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探索黨務公開 謹防形式主義和“長官意志”--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多地探索黨務公開 謹防形式主義和“長官意志”

2011年03月01日10:3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2月21日至23日,全國黨委新聞發言人首次培訓班在北京舉辦。這是黨委新聞發言人制度建立以來,對全國黨委新聞發言人進行的第一次集中培訓。中央紀委、中組部、中宣部等13個黨中央部門的新聞發言人、全國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以及計劃單列市、省會城市的黨委新聞發言人和新聞發布工作團隊責任人共200余人參加了培訓。

  其實,不只是黨委新聞發言人制度,近年來,許多地方都在進行黨務公開的探索:設置發言人、建立網站、舉行新聞發布會……在網上搜索“黨務公開”,有近400萬條相關網頁。2010年8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審議並通過《關於黨的基層組織實行黨務公開的意見》,再次為基層組織的黨務公開指明了“發力點”。

  誰來發力

  上下齊心才能真正走向公開

  梁金榮,寧波江北區庄橋街道西衛橋村的黨務發言人。去年,庄橋街道和有關部門決定推出88套二期村民聯建房,西衛橋村黨支部把村裡符合審批條件的人員名單在黨務公開欄內進行公開,許多村民提出申請。而在此之前,梁金榮就在村裡做了大量的調研和論証工作,將基層黨員和村民關於村民聯建房的意見上報。正因如此,村民們評價說,“這樣的黨務公開很實在”。

  不過,梁金榮並不是“一個人”,在江北區,104個村級黨組織就有200多位像他這樣的黨務發言人,所有基層黨組織的網線都是暢通的。這些發言人大多是村“兩委”黨員干部、大學生“村官”、優秀黨員、各級黨代表等,除了有不同的黨務公開內容和任務,他們還要定期參加學習交流,接受來自上下“兩頭”的考核監督。

  “黨務公開光有黨委的領導還不夠,還需要各職能部門制定不同單位、不同部門黨務公開的內容、標准、程序、層次、獎懲及追究辦法,以便黨務公開工作具有切實可行的依據和實施方案。”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教授梁妍慧分析說,“同時,要明確公開的目的是為了落實黨員的知情權,調動黨員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參與性,使黨員積極投身到黨務公開和各項工作中去。”

  這一點江北區的基層黨員深有感觸,路林村的黨員王鴻定說:“以前村裡的重大事情,我們普通黨員都不大清楚,如今村黨支部推行陽光黨務,實行黨員首議制度,許多事情在提交村民代表會議表決前先讓我們黨員討論發表意見,我們每個黨員都有了發揮作用的平台。”

  “我們探索‘黨委新聞發言人制度’是比較早的,所有發言人的手機都公布在網上。”回憶起一年前南京市百余位黨委新聞發言人的設置,擔任過4年市政府發言人、1年市委新聞發言人的曹勁鬆說,“從發言人這項制度來看,它的最大背景是怎麼樣更好地推進黨務公開,在大眾傳媒時代更好地建立黨委與黨員、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在轉任南京市精神文明辦公室主任后,曹勁鬆依然保持著24小時開通手機的習慣。

  曹勁鬆把黨委發言人定義為“制度人”,而不是一個“自然人”,“南京市發布的《關於建立與規范黨委新聞發布會和新聞發言人制度的意見》,就明確了黨委新聞發言人的職責、發布會形式、發布會內容以及組織實施等方面的內容。”

  除了發言人,公共場所的公開欄、電子屏,各部門的黨員信箱、熱線電話,甚至手機、互聯網等,這些都作為黨務公開的手段而被各級黨組織廣泛嘗試、使用。但無論是哪種方式,實際操作的經驗証明,隻有上級黨組織對黨務公開進行統一部署、組織領導有力,各部門、各單位的責任主體明確、實施方案清晰,上下齊心才能真正讓黨務公開的“橋梁”順暢。

  公開什麼

  謹防形式主義和“長官意志”

  “剛公布手機號碼到網上時,差不多一天要接幾十個電話,這種情況持續了大概有近一個月的時間。”曹勁鬆把這種令手機熱得發燙的現象歸因為對黨委發言人的一種信任,他對這種帶有信任的互動十分肯定,“黨務公開一方面要表達黨組織的決策和主張,另一方面也要把媒體和公眾對黨的意見建議帶上來。我們黨委新聞發布會從一推出就都搞網絡直播,不管是不是記者,大家都可以提出問題。如果沒有互動,從嚴格意義上來講,不是搭起信息流通的橋梁,而是一種信息的堵塞。”

  在此前的地方探索中,一些基層黨務公開不乏熱熱鬧鬧的宣傳,亦不乏冷冷清清的現場,甚至被調侃為“想知道的不公開,公開的不想知道”。這一狀況源於形式主義和“長官意志”的流弊,“我不想公開的就不公開”、“我公開什麼你就接受什麼”,更有專家在調研中指出,少數地方黨委負責人認為黨務公開是“自添麻煩”。

  而按中央的相關要求,黨內事務除涉及黨和國家秘密等依照規定不宜公開或不能公開的外,都應向黨員公開。與《政府信息公開條例》類似,其精神是公開為原則,不公開是例外。

  中央黨校黨建部副主任張志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作為執行層的基層黨組織乃至地方黨委,不會涉及很多保密的東西。事實上,在地方和基層想要保密也保不了。他進而表示,從根本上說,除了涉及國家安全的機密外,一個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馬克思主義執政黨,一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黨,沒有什麼不可以向自己的黨員和人民公開的。

  在江西九江縣的探索中,為推動“全景式”黨務公開,縣委圍繞“群眾需要知道”和“需要群眾知道”兩個重點,實行點題公開和自主公開,以增強黨務公開的針對性和實效性。

  所謂點題公開,就是黨員和群眾通過點題熱線電話、點題箱、點題公開欄、座談會面對面點題等方式,在不涉及黨內秘密的情況下,對干部作風建設、惠農資金兌現等熱點難點問題隨時點題,黨組織將點題內容以及具體回復作為公開內容。而自主公開內容包括黨務工作的有關政策、黨組織設置、年度黨建工作計劃等相對固定事項和一些需要黨員群眾及時了解的方針政策、重大事項等。

  “互動式公開”的辦法為解決“公開什麼”提供了經驗。實踐証明,隻有在按照規定程序進行公開的基礎上,廣泛聽取黨員及群眾意見,黨務公開的過程才能成為發揚民主、接受監督、完善決策的過程。

  如何推進

  健全評價機制是重要環節

  “黨務公開,作為一個制度體系,不僅需要黨委組織協調、職能部門落實,而且還需要相關機構監督檢查、評估反饋,這樣才能形成一個閉環系統。” 梁妍慧認為,推進黨務公開,最后的環節在於健全評價機制,完善公開系統。

  曹勁鬆坦言,在黨委新聞發言人制度推出后的半年時間裡,他們都在探討和細化如何建立問責機制。他說,“我們注意到地方黨委新聞發言人推出以后,無論是媒體的評價,還是公眾的評價,肯定的比較多,但各種評價最看重的還是實效,所以我們就把見實效作為落實這項制度的關鍵。”

  有專家指出,評價黨務公開的效果,要看黨組織的決策是否實現了科學化、民主化,要看領導干部的廉潔自律意識是否得到增強,要看與群眾密切相關的熱點難點問題是否得到有效解決,要看廣大黨員群眾參與黨內事務的積極性是否得到充分調動。隻有將這些標准具體化,具有可操作性,才能對一個地區或部門黨務公開工作的開展情況做出科學判斷。因此,許多地方都在探索一套行之有效的,能夠從內容、程序、辦法和效果等方面對黨務公開工作作出科學評價的機制。

  近期,內蒙古扎魯特旗在120多個基層黨組織中試行黨務公開三項評估辦法:組織評估,由旗委組織部從黨務公開目錄制定及工作開展、信訪問題控減、違紀違法案件調控等進行百分評定﹔黨員測評,年底召開黨員群眾大會,以問卷的形式向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征求意見,按照滿意、基本滿意和不滿意三個等級進行百分評定﹔班子自評,在黨組織班子成員中發放黨務公開評價表,由班子成員對黨組織科學決策、選人用人、民主建設、班子作風、黨務公開效果等情況進行百分評定。

  最終,這些評估結果按鄉鎮、旗直部門分別進行排序,並與各個單位領導班子、領導干部的年度實績考核和創先爭優挂鉤﹔對評估中發現的問題,旗委組織部將書面反饋給有關單位,責令自查自糾,限期整改﹔對排名處於后三位的單位主要領導則取消黨建工作先進個人的評選資格……而類似這樣的評價系統能取得什麼樣的效果,還需要一段時間的觀察。

  “直至今天,我們可以看到各地對於黨務公開的探索仍在進行,但一個基本的結論是,黨務公開是一個較為有效的監督形式,黨務不再戴‘面紗’,對基層的黨風、政風以及干部作風有顯著的促進作用。”曹勁鬆認為,基層發力,機制健全,才能真正讓黨務公開產生“陽光效應”。(記者 杜 榕)
(責任編輯:袁悅(實習))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