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身陷"丑聞"焦慮 國企異化成公眾“眼中釘”?--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央企身陷"丑聞"焦慮 國企異化成公眾“眼中釘”?

2011年06月15日07:28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央企身陷"丑聞"焦慮

  近期"負面新聞"層出不窮,17家央企審計公告披露諸多問題,央企身陷焦慮和困惑

  上個月,審計署發布17家央企審計公告,從違規薪酬到納稅問題,從亂發福利到經營不善,均被查出數十項問題。在此之前,中石化廣東公司曝出“天價酒”事件,中石化雲南公司曝出亂發獎金事件,國家電網安徽公司曝出違規配公車及集資建房事件,中移動高管涉嫌違紀正被調查,中海油被曝人均38萬元年薪……有關央企的“丑聞”層出不窮。盡管央企為全民共有,但它賺得再多似乎也與老百姓無關,而且近年來與公眾的積怨越來越深。央企怎麼了?為什麼會陷入賺錢越多挨罵越多的怪圈?央企或者國企的未來之路在何方?在找尋這些問題答案的同時,“丑聞”纏身的央企也陷入焦慮和困惑之中。

  輿論矛頭直指央企群體

  “天價酒”事件讓中石化外聯人員焦慮不安,事情的發展也超越了中石化本身,輿論抨擊對象擴散到整個央企群體。

  每晚加班到10點多,甚至更晚,手機幾乎一刻也沒停過,全是各地各種各樣的媒體記者打來的電話。這是“天價酒”事件期間,中石化集團外聯部一位“對外聯絡員”的工作狀態。

  因為目前央企都專設了對媒體聯絡的部門,其他部門一律不得對外,所以該部門也成了外界了解“天價酒”事件的唯一窗口。

  不能對記者隨意發言,但記者的“發難”電話一個緊接著一個,有熟悉的記者,也有陌生的來電,話投機時多說兩句又怕記者亂寫,什麼都不說也怕記者亂寫,這名“對外聯絡員”感受到的是煎熬和焦慮,“每天這樣下來,精神十分衰弱。”

  從4月初到4月25日中石化召開“天價酒”事件說明會,這樣的日子持續了近半個月。

  “你們覺得今天的發布會如何?有解決你們想了解的問題嗎?”在“天價酒”事件說明會后,中石化新聞發言人黃文生向涌向主席台的記者們焦急地詢問。在說明會結束時,他也強調希望記者能客觀報道此事件。

  “天價酒”事件肇始於中石化廣東分公司總經理魯廣余未經集體同意,私自決策花費數百萬元購買茅台酒和其他高檔紅酒。事件從網絡爆料發端再到大眾傳媒傳播,經過近1個多月的發酵后,演變為全民關注的話題。

  “天價酒”事件余波未了,中石化雲南分公司又曝出領導班子兩年挪用640萬元黨員經費等發年終獎的“丑聞”,雖然事情發生在2008年至2010年間,且違規發放的獎金已如數追回,但這並未能降低輿論抨擊的熱度。

  上述事件的發展也很快超越中石化本身,輿論抨擊的矛頭對准了整個央企群體,讓不少央企對外新聞負責人變得焦慮與不安。


【1】 【2】 【3】 【4】 【5】 【6】 【7】 【8】 【9】 【10】 

 
(責任編輯:杜博)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