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國家級貧困縣的鄉村民主試點--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河北豐寧滿族自治縣天橋鎮“公推直選”鎮黨委班子

一個國家級貧困縣的鄉村民主試點

記者 樊江濤 

2011年02月02日07:27    來源:《中國青年報》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2010年年底,河北省豐寧滿族自治縣完成了天橋鎮“公推直選”鎮黨委班子點。

  2011年1月,記者採訪時,兩名通過“公推直選”由教師隊伍進入鎮黨委班子的參選人已走上了新的工作崗位。但這一試點,在這個國家級貧困縣各級干部中引發的“共振”卻仍在繼續。

  “差額直選”擴大黨內民主

  “其實早在2008年省委組織部就確定豐寧作為承德市‘公推直選’鄉鎮黨委班子的兩個試點之一。”1月14日,豐寧滿族自治縣縣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郭銳介紹說,完成的時限就截止到2010年年底。

  早在豐寧之前,承德市另一試點縣“公推直選”鄉黨委班子的工作就已結束。據介紹,與原鄉黨委班子成員全部參選形成鮮明對比,新的報名參選者寥寥無幾。於是原鄉黨委班子在經歷了“公推直選”后又悉數當選——新瓶裝了舊酒。

  豐寧不想復制這一模式。郭銳告訴記者,該縣縣委書記劉文勤專門對組織部門強調,豐寧此次“公推直選”一定要引入能上能下的競爭機制,搞成具有借鑒意義的真正“試點”。

  “試點!試點!這就意味著,對於豐寧來說,沒有成型的經驗可借鑒。”縣委為此成立了“公推直選”工作領導小組,負責調度、指揮、協調此次“公推直選”工作。縣“公推直選”領導小組採取約談、訪談、集體座談、發放調查問卷等多種方式,廣泛征求各方意見,先后3次例會專門研究部署“公推直選”工作。

  “此次‘公推直選’的鎮黨委班子成員是正科級、副科級的基層領導干部。”郭銳介紹說,在具體過程中處理好“黨管干部”與擴大民主二者關系可謂是此次試點的“焦點”,也是最大難點。“既要體現黨委的‘管’,也要體現全體黨員的意願,組織部門對此慎之又慎。”

  記者注意到,整個“公推直選”經歷了方案制定、發布公告、組織報名、資格審查、資格考試、實地調研、公推、考察、差額票決、差額直選、批准任命等多個環節。其間,還一共專門召開了4次縣委常委會和一次縣委全委會,通過差額票決對人選進行了篩選。為一個鄉鎮黨委的換屆如此 “興師動眾”,在該縣歷史絕無僅有。

  而在具體“試點鎮”的選擇上,豐寧也頗費心思。

  據介紹,選擇試點最重要的是原有鄉鎮領導班子一定要“過硬”,一旦“公推直選”引發鄉鎮領導班子混亂,將不利於穩定。其次,鄉鎮的規模要在中等及以上,以便於搞試點。另外,鄉鎮經濟要有良好的發展前景,以便有示范帶動作用。

  最終,“試點鎮”選在了有“豐寧小江南”之稱的天橋鎮。該鎮原9名鎮黨委班子成員中,有3人不符合此次“公推直選”條件,隻有6人報了名。

  2010年9月,“公推直選”的消息在豐寧一公布,立刻就有38人報名角逐,其中除了鄉鎮黨委推薦、縣委部門推薦、縣直單位推薦,另有10人自薦。

  “大家眼睛是雪亮的。要是‘走過場’,沒人願意‘陪太子讀書’!”一位參選者評論說,有上有下,大家參選的積極性才能被調動起來,才會有自薦。

  歷時兩個月,2010年10月底,天橋鎮鎮黨委新領導班子終於產生。除6名原班子成員外,還有1名縣委部門干部和兩名基層中小學教師通過“公推直選”進入了新班子。

  在一位參選者看來,“差額直選”可謂是整個過程中最關鍵也最富懸念的環節,同時也最充分體現了“黨管干部”與擴大民主二者之間的關系:“過關斬將進入‘差額直選’的,都經過了上級黨委充分考察,至於誰能在這一環節勝出,可就要完全看天橋鎮全體黨員的意願了。”

  “選舉人越來越敢於說‘不’了”

  在此次“公推直選”中,參選人分別在“公開推薦”和“差額直選”上有兩次5分鐘演講機會,這也是唯一兩次展示自己的機會。因此參選人頗為重視,希望在5分鐘裡,爭取到更多支持。

  為了幫助競選人做好演講,“公推直選”領導小組辦公室統一組織競選人員到天橋鎮實地調研,並協調該鎮向競選人提供鎮情簡介、近3年鎮政府工作報告和財政預算報告,為大家熟悉鎮情、了解民意創造條件。

  “一上午的調研顯然是遠遠不夠的。”作為新任鎮武裝部長,齊曉福向記者回憶起自己的參選之路。

  參選前,他是豐寧石人溝鄉中心小學校長,既不是天橋鎮人也沒在天橋鎮工作過。從調研結束到參加“公開推薦”演講的3天裡,齊曉福為准備演講可謂馬不停蹄:通過朋友盡可能多了解天橋鎮情況,向石人溝鄉政府負責農業的同志求教,上網查找有關農業產業化的相關資料……

  演講前一天晚上,他在妻子的指導下,一遍一遍演練。正式演講當天,他更是穿上了西服,系上了領帶。這身西服是齊曉福第二次穿,“平時不愛穿,太板人!”

  “台上五分鐘,台下十年功。”新當選的天橋鎮黨委副書記、鎮長徐艷萍也認為,誰要是以為隻調研半天就能作出精彩演講,那他注定會失敗。

  演講當天穿什麼,作為女性參選人,徐艷萍提前3天就開始考慮了。“既不能太隨意,也不能太刻意。”她為此頗費了一番心思。結果,在演講現場,她發現自己的准備“很有必要”。

  與她一起的另兩位女參選人著裝顯然不夠合適。“一個穿著西服還系了一條領帶﹔而另一個妝化得太濃,頭發還燙得焦黃。”有一定農村工作經驗的徐艷萍告訴記者,這樣的著裝,農村黨員很難接受。

  在演講中,徐艷萍有的放矢地突出了兩點:她在縣委縣政府的工作經歷,使她跟縣裡多個部門“人頭熟”,這一優勢無疑更方便她為大家辦事、爭取利益。另外,這個32歲的女干部還在演講中提到,計劃利用豐寧新近成為環首都示范縣的政策優勢,在當地發展花卉業。中青年黨員為此很是心動。“直選結束后,就有大姑娘小媳婦詢問我詳細的打算。”徐艷萍告訴記者,“對農村黨員演講就要實實在在,切忌華而不實。”

  一位天橋鎮的村黨支部書記聊起此次選舉,也對記者說:“選舉演講時,說就說點實實在在如何帶領大家致富的。我就不愛聽有人說:我是高級講師。”

  事實上,不愛聽可能會意味著被“差額掉”。“選舉人越來越敢於表達自己的真實意願,越來越敢於說‘不’了。”有參選者告訴記者。

  “農村黨員、群眾的民主意識明顯增強。”新當選的鎮黨委書記李景安評價說。幾年前他在另一鄉鎮工作時,在鎮人大會上,人大代表將當時不滿意的鎮人大主席“選”了下去,在當地干部群眾中引發了不小的震動,李景安對此印象深刻。因此,作為原天橋鎮黨委副書記、鎮長,他坦言此次參選也承受了較大壓力。

  徐艷萍則注意到,選舉過程中,一些老黨員和中青年黨員的表現不盡相同:老黨員一般黨性觀念強,但自主意識相對要差一些,表態時往往會說:“我同意”、“我沒意見”。而中青年黨員則視野更開闊,也更關注自身權益。

  “公推直選”后,干群關系在天橋鎮干部群眾心裡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一些人再到鎮裡辦事,找到李景安后,常常會說:我當時投了你一票。底氣十足。而每當這時李景安都會趕忙笑著說:“您就是不投我,該辦咱還是要辦啊!”

  “隻有真正考慮普通群眾的利益訴求,才能贏得選舉。”一個參選者承認,這是他此次參選的最大感悟,而這也是之前很多參選干部做得很不夠的。

  鎮黨委書記被稱為“直選書記”

  “提‘副科’對鄉鎮基層干部無疑是一個‘檻兒’。”郭銳告訴記者。

  通過“公推直選”,齊曉福和南關中學教師張春雨成為了天橋鎮的鄉鎮“領導”:分別擔任鎮武裝部長和鎮人大副主席。

  兩人之前都是“事業編制”,而成為鄉鎮領導后,則意味著進入了公務員序列。“通過‘公推直選’從事業編制轉成公務員,這對我們還是第一次。”郭銳表示,此情況他們已向上級部門匯報,“估計沒什麼問題”。

  但他同時指出,這也要求組織、人事、編制等部門亟須進一步出台相關政策依據,解決非公務員或者非財政供養人員“公推直選”后任職中身份轉換問題。

  記者採訪發現,在全縣范圍內推廣“公推直選”鄉鎮黨委班子還有諸多問題需要破解。

  “為了天橋鎮的這次‘公推直選’,縣委共召開了4次常委會、一次全委會,縣委組織部等多個部門則馬不停蹄地忙活了兩個多月時間。”縣委組織部一位工作人員認為,如在豐寧滿族自治縣的9個鎮、16個鄉、1個民族鄉全部“公推直選”,幾乎不可能完成。

  同時,“公推直選”的“行政成本”較之前的黨委班子換屆也增加不少。

  “直選大會當天,有220多名黨員到會投票。”豐寧縣委組織部工作人員韓明宇告訴記者,超過了天橋鎮全體黨員人數的80%,符合法定程序。

  他介紹說,很多天橋鎮的農村黨員都在縣城、承德市甚至北京打工。能否達到法定人數選舉,一度還是縣裡確定“試點鎮”考慮的因素之一。而為了確保投票人數,各村黨支部專門提前動員外地黨員回鎮投票。選舉當天很多黨員請假坐車回來投票,為此,縣裡還專門給每個參會黨員發了100元補助。

  盡管推廣尚需時日,但“試點”還是在全縣干部中引發震動。

  自從當選后,李景安便被朋友同事們稱為“直選書記”。“雖然試點在天橋鎮,但每一個基層領導干部都不免要捫心自問一下,要是我所在單位公推直選,我參選的結果會怎樣?” 李景安認為,這對所有干部都會形成一定的壓力。

  “今后工作中,各級領導干部一定會更多地考慮群眾的感受,多從群眾的角度想問題”。郭銳認為,這可以說是此次“試點”最大的收獲。
(責任編輯:杜博)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網友留言留言0

用戶名  密碼  同步至微博客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