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參事任玉嶺:針砭時弊諫真言--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國務院參事任玉嶺:針砭時弊諫真言

2011年02月10日08:41    來源:《中國青年報》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70余歲的任玉嶺在怒江“溜索”,體驗當地學生上學的艱辛。盧斌攝


  編者按 由於不事張揚、低調務實,國務院參事室一直不為外界所知,在公眾眼裡蒙著“神秘”的面紗。為更好地讓社會公眾了解國務院參事室的工作狀況,中國青年報記者特別採訪了兩位參事,任玉嶺是有9年資歷的“老參事”,胡本鋼則是參事室裡的“年輕人”,從他們的所言所行中感受參事們如何充當政府政務高參,如何在聚民智、察民情、匯民意、諫真言、獻良策中發揮應有的作用。

  任玉嶺常去的一家打印店,門口有六級台階,他三步並作兩步蹦上去,動作之矯健,令人很難想象這是一位72歲的老人。他走在大街上,一般人跟不上他的步伐。用任玉嶺自己的話說,他太忙了,不加快點步子,工作總是做不完。

  2002年,任玉嶺被任命為國務院參事,至今已有九個年頭。國務院參事室成立60余年,在公眾眼裡頗有些神秘色彩。在人們對參事這個頭銜不甚了解的時候,“國務院參事任玉嶺”的言論不斷見諸各種媒體,可以說,任玉嶺成為參事走近公眾視野的一個符號。

  在任玉嶺出任國務院參事的九年中,他的足跡踏遍全國各地,其建言之多、建言面之廣、社會影響之深,成為人們了解參事工作的一扇時代窗口。

  隻有深入調研,才能有真知灼見

  2011年的一天,記者走進位於北京中關村的任玉嶺家裡,好像走進一個資料庫。寬敞的客廳,四處堆滿了文件、書報和信件,門口還放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72歲的任玉嶺,身板硬朗,說起話來,中氣十足。

  一落座,任玉嶺便送給記者一本《中國政府參事論叢——任玉嶺文集》,書中收錄了100余篇文章,涵蓋了三農、義務教育、醫藥衛生等十余個社會熱點話題,“如果有時間,我還能再出6本這樣的文集。”任老朗聲一笑。

  在國務院參事室會議室的牆上,有句“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這是溫家寶總理對國務院參事的寄語。任玉嶺對此的理解是,參事必須經常到“宇下”看一看,在“草野”走一走,才能把握這個社會的脈搏。

  任玉嶺說,“實事求是”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取得革命事業成功的重要基石,毛澤東、鄧小平都高度重視“實事求是”,中共中央黨校大門口,幾十年來一直擺著“實事求是”的大石刻。要使方針政策做到無往而不勝,就必須從中國國情出發,就必須符合實際。

  正因為這樣,任玉嶺高度重視調查研究,他從1998年當選全國政協常委至今的13年來,一直在利用各種機會進行調研。在做國務院參事的九年中,他調研的機會就更多了。一年中,他一多半時間在外地、在路上。每年,他最少都要調研22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有的省甚至要去七八趟。

  任玉嶺進入參事室后做的第一個調研是農村義務教育。農村問題在任玉嶺研究中佔據重要位置。2001年,他在政協常委會上提出“農民問題是中國一切問題中的大問題”,引起廣泛關注。正是在“三農”的調查中,他發現農村義務教育問題頗多:“普九”欠債嚴重、學校班額過大、生均經費極少、學校危房過多、學生住宿吃飯困難、教師工資過低且不能及時發放。

  在雲南瑞麗調研時,他發現,附近的農村因為與緬甸沒有天然分界線,兩個國家的農村彼此相連,有時緬甸的南瓜在我國土地上結果,有時我們的雞在緬甸土地上下蛋,但人家的孩子念書是免費的,我們的孩子念書卻是要交費的。

  任玉嶺查閱資料發現,世界上100多個國家的義務教育都是免費的。他認為要解決農村義務教育問題必須加大政府對農村義務教育的投入。他一方面寫參事建議,一方面在政協常委會上大聲疾呼“用皇糧把義務教育養起來”。2003年溫總理第一次與參事座談時,任玉嶺第一個站起來發言,講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農村義務教育問題。他的調研和建議,對推動免費義務教育添了一份力。

  談起實地調研經歷,任玉嶺隨口說起一次在怒江考察一所小學,當地的孩子為了上學,每天要坐“溜索”過江。

  河水湍急。為了體驗孩子們上學的艱辛,前往調研的任玉嶺竟然提出要求:自己“溜一溜索”。

  任玉嶺手抓滑輪,在鋼絲上來回溜了兩遍,望著湍急的河水,“懸在半空時,當時我就在想,要是孩子過不去了怎麼辦?要是卡在中間怎麼辦?這樣的體驗能讓我直接了解當地教育的現狀。”任玉嶺說得風輕雲淡,聽的人手心攥出了汗,要知道,當時任玉嶺已年過70。

  任玉嶺的很多重頭建議、真知灼見,就是在這樣的深入調研和親身體會中得來的。

  任玉嶺的調查,幾乎是隨時隨地在進行,他與親戚、同學聊天、買菜、買書,上飯店、打字店,外出理發、洗衣,甚至打的,都在搞調研、接地氣。

  2006年,任玉嶺在天津過年,愛人的老同學向他反映,有70多戶人家被房地產中介詐騙。70多家老工人、老知識分子,委托中介公司以城裡房換郊區房,沒想到,房子出手了,錢沒回來,房產中介公司一夜之間倒閉,人去房空。70多戶人家哭天抹淚,有的人進京上訪。了解到這一情況后,他立即寫了建議,引起天津市政府的高度重視,為這些受騙的老工人、老知識分子解決了問題。他們的感謝信寄到了國務院參事室。

  這幾年,任玉嶺一到地方就往基層跑,他的調研有“三看”,一看農房,二看學校,三看衛生院。他的考察,有兩個原則:要看距離縣城30公裡之外的學校,要看距離城市100公裡以外的農舍。為了解實情,他常常隨隊調研后,再自己一個人“離隊”到處看看。

  2008年金融危機來臨之初,他隨參事考察團到浙江考察的路上,聽寧波的朋友說,中小企業遇到了很多困難。他白天隨大團走訪,晚間離隊與企業家座談。一路上,他利用晚上時間,在寧波、台州、溫州、義烏開了四個座談會。回京后,他寫出了“中小企業遇到‘五把刀’”,向國務院領導建議應盡快採取措施,得到領導的批示和重視,對防范金融危機起了預警作用。

  情系百姓,才有寫不完的建議

  2006年10月,任玉嶺隨一個視察團到雲南麗江視察兒童教育問題。一天上午,他們來到地處長江第一灣的一所小學。眼前的場景讓大家感到心酸:黑乎乎的房間裡,黑壓壓地坐滿了孩子,由於缺少桌椅,一條凳子上坐了好幾個孩子,雖然已近寒冬,但教室的窗戶連玻璃都沒有。簡陋的教學環境沒能阻擋孩子們求知的欲望,望著孩子們求知若渴的眼神,任玉嶺坐不住了,他把隨身攜帶的1000元錢全掏了出來,隨行的團員們也紛紛解囊,大家湊了1萬元,給了當地教育部門。

  回來的路上,大家心裡不是滋味,但是地方的同志對任玉嶺說:“比這個學校條件差的還多的是。”

  十幾天后,任玉嶺隨另一個調研組再次來到麗江。調研快結束時,當地政府安排大家登玉龍雪山。可任玉嶺卻一點心思也沒有,他放不下那些山裡的孩子,他要到農村再看看學校。

  那天,他一個人悄悄地請地方教育局協助,來到九台鄉河源村。“這個村2600人,人均收入才隻有二三百元。按說貧困地區早已享受了義務教育,但是在那裡卻享受不到這種待遇,老師甚至自掏腰包為孩子買書。”在九台鄉完全小學,教學環境更讓任玉嶺揪心。他走進二樓的學生宿舍,頓覺整個身子都是傾斜的,他不禁心裡一沉。校領導帶他到后牆外,眼前的情景幾乎讓他驚呆了:十幾根大樹干頂著斑駁的后牆體,撐著幾近倒塌的危樓。

  談起這個場景,任玉嶺心中隱隱作痛:很多人一提教育,就覺得教育投入不夠,“我在大城市看到光鮮亮麗的學校多了,塑膠跑道、電腦機房、影音設備,應有盡有,要我說,不是教育投入不夠,是錢沒用好、沒用對地方。”說到動情處,任玉嶺激動起來,聲音更響亮了。

  任玉嶺說,一些大城市的學校,利用國家多年來為其創造的好條件,進行亂收費,教育資源不均衡現象突出。他在自己的居住區進行過考察,附近有三所著名的優質學校,但一個鄰居的子女並不能就近入學,卻要跑到兩公裡之外的其他學校去讀書,其父母風雨無阻,接送孩子整6年。

  鮮明的現實對照,讓他奮筆疾書,先后寫出了《我們的義務教育成了“攤販”手中的小商品》、《關於把擇校費收歸國家財政用於義務教育扶貧》及《農村義務教育經費需通過三個為主來解決》,引起極大社會反響。

  國家制定中長期教育發展規劃時,他給自己提出了“回母校、進課堂、當學生”的要求,考察了六所小學、一所初中、一所高中和兩所大學,走進5個省,並去日本、韓國考察了民辦教育,職業教育及農民工子女教育。

  去年溫總理與參事座談時,任玉嶺所提農民工教育問題,得到了溫總理的肯定。2010年12月,國務院聘任了首批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任玉嶺也在其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委員劉延東向他頒發了鮮紅的聘書。

  上世紀80年代末,任玉嶺出任北海市副市長,從那時起,他就認准了一副對聯作為座右銘,上聯是:“得一官不榮,失一官不辱,勿說一官無用,地方全靠一官”﹔下聯是:“吃百姓的飯,穿百姓的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正是因為情系百姓、心系民生,任玉嶺總感覺有寫不完的調研題目。他和其他參事來自基層、帶著民生溫度的建議、諫言,通常能在第一時間抵達總理案頭。

  2002年春節,他回天津過年時,去看一位當過廠長的老朋友。這位朋友是一位有50多年黨齡的老共產黨員。他感嘆看病太貴,說著竟從床下拿出敵敵畏,對任玉嶺說“等病重時就喝下去”。任玉嶺的心沉甸甸的,他感到這是個具有普遍性的問題。於是著手進行大量調查研究,接連提出了“降低藥價、造福百姓”和“遏制醫療腐敗,健康廣大百姓”的多個建議,引起廣泛關注。溫家寶總理提出解決看病貴、看病難問題的要求后,當時的國務院秘書長華建敏又委托參事室進行深入調研。由任玉嶺帶隊考察9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寫出報告並向當時的分管副總理吳儀進行了匯報。

  任玉嶺對關涉民生的醫改問題持續關注。2010年全國“兩會”上,他聽到有位醫院院長說國家可以不向公立醫院投資,便立即尋查,找到了廣東高州醫院院長鐘煥清,緊接著帶隊對高州醫院進行了考察。他找醫生、護士、病人,兩天內開了十幾個座談會,他的調研報告被多個報刊發表后,高州醫院頓時車水馬龍,各地醫院紛紛前往取經。

  為了參事使命,必須敢講真話

  無論是作為國務院參事,還是作為政協常委,任玉嶺的敢於直言是出了名的,“敢把呼聲變政聲”,以至媒體上出現了“任玉嶺現象”的說法。

  “要做好參事,必須敢於直言,針砭時弊。我記得很清楚,溫家寶擔任總理后的第一個中秋節前夕,與國務院參事和中央文史館館員座談時,一進門就說:‘希望大家講真話、說實情。’”任玉嶺說,“為了參事使命,必須要敢講真話。”

  “我們這一代人,經歷了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以及解放后60多年的風風雨雨,尤其是1958年至‘文化大革命’結束的1976年,近20年中,說假話、講套話,給我們國家造成巨大危害和損失,這是值得永遠牢記的。”任玉嶺緩慢但有力地說道,“今天,雖然講話的環境寬鬆了,但由於種種歷史遺風的影響以及害怕得罪既得利益者等原因,講真話依然不容易,套話、假話仍大行其道。特別是在一些領導到地方視察時,受‘政績’、‘形象’等因素影響,較難看到真實情況。因此,參事們應擔負起講真話、說實情、獻良策的使命。”

  任玉嶺寫的《關於黨政機關要帶頭節約開支反對浪費的建議》、《降低行政成本的建議》,被稱為“重型炮彈”,直擊政府行政弊端,正是這些有棱角、敢講真話的建議得到政府有關部門積極採納。前一個建議曾得到時任中央紀委書記吳官正的批示,中紀委就此兩次召開會議進行討論,出台相應文件,並請任玉嶺到場提意見。該建議還在全國政協獲得了提案獎。

  說了錯話怎麼辦?面對記者這個問題,任玉嶺坦誠地說:“我是有信心的,隻要堅持一個良好動機,就不會犯錯誤。動機是正確的,即使講話中有點小毛病,那也是能夠允許的。”

  任玉嶺經歷豐富,當過大學教師,做過工廠技術員、野外考察隊員,在國家科委、地方政府做過行政工作,在國有企業做過總工、監事長、獨立董事,在民營企業做過董事長。

  “我在東部干過,在西部干過,在特區干過,在開放城市干過。尤其是在政協的十余年和做參事的九年中,接觸了國內國外各個方面、各個層面。實踐使我對社會有一個較全面的了解,對事物的曲直、正確與否可以作正確判斷,正是這樣,我知道我該建言什麼,我更知道自己的建言是不是正確。當然,有一些涉及既得利益者利益的建言,也免不了受人攻擊,但隻要是廣大人民擁護的,最終是要被歷史接受的。”任玉嶺直抒胸臆。

  去年5月,連續發生6次校園血案后,公安部門重視校園安全,每逢上學和放學時間,很多學校門口都站著警察。面對這種情況,任玉嶺馬上寫出了《應由校園之外構筑校園平安的建議》,在此建議中他剖析了校園血案的深層次原因,並建議要立足治本之策,搞好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要認真化解社會矛盾,做到公正執法。此建議引起了黨中央、國務院領導的重視和關注。公安部派專人拜訪和感謝任玉嶺。

  終身學習,是做好一切工作的訣竅

  記者見到任玉嶺時,他剛剛潑墨揮毫,完成一幅毛澤東詩詞《沁園春·雪》的毛筆書法作品,展幅品讀,字體龍飛鳳舞、遒勁有力。這幅字,是在一個簡陋的小書桌上完成的,“桌子要再大點,我可以寫得更流暢。”任玉嶺朗聲大笑。

  他的桌上,擺著一個“紅色藝術家”字牌。任玉嶺笑著說:“現在有人送給我很多稱號,有科學家、經濟學家、教育家、三農問題專家、科普作家,現在又多了一個書法家。”說話間,他拿出了一本2009年人民美術出版社在國慶六十周年時出版的書畫集,裡面包括沈鵬、歐陽中石、吳冠中等60個人的書畫專集,《任玉嶺書法專集》列於其中。

  任玉嶺笑言,夫人是他寫書法的“博導”,他只是夫人的“博士”。夫人退休后上老年大學練書法,任玉嶺常在旁邊“看熱鬧”。一次偶然機會,任玉嶺提筆寫了張草書,夫人拿給老師看時,得到肯定和贊揚。此舉增加了任玉嶺的勇氣,開始了書法生涯。

  任玉嶺說:“我什麼家也不是。但要說到訣竅,有一個,那就是持續不斷地學習。”任玉嶺不是學農的,卻對“三農”問題有獨到的研究與建言﹔他不是學教育的,現在卻擔任了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

  任玉嶺出任北海市副市長時,一些人認為那裡是“盲腸地帶”,不可能有大發展。任玉嶺卻一猛子扎了進去,他研讀地方志、搞調研,其后提出一系列促進北海發展的思路,確立開放、商品經濟、科技興市觀念﹔用好海水、陽光、沙灘資源,搞好旅游﹔進行資金、技術、人才引進,特別重視引進“戴眼鏡的、說普通話的、講外國語的”人才。任玉嶺掀起了“北海沖擊波。”

  鄧小平南巡談話之后,北海迎來了高速發展,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城市,成為中國投資開發的熱點。

  “天下無難事,隻怕有心人。隻要堅持學習,不會做的事也能去做,不好做的事也能做好。”任玉嶺希望把這幾句話送給青年朋友們,“既要向書本學習,更要向實踐學習,讀萬卷書、行萬裡路對每個青年都是必須的,這既包括學好前人的經驗,也包括擴大自己的社會實踐。我衷心祝願青年朋友們都能為創造更美好的明天,樹立起終身學習、不斷實踐的認識觀,在自己的崗位上作出大貢獻!”

  “人不僅小時候要努力學習,老了仍然要重視學習。”任玉嶺訂閱了許多報刊,工作再忙,每天晚上臨睡前,也要讀書看報。

  這些年來,任玉嶺在參政議政中悟出了“門道”,就是要“吃透兩頭”:“吃透基層情況,是參政議政取之不盡的源泉﹔吃透中央精神,是搞好參政議政的根本保証。”

  任玉嶺十分重視學習中央文件,每有國家大政方針出台,他一定在第一時間仔細研讀,從中了解體會中央的各項大政方針和政策精神。中央提出 “把維護好發展好最廣大人民的利益作為我們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他認為這就是各項工作的大方向,也是作為參事和政協委員參政議政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任玉嶺參事九年“六個三”箴言

  搞好三個學習:學習黨的指導思想﹔學習中國的優秀思想文化﹔學習外國的好經驗。

  做到三個正確對待:正確對待自己﹔正確對待人民群眾﹔正確對待政府官員。

  堅持三不:不人雲亦雲,不老生常談,不說套話空話。

  強調三真:真情實意,真實可靠,真知灼見。

  提倡三性:前瞻性、戰略性、全局性。

  抓住三個關注:關注實際、關注群眾、關注民生。
(記者 辛 明 崔 麗)
(責任編輯:羅旭)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網友留言留言0

用戶名  密碼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