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無中央部門公布各自2010年三公經費決算--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尚無中央部門公布各自2010年三公經費決算

2011年07月02日05:48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本報訊 中央政府履行承諾,首次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了“三公”支出和行政運行費用。日前,中國人大網將財政部部長謝旭人代表國務院向常委會作的2010年中央決算報告公布。

  報告顯示,匯總2010年中央行政單位(含參照公務員法管理的事業單位)、事業單位和其他單位用財政撥款開支的出國(境)經費、車輛購置及運行費、公務接待費(以下簡稱“三公”經費)支出,合計94.7億元。

  其中,出國(境)經費17.73億元,車輛購置及運行費61.69億元,公務接待費15.28億元。

  此外,國務院還報告了行政經費情況,匯總2010年中央行政單位(含參照公務員法管理的事業單位)履行行政管理職責、維持機關運行開支的行政經費,合計887.1億元。

  對於中央各部門的“三公”經費的公開問題,謝旭人表示,中央各部門2010年度“三公”經費決算數和2011年“三公”經費預算,由本部門向社會公開。

  迄今為止,隻有科技部公布了2011年的“三公”經費預算,還沒有一個部門公布2010年“三公”經費的決算。

  財政預決算公開“三部曲”

  財政預決算在我國曾是“國家機密”。2008年5月1日,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正式實施。原來的一些“秘密”,在這部法實施后,開始慢慢走到陽光下,財政預決算預算信息即包括在內。

  申請遇阻

  預算曾是國家機密

  在2008年以前,財政預決算信息都屬於國家機密。

  早在1951年,當時的政務院發布了保守國家機密暫行條例,其中將國家財政計劃、國家概算、預算、決算及各種財務機密事項列入國家機密范圍。

  1988年出台的保密法,雖然沒有明確財政預決算屬於國家秘密,但是1997年國家保密局和財政部制定的經濟工作中國家秘密及其密級具體范圍的規定中,則將財政預決算信息規定為國家秘密。

  不過,這個界定了經濟工作中若干屬於秘密事項的文件,本身卻是個不公開的文件,其具體規定不得而知。

  這給推動預算公開帶來了難以逾越的障礙。“公共預算觀察志願者”團隊的吳君亮、李德濤等人,數年向中央部門和一些地方提交公開預算的申請,面對的卻是“國家秘密”。

  即使是2008年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實施后,他們的預算公開申請遇到的情況也並不一致。李德濤在2009年就遭遇了兩種完全不同的情況,他同時向廣州市和上海市發出公開本級預算的申請,上海市財政局即以國家秘密為由拒絕了他的公開申請。

  實現破冰

  廣深率先“吃螃蟹”

  2008年5月1日,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實施,其中關於預決算報告重點公開的規定,為打破預算保密堅冰的提供了鑰匙。

  在這之前,政府向人民代表大會提交的預算草案及說明,都打著“秘密,會后收回”字樣,且有編號。進入2009年,有的地方已經把這些字改為“內部資料,注意保存”,至少人大代表們可以將預算草案及說明帶走。

  不過深圳市在向公民公開預算上走在了前面,2008年5月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實施后,吳君亮提出了查閱深圳市本級2008年度部門預算的申請,並獲得成功。

  吳君亮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當時的公開是有條件的,“不外借,不復印”,隻能在深圳市財政局閱覽室裡閱讀。后來,經過爭取,財政局工作人員允許吳君亮用相機拍下預算草案。

  2009年,李德濤向廣州市財政局申請公開廣州市本級財政預算,出乎他意料的是,廣州市財政局將包括114個部門的市本級部門預算在網上公開。其公開范圍遠大於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所適用的政府部門,而是包括了黨委部門、人大政協以及民主黨派的預算。

  走向公開

  “三公”費用上台面

  預算公開在2010年徹底將“國家秘密”的觀念拋開。

  早在2009年全國人代會期間的新聞發布會上,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作委員會主任高強就表示,“既然公開,就應該讓大家能夠聽懂,能夠看懂,能夠反映出意見來。這方面既要符合人民的意願,也要做到可能和可行,使預算公開真正能夠發揮代表和人民監督預算的作用。”

  2010年3月,在同樣的場合下,高強透露,預算經過批准后向社會公開,包括部門預算,他並表態,凡是提交到人大審議、批准的預算都是可以公開的。

  此后,國土部成為國務院第一個公開預算的部門。這一年,一共75個中央預算部門公開了部門預算。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財政部透露將公開“三公”支出。在5月4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的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98個經人大審查的中央部門都要公開預算和2010年決算,中央財政的“三公”經費和行政經費支出情況經人大批准后要公開,中央各部門要公開本部門去年的“三公”決算數和今年的“三公”預算數。

  ■ 建言

  “希望看到人均三公費用”

  ———全國人大代表 葉青

  列席此次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的全國人大代表葉青表示,國務院公開“三公”經費說明預算的透明度一年比一年高,不過不過他亦表示,因為缺乏相關的信息,很難判斷現在這個“三公”支出是不是合理,希望能夠看到人均的“三公”經費數,這就可以看出哪個部門人均的支出是最高的,哪個部門是最低的。

  葉青直言,僅僅有這個數字是不夠的,希望明年既能看到總數,也能看到人均數。對於目前公布的公務出國、公車購置和運行以及公務接待數字,葉青分析,肯定很難反映全部,公務用車的可以做到比較准確,相對真實點,但是公務出國和公務接待可能會有些遺漏。

  “配套滯后影響信息公開”

  ———中國社科院學者 周漢華

  當年參與起草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的中國社科院學者周漢華認為,社會關注、總理重視和財政部力推幾個原因,共同促成了目前的結果。

  周漢華認為,因為財政部作為很明確的預算公開主體,使得這項工作的推進變得相對容易,而其他政府信息公開因為主體不明確,影響了信息公開。

  周漢華坦言,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實施以來,實施狀況不太理想,條例的一些規定還沒有真正得到落實,核心的原因是體制缺少最核心的改革。

  周漢華表示,信息公開制度很難獨自發揮作用,需要一個整個社會行政體制管理制度的同步推進,“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應該說信息公開制度推出后,相關領域的改革是滯后的,這是根本的原因。”

  “還不能期望一步到位”

  ———天津財經大學教授 李煒光

  天津財經大學財政學教授李煒光表示,公開“三公”經費是件好事,從原來的保密,成為全民的一種要求,更難得的是政府自己認識到了,“現在還不能期望它一下做到位。”

  李煒光分析,大家一直認為“三公”支出的公開是最難的,因為這裡問題比較多,而作為納稅人特別關注“三公”究竟怎麼花的,花的是否合理,有沒有相應的制約。

  不過也有人認為過度關注“三公”經費可能會讓公眾忽略推動預算制度中基礎性的改革的工作,對此,李煒光認為,從秘密一步一步走向公開,而且走到了最難的三公,是一個實質性的進步,有了第一步就會有第二步,今后的路還很長。

  本版採寫/本報記者 楊華雲
(責任編輯:劉軍濤)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關於    的新聞去聊吧討論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