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解讀"七一"講話:兩大潛在危險與"羅馬尼亞悖論"--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專家解讀"七一"講話:兩大潛在危險與"羅馬尼亞悖論"

王紹光

2011年07月26日09:02    來源:人民網-《人民論壇》     手機看新聞

  四大危險外,執政黨還面臨哪些危險

  講話精彩語錄

  “精神懈怠的危險、能力不足的危險、脫離群眾的危險、消極腐敗的危險,更加尖銳地擺在全黨面前。”

  公眾關切:近日,圍繞執政黨面臨的“四大危險”,輿論討論熱烈,普遍認為這充分反映了一個執政黨的務實態度和直面問題的勇氣,但也有觀點認為,除了這“四大危險”外,信仰缺失、思想空虛等也是當前執政黨面臨的嚴峻問題。那麼,除了這些危險,中國共產黨還面臨著哪些潛在危險?

  共產黨應該是各社會階層(尤其是工農兵)的先鋒隊,而不是社會精英階層的俱樂部。如果聽任精英化的趨勢繼續下去,這個以鐮刀斧頭為黨徽的組織,又如何能代表最廣大普通民眾的利益

  由於許多人對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不但認識上糊涂,腰杆子也不硬,所以還需要大講特講我們自己體制的優勢,破除“(西方)普世價值”的迷思,以促進“體制自覺、體制自信”。但是,這並不等於說,我們認為現有體制已經盡善盡美了,共產黨人可以高枕無憂了,相反,我們認為還存在許多問題,需要我們高度警惕,並不斷加以克服。 “辦好中國的事,關鍵在於黨”,反之,如果黨不能建設好,中國的事就難免搞砸。

  除“四大危險”之外,我們還應該看到,共產黨可能還面臨兩大潛在的危險,一是它的規模,二是它的構成。

  共產黨組織的精英化趨勢

  就規模而言,根據中組部宣布的最新數據,截至2010年底,中國共產黨黨員總數為8026.9萬名,相當於歐洲最大國家、德國的總人口。中共黨員佔全國人口的比重已經由1949年的0.83%,1980年時的3.8%,發展到6%。

  就構成而言,近年來,共產黨組織出現了精英化的趨勢。在新發展黨員中,我們以優化黨員結構為名,有意識地大量吸收大學生、研究生、私營企業主、社會名流、專業技術人員加入。目前,中共黨員中具有大專以上學歷的黨員佔37.1%,而作為主體的工人農民比例卻逐年下降,目前工人的比例已經降至8.7%﹔農民的比例已經降至30.5%,兩者共佔39.2%,已經大大低於兩者佔總就業人口的比例。

  不僅在黨員成分上出現了精英化的趨勢,而且,各級領導干部的行為方式也出現了精英化的趨勢,一些人與有錢人拉拉扯扯,卻對普通老百姓的冷暖不聞不問,嚴重敗壞了共產黨的聲譽。

  從黨員人數看,不可謂不多﹔從高學歷的比例看,不可謂不高。從正面看,有不少人會為之歡欣鼓舞,以為這是共產黨事業興旺發達的標志, 天真地認為,“韓信點兵,多多益善”,人數越多,知識、社會、經濟精英越多,黨的政權就越鞏固。但從另一方面看,也有人十分憂慮,擔心共產黨已經患上了“虛胖病”和“富貴病”,外表雖龐然健碩,但是內部卻信仰缺失、精神渙散。

  與數量相比,黨員的質量更重要。中國共產黨剛成立時隻有57人,到1945年七大召開時也隻有121萬人,不足當時中國人口的0.3%,隻能算是“星星之火”。然而,盡管黨員數量不多,但共產黨充滿了生機,因此才能“喚起工農群眾千百萬”,領導人民取得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偉大勝利。這憑的是當時共產黨員堅定的理想與信念,敢於戰斗、敢於犧牲的精神,而不是因為人多勢眾。

  謹防“羅馬尼亞悖論”

  先看一個簡單的事實。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之交,前蘇聯東歐巨變的前夜,這些國家黨員佔人口的比重都不低,一般在6%以上,其中羅馬尼亞是黨員比重最高的國家,達16.1%,六個人中就有一個是共產黨員,但是當時垮的最慘的也是羅馬尼亞,政權尚未瓦解,這些共產黨員的信念與意志早就先行土崩,作鳥獸散,各奔前程了。

  在今天的8000萬的黨員中,有多少黨員真正具有共產主義的理想與信念?又有多少黨員根本就是不認同馬克思主義、不認同毛澤東思想、不認同社會主義的“異己分子”?

  《黨章》總綱說的很清楚,“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同時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黨章》第一章說得更具體:“中國共產黨黨員是中國工人階級的有共產主義覺悟的先鋒戰士”,由“中國工人、農民、軍人、知識分子和其他社會階層的先進分子”組成。這也就是說,共產黨應該是各社會階層(尤其是工農兵)的先鋒隊,而不是社會精英階層的俱樂部。如果聽任精英化的趨勢繼續下去,共產黨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繼續掌握在普遍工農大眾手裡?這個以鐮刀斧頭為黨徽的組織,又如何能代表最廣大普通民眾的利益。

  回頭來看,為什麼會有黨員人數越多,垮得越快的“羅馬尼亞悖論”呢?原因很簡單,雖然一些人擁有共產黨員稱號,但這並不意味著這些人都是真正的共產黨員。中國目前面臨著同樣的問題。一部分人是投機分子,將入黨作為撈取個人政治資本的手段,為的是升官發財、謀取個人不正當利益﹔一旦潮流有變,他們就變成隨風倒的牆頭草。另一部分人是混進黨內的反黨份子,他們說的、干的都完全違背了黨的宗旨,明裡暗裡罵起共產黨來、攻擊起社會主義來比任何人都凶﹔一旦天下有變,他們對曾經宣誓效忠的黨及其代表的正義事業,不但絲毫不會加以捍衛,反而會棄之如弊履,甚或反戈一擊。這兩類人,可以說是黨內的“壞分子”,是侵蝕共產黨肌體的病菌,如果繼續容之留之,聽之任之,無異於慢性自殺。

  中國共產黨要保持其肌體的健康,一定要切切實實地“從嚴治黨、從嚴管黨”。要瘦身,不要虛胖﹔要“先鋒隊”,不要精英黨。正如胡錦濤總書記所說,“來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務人民,是我們黨永遠立於不敗之地的根本”,“密切聯系群眾是我們黨的最大政治優勢,脫離群眾是我們黨執政后的最大危險”。隻有永葆本色,共產黨才能無往而不勝。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教授)

  ■(責編/艾芸 美編/李祥峰)

  更多專家解讀

  利益多元化是醞釀四大危險的社會條件

  這四大危險給管理中共帶來的挑戰,卻有著深刻的社會歷史和制度的根源。首先,入黨動機多樣化是產生四大危險的根本原因。其次,執政黨利益多元化是醞釀四大危險的社會條件。再次,制度混亂、執行不力是四大危險延綿不絕的體制缺陷。胡錦濤的講話中強調“重德”是培養官員的要點;“制度”是管理官員的關鍵。面對利益多元,加強制度建設才是關鍵所在。

  ——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教授 黃靖

  精神懈怠危險的警示

  “七一”講話把精神懈怠的危險放在第一位,這是從全黨整體的風氣而言的。如果懈怠之風改變不了,這個黨即便現在腐敗控制到一定程度上也沒有任何實質意義的。全黨的整個建設,需要全黨的動員能力。這次講話當中不僅回顧和總結我們的成就,更主要的是面對我們今天的問題。從精神狀態上,把精神懈怠放在第一的危險,對全黨的警示作用是很大的。

  ——中共中央黨校教授 張志明
(責任編輯:高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