何用上“網絡體”》《政務微博當戒“粉絲崇拜”》《“微時代”考驗干部“微素養”》等引發關注,專家參與探討——

微博,干群關系新“變量”(“微時代”如何提升領導力)

2011年09月14日05:2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用好微博 心態語態都重要

  黃葦町


  盡管我們常講新時期的群眾工作面臨機遇和挑戰,但微博等新興媒體形式的“橫空出世”,使這個機遇和挑戰來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猛,是很多人沒有想到的。除了努力把黨的群眾路線運用於新的傳播平台,除了通過在實踐中學習提高領導力外,別無他途。

  黨政部門和領導干部要調整好進入微博環境所需的“心態”。信息化社會,黨要善於運用新興媒體,架起一座與網民乃至網上社團溝通的橋梁,既要加強對網絡社會的規劃和管理,也要善於利用網絡空間與普通群眾進行交流。這就要求黨政干部擺好心態,要表現出寬容和雅量,還要冷靜思考﹔對政務微博存在的“形式化、空心化、名利化”現象要及時糾正。總體而言,治本之策,還是要真正樹立公仆意識,擺正自己和群眾、和輿論監督的位置。

  “心態”之外,“語態”也很重要。微博作為一種現代交流工具,對官腔官調有天然排斥感。有報道說,廣東省公安廳正在訓練微博值班民警“說話有街坊味”。什麼是“街坊味”?就是要和平時與鄰居談心、聊天一樣,說個性化的、有人情味的話,人們才能聽得進去。網絡環境中,“語態”的改變首先是一種貼近群眾、增進親切感、拉近距離感的嘗試。領導干部開微博的最大意義,應該在於建立與群眾溝通感情的橋梁和紐帶,要帶著對群眾的深厚感情參與互動。此外,對群眾的合理訴求和期待要做出快速反應,對暫時做不到或不能做的事,也要坦誠、懇切地說明原因。

  不得不說,“微時代”的到來,為干群關系的發展帶來了挑戰。中國已進入“大眾麥克風時代”,在信息渠道眾多的情況下,你不能通過權威途徑客觀、及時地對外公布,就可能有人通過其他途徑歪曲、虛假地公布,並調動起整個社會的情緒。網絡有兩大特點,一是“真實性很難求証”,二是“轟動性很難控制”。經常是政府部門還未反應過來,一些孤立事件已成為網絡熱點。過去遇到問題時習慣的層層請示、反復研究、統一口徑的傳統工作方法,已不能適應同步做出反應的需要。

  也應該看到,“微時代”的到來,為新時期干群關系的發展帶來了機遇。微博問政所形成的自發監督,能夠成為落實政策的重要推力,也有利於促進黨的科學執政和民主執政,最大限度地減少決策失誤。此外,微博發布突發事件信息的即時性、互動性,也對廣大干部的應變能力、決斷能力、工作效率、心理素質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作者為紅旗出版社原副總編輯)

  
網上民意 整合還需制度化

  高新民


  微博,能夠與黨群關系、領導力聯系在一起,蓋因一切傳播關系從本質上講都是一種社會關系。具體說來,微博對於黨群、干群關系的影響是一把“雙刃劍”。

  以微博為代表的各種新媒體形式,既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黨政機關原有的表達功能,又為黨政機關整合民意提供了新的平台與載體。微博等網絡渠道,自身並不能實現各種民意的整合,還需要黨委政府來進行整合,這是在更高層面上代表群眾利益的有利條件,關鍵在於能不能及時整合多元訴求﹔既挑戰了傳統的溝通方式,也促成了新的溝通機制。傳統的政治溝通以黨政機關為主渠道,單向度、自上而下溝通,常見的有調研、座談會等形式。而“微時代”下則形成了平等互動的新型溝通機制﹔既是監督的利器,又反襯出現實監督體制存在不順暢的環節。事實上,對待網絡監督並不是簡單的應對媒體能力問題,而是對領導干部民主意識、法治意識、工作作風的全面考驗。更重要的是,隻有在健全的民主監督制度框架中,網絡監督才能最大限度地揚利去弊。

  “微時代”提升組織、干部隊伍的領導力,實質上是要改善、創新執政黨、政府聯系群眾的機制。

  要真正確立權力屬於人民、執政為民的理念,是解決一切與媒體有關問題的觀念前提、價值取向。惟有如此,才會尊重群眾包括知情權、表達權在內的基本權利,才會把新媒體作為政治過程的重要元素而高度重視,並以適當的制度化安排體現其政治功能。

  強化基層黨組織服務功能,真正轉變政府職能,轉變治理模式,建立高效、透明、責任、法治、服務型政府,從源頭上改善黨委政府與社會的關系,使公權力具有良好的形象。

  健全民主決策機制,重大問題、與群眾利益相關問題,無論黨內黨外,都需要在利益相關者范圍內征求意見。網絡征詢民意是成本低、范圍廣、易於說真話的民主決策的重要途徑與機制之一,確認這種形式是對社會力量的尊重,也是把新媒體議程設置控制在特定范圍的措施之一。

  把微博的互動渠道制度化,成為政治溝通的必要制度安排。網絡的溝通效果關鍵在於各地領導機構是否重視,有的很重視,就成為辦實事、辦好事、解決問題的通道,有的不重視,就成為擺設。因此,需要把這種溝通制度化,使其成為政治生活的剛性制度要求。

  歸根結底,微博的問題需要在現實政治生活中解決。

  (作者為中央黨校黨建部教授)

(責任編輯:劉軍濤)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