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職務犯罪億元案迭出 存在自首立功情節濫用--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我國職務犯罪億元案迭出 存在自首立功情節濫用

2011年07月20日08:07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單筆受賄金額8250萬元,讓蘇州市原副市長姜人杰一下成全國“第一貪”。
杭州市前副市長許邁永,被坊間稱作“許三多”,錢多、房多、女人多。


  本報訊 最高法昨日公布兩起職務犯罪典型案例,杭州市原副市長許邁永、蘇州市原副市長姜人杰被依法核准死刑后,已於當天上午被執行死刑。來自最高法的數據顯示,與2008年相比,2010年職務犯罪案件數量上升了7.2%,反腐形勢仍不容樂觀。

  貪污賄賂案達6.7萬件

  昨日,在最高法新聞記者會上,最高法新聞發言人孫軍工透露,依法審判職務犯罪案件,是法院審判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2008年至2010年,全國法院共審結國家工作人員職務犯罪案件79560件,生效判決人數80883人。其中,貪污賄賂案件67494件,生效判決人數69038人﹔瀆職案件12066件,生效判決人數11845人。2010年,全國法院共審結國家工作人員職務犯罪案件27751件,生效判決人數28708人,其中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5906人。

  其間,依法審判了上海市委原書記陳良宇受賄、濫用職權案,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受賄案,廣東省政協原主席陳紹基受賄案,浙江省委原常委、省紀委原書記王華元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中國核工業集團原總經理康日新受賄案,山西“9·8”潰壩重大責任事故相關賄賂、瀆職案等一批職務犯罪大案要案。

  征地拆遷列入重點懲治

  最高法刑事審判第二庭庭長裴顯鼎介紹,全國法院將對5類職務犯罪案件從嚴懲處:利用人事權、執法權、審批權、監管權等權力謀取私利的職務犯罪﹔在工程建設領域、國有企業、金融証券以及國家投入大量資金的教育、科研、醫療衛生、社會保障等領域和行業的職務犯罪﹔在土地和礦產資源承包出讓、開發利用、經濟補償、環保等環節謀取非法利益,造成國有資產流失、生態環境破壞等嚴重的職務犯罪。

  此外,還包括征地拆遷、退耕還林、征地補償、惠農補貼發放等涉民生領域、與民爭利的職務犯罪﹔黑惡勢力犯罪,重大安全生產事故和重大食品安全事故等涉及群體性事件背后的職務犯罪。

  本版採寫/本報記者 邢世偉

  職務犯罪四大特點

  1 貪污受賄多

  職務犯罪種類多表現為貪污罪和受賄罪。2010年審結的貪污賄賂案佔同期總數的84%﹔其次是玩忽職守、濫用職權等瀆職犯罪。

  2 涉及領域廣

  權力集中的部門和崗位職務犯罪多發,資金密集領域和行業職務犯罪現象嚴重,民生領域的職務犯罪逐年增多。

  3 億元案迭出

  犯罪數額巨大的案件時有發生,達到數千萬元甚至上億元。此類案件案中有案、案外有案,“窩案”、“串案”頻發,案件牽涉面廣。

  4 作案智能化

  隱蔽化、智能化、期權化現象突出,通過收受“交易”差價、“股份”分紅、“投資”收益等形式收受賄賂較為普遍,增加查辦懲處難度。

  【大案要案】

  陳良宇案

  2008年4月1日,上海市委原書記陳良宇被天津市二中院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8年,沒收30萬元。

  劉志華案

  2008年10月18日,北京原副市長劉志華受賄案一審宣判,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陳紹基案

  2010年7月23日,廣東省政協原主席陳紹基受賄案一審宣判,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王華元案

  2010年9月9日,浙江省紀委原書記王華元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被判死刑,緩期二年,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全部財產。

  康日新案

  2010年11月19日,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原總經理康日新因受賄案被判無期,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減免刑需經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

  本報訊 昨日,在最高法新聞記者會上,最高法新聞發言人孫軍工透露,目前,最高法正在研究制定審理職務犯罪案件適用緩刑和免刑的司法解釋,規范職務犯罪緩免刑判決。

  近年來,曾錦春案、晏大彬案等各地城建領域職務犯罪大案的案犯都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對此,孫軍工表示,法院對於犯罪情節特別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的貪污、受賄等職務犯罪,依法應當判處死刑的,將堅決判處死刑,絕不手軟。

  “自首立功”情節被濫用

  從審判結果來看,針對職務犯罪案件存在適用緩免刑比例偏高的問題,最高法刑事審判庭第二庭庭長裴顯鼎坦言,這幾年確實存在適用緩免刑頻率比較高的情況。主要有以下幾方面原因:

  一是有些辦案人員在思想認識上存在偏差。這些工作人員對監禁刑特有的教育懲治功能重視不夠,覺得能夠適用緩免刑的就應當盡量適用。二是對基層法院來說,起訴審判的很多案件數額較小,不到三萬元。法律規定,隻要不再危害社會,涉案金額三萬元以下就具備判處緩免刑的條件。三是司法實踐中的一些辦案人員對法定的從輕處罰的條件理解得不夠准確。比如有些不該認為是“自首立功”的情節也被歸為“自首立功”,導致適用了緩免刑。四是客觀上對適用緩免刑的標准有待規范。

  死刑當判則判絕不手軟

  最高法表示,將從多個方面加大對職務犯罪的打擊力度:一是堅決依法從嚴懲處嚴重職務犯罪,保持懲治腐敗的高壓態勢。依法應當判處死刑的,堅決判處死刑,絕不手軟。

  二是進一步規范職務犯罪案件的量刑,不斷加大財產刑的處罰力度。最高法正在抓緊研究制定關於審理職務犯罪案件適用緩刑、免予刑事處罰若干問題的司法解釋﹔同時加大職務犯罪的經濟懲罰力度,不能退贓的,在決定刑罰時應當作為重要情節予以考慮。

  裴顯鼎透露,這個司法解釋目前正在征求意見程序中,該法釋將明確不得使用緩免刑的具體情形。同時,法釋還將規定確有減刑情節,法院減輕處罰隻能減至正常處罰下一層次的處罰。最高法還將規定,職務犯罪減免刑需經過本級法院審判委員會的討論后才可判決。

  出台瀆職定罪量刑標准

  三是加大對行賄犯罪的打擊力度,最高法即將下發關於依法從嚴懲處行賄犯罪的規范性文件,對行賄犯罪的打擊重點、定罪量刑標准等作出具體規定。從源頭上遏制、預防受賄犯罪和各種瀆職犯罪的重要環節。

  四是加大懲治瀆職犯罪的力度,最高法正在制定瀆職犯罪案件的定罪量刑標准,為進一步加大對瀆職犯罪的懲處力度提供法律依據。

  五是進一步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積極參與懲治和預防腐敗綜合治理工作。法院將通過審理職務犯罪案件,及時發現社會管理制度中存在的漏洞和薄弱環節,同時將充分運用審判資源,通過組織旁聽、庭審直播、發布案例等形式,做好宣傳教育。

  ■ 對策

  “刑罰之外加大經濟處罰”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任建明告訴記者,目前,在職務犯罪審判上,一般大案的判決都由上一層的法院根據案件的嚴重性,社會危害性進行指導,促使公正審判。雖然在巨貪的判決上有死刑、有死緩,但是整體上的判決都具有其合理性。

  比如,鄭筱萸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原局長)因為其涉案金額巨大,同時主管領域涉及公眾生命安全,最后被判死。許邁永和姜人杰創下了中國職務犯罪貪污受賄的紀錄,同時社會影響惡劣,被判死。而相對來講,周良洛案(北京市海澱區原區長)的性質與這三個案件相比情節沒有如此嚴重,被判死緩。

  從國際上來講,目前有職務犯罪廢除死刑的大趨勢,我國在職務犯罪審判上也一直堅持從嚴、慎用。

  對於職務犯罪量刑是否應該更加細化,任建明認為,因為基層法院在審理職務犯罪案件時會出現偏差,甚至枉法裁決,職務犯罪量刑細化主要是要對基層法院在審理職務犯罪案件避免出現“同案不同判”進行規范。

  任建明坦言,目前對於職務犯罪我國主要是從刑罰的角度進行判罰,在經濟方面的判罰比較簡單,只是追繳贓款,沒有額外的威懾性懲罰,貪官有“犧牲我一人、幸福幾代人”的心理作祟。在國際上,除了對貪官有必要的刑罰外,需要根據貪污受賄的情形進行懲罰性加罰。例如美國,除了罰沒贓款外,會根據貪污受賄對公共利益造成的損害計算出一個加罰額度,這個額度是對公共利益損害額度的3倍。新加坡每查實一次貪污受賄行為,在充公后會加罰10萬。這意味著貪官貪污后,家人在經濟上會受到很大的波及,這種方式值得借鑒。

  蘇杭兩原副市長受賄過億被執行死刑

  案件聚焦

  最高法昨日公布杭州市原副市長許邁永受賄、貪污、濫用職權案和蘇州市原副市長姜人杰受賄案,兩人被依法核准死刑后,已於當天上午被執行死刑。孫軍工介紹,兩案都發生在經濟發達地區,兩犯同樣都曾擔任主管城建工作的政府領導,主要犯罪行為也都與土地審批和建設領域相關,都是利用手中掌握的土地審批等行政權力違規操作,為自己攫取巨額私利,且犯罪數額特別巨大。

  姜人杰

  受賄8250萬給兒子投資

  姜人杰出生於1948年,曾利用擔任蘇州市副市長的職務便利,為五個單位在土地使用權的取得、置換等事項上謀取利益,收受賄賂共計折合人民幣1.08億余元。其中,2001年底,姜人杰接受蘇州市正基房產公司總經理顧文彬請托,使顧文彬保留下本應由政府收回的地塊。后經過姜人杰的工作,顧文彬置換得另一塊同等面積的國有土地使用權並出讓,得人民幣23940萬元,將其中的8250萬元送給姜人杰。姜安排其子姜荑用該款在上海成立了仁和泓業投資有限公司。此外,姜人杰還讓姜荑以親戚名義成立蘇州福泓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一受賄人將1900萬元打入該公司,並免去姜荑的300萬元借款。

  【點評】

  姜人杰受賄數額特別巨大,在為他人謀取利益過程中,違背職責,積極謀劃,弄虛作假,犯罪情節特別嚴重,並給國家造成重大經濟損失,應依法懲處。姜人杰雖有主動交代未被掌握的極少部分受賄事實的情節,但不足以對其從輕處罰。姜人杰在歸案后向辦案機關提供了他人涉嫌犯罪的線索。經查証,他提供的部分線索涉及的問題已被辦案機關掌握,部分線索與事實不符,其行為不構成立功。據此依法對他判處並核准死刑。

  最高法刑事審判庭第二庭庭長裴顯鼎

  許邁永

  受賄過億侵吞5000余萬

  許邁永出生於1959年,曾擔任杭州市西湖區區長、區委書記、杭州市副市長等職務,犯有受賄、貪污、濫用職權3項罪名。1995年5月至2009年4月,許邁永利用職務便利,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取得土地使用權、享受稅收優惠政策、受讓項目股權、承攬工程、結算工程款、解決親屬就業等事項上謀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索取浙江坤和建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寶庫等14人款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45億余元。他還利用職務便利侵吞國有公司開發房地產項目的利潤 5359萬余元。此外,許邁永還徇私舞弊濫用職權,違規向企業返還土地出讓金7170萬余元。

  【點評】

  許邁永受賄數額特別巨大,且具有索賄情節,情節特別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應依法懲處,並與其所犯貪污罪、濫用職權罪數罪並罰。許邁永雖在有關部門調查期間主動交代了部分受賄事實,且贓款已全部追繳,但考慮其造成了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不足以對其從寬處罰。許邁永歸案后檢舉他人違紀違法線索,經查均未屬實,其行為不構成立功。據此,依法對他判處並核准死刑。

  最高法刑事審判庭第二庭庭長裴顯鼎

  記者 邢世偉
(責任編輯:高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