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多地進行區劃調整 公職人員安置成最大壓力--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我國多地進行區劃調整 公職人員安置成最大壓力

2011年07月05日01:39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手機看新聞

  並區時代來了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鳳桃|北京報道

  這是一個城市的電子地圖,上面布滿了五彩斑斕的色塊:盧灣、黃浦、崇文、宣武、南匯……有的名字蘊含歷史遺韻、有的通俗易懂、有的方便適用、有的還帶著生僻字。它們會在城市的各個角落被寫下、提起和說出,如空氣般尋常。

  突然有一天,當這些名字消失時,一座城市在改變,一段歷史在悄悄改寫,一個新的征程開始起航。那麼,新的城區能否承載這些失去和改變,承載這個時代的歷史變遷?

  2011年7月1日,北京市原東城和崇文區、原西城和宣武區已經並區整整一年。之前的6月8日,上海又傳來“並區”的消息,撤銷盧灣區和黃浦區,建設新的黃浦區。

  一些上海網友聚集在寬帶山社區上,深情寫下“如果在盧灣遇見你”的詩句,希望留下關於盧灣的美好記憶。要知道,合並之后,“盧灣”這個見証上海繁華和優雅的名稱會從很多個戶口本、街頭招牌和電波信號上消失。

  縱然有再多的不舍,崇文、宣武、盧灣終將成為過去。隨著城市的發展,像盧灣這樣從地圖區劃名稱中消失的名稱還有很多。兩年前,上海浦東新區與南匯合並,從此,南匯區成為歷史書中的記載﹔五年前,哈爾濱市香坊區與動力區合並,動力區暫時放下了寓意三大動力企業發源地的稱謂,走向了新區。

  “區劃調整”,這是城市發展中的必然,它如同歷史的碎片,拼接起,便成了一座城生長發育的軌跡。放大地圖,我們可以看到裡面有星羅棋布的街道、正在擴建的商場、即將改造的圖書館、正在擴容的學校、正在招商的工業區……這裡有百千萬的民眾,數千家的企業,他們的現在或未來,都與“並區”相關。

  這是一個城市的大事件,與其說關乎百萬民眾和企業,不如說關乎一個城市的戰略思維和與時俱進的能力。

  “各取所需”的姻緣

  對於首都北京來講,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中心城區的兩區合並還是頭一遭。

  新區劃意味兩區財政上統一,說白了,兩家的錢放在一個袋子裡花。如果像原西城區和宣武區、原東城區和崇文區一樣,富人家的姑娘與窮人家的小伙兒聯姻,什麼才能說服彼此?

  “每次走過菜市口附近的那些低矮民房,我都在感慨,當看到奧運村建得那麼漂亮,CBD高樓林立,這裡什麼時候能夠跟上首都的步伐,不再像‘貧民區’?”在北京生活了幾十年,老肖每天上班都要經過宣武區。有些老社區低矮破落,為了不影響美觀,有的街區用一堵仿古的牆壁遮住過往人們的視線。

  而在西城,赫赫有名的金融街,聚集著近百家跨國銀行、保險公司、証券公司等金融機構。這裡上班的人們西裝革履、談吐優雅,帶著國際化的精英范兒。金融街是原西城區財政來源的錢罐子,每年帶來上千億元人民幣的稅收。

  2008年奧運會后,北京打出了建設“世界城市”的口號,然而,作為首都核心功能區,“東富西貴、南窮北賤”的歷史分割依然在中心城區留下不協調的印記。在中國蓬勃發展的三十多年來,即使城南那些常年坐在胡同口晒太陽的老人家,也覺得身邊的變化太慢了。

  “合並”對破舊的老街區來說,是搭上了北城的現代化“列車”,對於發達城區來說,也並非在無私分享發展的蛋糕。

  北京金融街的高樓已經鱗次櫛比,但依然有很多企業要求入駐,而現有的機構也需要擴充經營和辦公空間,金融街亟待擴容。

  而在首都核心區域,毗鄰金融街的宣武區有成片尚未開發和改造的老城區,這在首都核心區域已絕無僅有。

  北京市常務副市長吉林在回答記者提問時,用一句話概括了“並區”的緣由——“突破原有行政區劃的制約,促進北部的優勢資源向南部輻射延伸,實現整體提升、聯動發展,提高首都功能核心區的發展水平”。

  在上海,南匯對浦東的利好,也是如此。對於南匯並入,浦東新區將這稱為“第二次創業”。如果說,土地就可以帶來發展空間的話,浦東的發展空間就此擴大了一倍多。在與浦東新區的一位工作人員交流中,她激動地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合並帶來的不僅僅是發展空間的拓展,而是一種新的能量的迸發。

  並區創造了一個新的平台,各區都能根據自己特征站在一個新的起點上。濱海新區區政府對塘沽、漢沽、大港的產業進行分工,實現優勢互補﹔而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在整合中獲得了土地,大興區獲得了就業和稅收。在“並區”中,利益分割上無法完全的均等,一方的妥協,需要的是遠見。
【1】 【2】 【3】 

 

(責任編輯:蘇楠)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