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拆不拆,業主說了算(傾聽·行進中的基層回聲)--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成都錦江區規定,模擬拆遷簽約率達不到100%,拆遷即行終止 

房子拆不拆,業主說了算(傾聽·行進中的基層回聲)

本報記者 梁小琴

2011年04月29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閱讀提示

  城鎮化進程中,由拆遷引發的社會矛盾影響著社會穩定。直指強制拆遷和暴力拆遷,成都錦江區在正式拆遷之前啟動了模擬拆遷,並規定模擬簽約率達不到100%,項目就會被終止。

  然而也有群眾認為,100%的比例要求過於嚴苛,會出現“少數漫天要價”拆遷戶的“不簽約”導致大多數期待拆遷群眾的利益期待落空。

  拆還是不拆?不僅成都錦江區政府需要面對這一選擇。

  4月6日下午,四川成都市錦江區大慈寺社區活動室擠滿了住戶代表,大慈寺片區模擬拆遷簽約結果公証會在這裡舉行。經成都市成華公証處公証,截至3月31日,大慈寺片區438戶簽訂了模擬拆遷安置補償合同,簽約率為58.63%。由於模擬簽約率未達到約定的100%,大慈寺片區拆遷項目終止。

  模擬簽約率須達100%

  “重樹政府在拆遷領域的公信力”

  以往拆遷,確實存在“先簽約吃虧,后簽約吃糖”的情況,致使政府在拆遷這個領域中,一定程度上喪失了公信力。一些拆遷戶也因此形成了拖延觀望、期待補償標准提高的習慣認識。2008年初,錦江區嘗試搬遷改造的新模式——模擬拆遷。

  按照該模式,大多數群眾期望改造的自願申請達到相應比例才啟動模擬拆遷﹔由政府指定的改造業主單位與居民代表協商確定評估機構,進行房屋資產預評估,改造業主單位制定拆遷安置補償方案,開展協議簽訂工作﹔在雙方約定期限內,協議簽訂率達相應比例,所簽協議正式生效,模擬拆遷即轉為正式拆遷﹔沒有達到比例則模擬拆遷終止。

  “過去的搬遷改造模式是典型的‘先結婚后戀愛’,先把証扯了,過日子碰上問題再解決。”錦江區危舊房改造中心副主任文勁說,“這種‘代民做主’的做法,讓群眾覺得,既然政府要我搬,那我生活中的所有困難都得由政府來解決。前期投入那麼大,不可能停下來,后期為了不影響進度,對僵持到最后的住戶放寬補償尺度,導致群眾對政府拆遷政策的公信力產生懷疑。”

  “尊重群眾意願、遵循價值規律”是模擬拆遷的基本特征,拆不拆,由群眾說了算。目前,錦江區啟動實施了12個模擬拆遷項目,已完成6個,終止退出4個,正在進行中的2個。

  通過建立退出機制,彰顯市場經濟活動中的協商性、契約性,真正做到陽光拆遷、公平拆遷,重新樹立政府在拆遷領域的公信力。

  ——錦江區危舊房改造中心副主任 文 勁

  58.63% Vs 41.37%

  “不能遷就漫天要價的個別人,要把改造拆遷進行到底”

  去年底啟動模擬拆遷的大慈寺片區當初明確設置:整體簽約率達到100%,才能啟動正式拆遷。

  此次拆遷住宅綜合補償單價普遍在每平方米1.6萬元以上,臨街營業房綜合補償單價均在每平方米6.5萬元以上,均超過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和成都市88號令、75號文規定的標准。按照該補償這樣的標准,住戶完全可以買到本區域與拆遷房屋同等面積的新建高檔商品房或1.5倍面積的新建中檔商品房。很多住戶表示:“補償價比較理想,拿到中介去,根本賣不出這個價。”

  然而,片區內的商鋪業主和機關單位宿舍住戶的簽約熱情卻不高,部分公職人員居住條件相對較好,而有的商鋪業主並不在此居住,改造的現實需要不強,都希望提高補償標准。

  聽証會上,項目宣布終止后,已經簽約的住戶代表忍不住拉出一幅橫幅——“呼吁政府要維護多數人的利益,強烈要求拆遷”,不少住戶當場落淚,幾位七八十歲的婆婆大爺把危改中心的工作人員團團圍住,要求轉達“大慈寺片區廣大群眾強烈要求拆遷的呼聲,政府不能遷就漫天要價的個別人,要把改造拆遷進行到底。”

  “我們這棟樓是上世紀70年代修的干打壘,沒有廚房廁所。我家34平方米,我們兩夫妻住裡面,兒子睡外間,住房條件太差了。”已經簽約的陳昌祥說。

  那些熬價錢的,把我們害苦了,我住好房子的願望落空了,這麼好的機會攪黃了,太不公平了。

  ——錦江區東順城中街住戶 鄒鼎鬆

  模擬簽約率100%=公平?

  “尋找充分尊重民意和大多數群眾權益保護間的平衡點”

  模擬拆遷把搬遷的主動權、選擇權還給居民,但100%簽約率的要求,也面臨影響同意拆遷業主利益的現實困境。有群眾認為:政府如果這樣做會把一部分強烈要求改造的住戶和整個片區住戶完全“抱死”,少數人不簽約就可以導致拆遷項目中止,影響大多數人的利益。

  對此,錦江區危舊房改造中心認為,設置100%的簽約率,是根據今年1月頒布實施的《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拆遷涉及物權,政府既不能採取行政命令,也不可能以民主表決的方式解決。如果設置95%,要解決剩下的幾個百分點,缺乏足夠的政策和法律法規的支撐,處理方式無非兩種:放水,滿足極少數人的漫天要價,損害先簽約住戶的利益和政府的公信力,拆遷走進惡性循環的死胡同。另一種就是蠻干,很有可能造成惡性事件。

  “模擬拆遷中,有了‘民意自主’和‘市場杠杆’兩條腿,但仍需引入司法機制,平衡個體利益與整體利益的沖突。雖然大慈寺片區項目終止了,但從錦江區已經實施的項目來看,我們欣慰地感到,模擬拆遷‘民意自主+市場杠杆’的公信效應能贏得多數群眾的認同、支持。”錦江區危改辦相關負責人坦言,“如何在充分尊重民意和維護大多數群眾利益之間找到平衡點,我們面臨著很大挑戰和困惑。”

  把搬遷的主動權、選擇權還給群眾,非常值得肯定。但政府還應繼續探索“想搬遷”的那部分民意如何應對處置?在政策法規、輿論導向和信訪應訴等方面,建立一套有效的應對機制。

  ——四川省社科院社會學所副所長 胡光偉
聯系本文記者

梁小琴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蘇楠)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