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龍之女憶父親:送妻子手槍做定情物

2009年11月18日09:41  來源:人民網-《中國經濟周刊》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賀曉明回憶父親賀龍:“父親這輩子做了很多無米之炊”

  1942年,8月1日,晉西北軍區司令員賀龍與中共延安縣委組織部部長薛明在延安結婚。

  1947年冬,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在山西興縣晉綏軍區司令部的窯洞裡出生。因為期冀新中國,孩子取名曉明。

  62年后,北京初秋的一個早晨,一位頭梳干練短卷發,身穿鮮艷藏青色上衣,下著西裝褲的女士在保利大廈接受了《中國經濟周刊》的專訪。她就是當年那個生在窯洞的孩子——現任賀龍體育基金會主席的賀曉明。

  “兩把菜刀鬧革命”、“南昌起義總指揮”、“全家109位烈士”、“新中國體育開山祖”……伴著毛尖淡淡的茶香,賀曉明思緒回到了父親的世界。一時間,那或血雨腥風或歲月崢嶸的舊日時光如潮水般涌在眼前。

  年齡最小的“頭兒”

  1896年,賀龍出生於湖南桑植洪家關。那年的湘西發生了嚴重的水旱災害,荒野千裡、餓殍滿地。由於母親體弱,乳汁較少,剛剛出生的賀龍是吃著“百家奶”長大的。

  賀龍青少年的時候,正是動蕩不安、急劇變革的清朝末年。

  在那個多種思想意識相互碰撞的年代,年輕的賀龍很贊同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並且在老鄉陳圖南先生的介紹之下,加入了中華革命黨(國民黨前身),從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20世紀初,中國很多的地方政府都非常昏庸,魚肉鄉裡百姓,“那個時候我老家桑植縣很多老百姓都吃不上鹽巴,僅有的一點點主要靠外地輸入。進出馱鹽的馬幫都要收重稅,成為當地政府的一筆主要收入。老百姓交不起錢,就要打白條,白條越積越多,民怨也越積越深。”眼看著周圍百姓被當地官府這樣蹂躪,賀龍首先想到的就是和志同道合的革命黨人一起拿下當地鹽稅局。

  那是在1916年。“我爸爸帶著20個人,從桑植縣趕了100裡路,砸了鹽局,殺了收稅的警察,搶了槍﹔一把火把白條子都燒光了,那是大快人心,老百姓都拍手叫好!”

  取得了這場勝利之后,賀龍在1916年3月的時候打出了“桑植縣討袁護國軍”的旗號,配合了蔡鍔將軍“護國戰爭”的行動。

  “當時一起參加革命的很多人都是我爸爸的長輩,但是因為他為人處事讓人非常信任,大家都認為他能夠成事。雖然我爸爸的年齡小,他還是成了那個組織的領頭人。當時鹽局的警察都是各自配槍的,而我們的人根本就沒有什麼裝備,除了兩把菜刀就剩下拳頭了,可以說這樣的革命更多地代表了一種正義和勇氣。”

  后來,毛澤東后來稱贊賀龍說:兩把菜刀鬧革命,一個人帶出了一個軍。

  “拉贊助”來養兵

  “我父親和葉挺比較熟悉,他們是北伐戰爭時期的戰友,北伐軍一直從武漢打到了河南。當時《民國日報》上說葉挺的獨立團是‘鐵軍’,我父親的獨立十五師是‘鋼軍’。”

  “北伐戰爭勝利回武漢開慶功大會之后,他帶著部隊來到了九江。這個時候汪精衛已經估計到我爸爸決心跟著共產黨走了,就打算除掉他。他和張發奎打算借‘東征討蔣’的名義把我爸爸和葉挺騙上廬山,扣押之后解除兵權,最終武力解決他和葉挺這兩支部隊”。

  當時擔任第四軍參謀長的共產黨員葉劍英得知了這個陰謀,暗中下了廬山和賀龍、葉挺商定不上廬山﹔部隊開往南昌,當天立即行動,1927年8月1日南昌起義爆發。

  南昌起義對國民黨右派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蔣介石、汪精衛隨后便下令抓捕賀龍、葉挺等南昌起義的主要領導人,“當時蔣介石懸賞十萬大洋來抓捕我爸爸。從香港到了上海之后,地下黨的人就提醒我爸爸化化妝,但是我爸並不在意這些。”

  看一個部隊是什麼性質的部隊,除了看它的番號、上級領導外,最重要的是看它的給養從哪裡來。“南昌起義前我父親從來不歸屬於任何人的管轄,也不是任何人的嫡系,都是獨立的番號。基本上都是自籌補給,按現在的話說就是拉贊助。”

  “人家為什麼會給他補給呢?這是因為父親親自來給人家解釋清楚了他的部隊是做什麼的﹔另外還有就是他的個人魅力。當時他都是去找商會,爸爸有這個本事,能夠在短時間內和別人拉近距離。”

  “有米之炊好做,無米之炊難做。父親這輩子干了很多無米之炊的事情。”

  賀家前后109位烈士

  “我家前前后后有109位烈士。賀家人就是這樣為祖國奉獻的。”隨后,賀曉明深情地談起了賀家烈士中的其中一位:她的大姐賀金蓮。

  1927年南昌起義之后,賀龍家屬在上海租界被捕,《申報》刊登消息“賀匪家屬被捕入獄”。這裡面就有賀金蓮,她受盡煎熬最后病逝獄中。其他家人一直到“西安事變”之后才被釋放。

  隨后賀曉明又講起她的大姑媽賀英。“賀英和我爸爸感情非常深。我的奶奶去世早,我姑媽從14歲就擔起了家庭的重擔。那個時候,我姑媽經常帶著我爸爸一起干活,兩個人可要好了。”賀家是從湖北遷到湖南的,在湖南也算是客家。當地人比較欺生,比弟弟大不了幾歲的賀英總是護著賀龍。

  “后來我爸參加北伐戰爭,我姑媽就跟著。”賀龍到武漢的時候,賀英回家鄉籌集資金和槍支彈藥。后來賀龍回到湖南搞革命根據地,賀英給了他很大幫助。后來主力部隊轉戰洪湖,留在湘西打游擊的賀英工作就更加具體,她安置傷員、照顧紅軍家屬、傳遞情報等等,為黨的工作出了不少力。

  “那個時候白色恐怖非常嚴重,賀英的工作非常艱苦。1933年夏天,我的大姑媽在湖北鶴峰太平鎮一次戰斗中英勇犧牲了,知道這個消息以后爸爸非常難過。”賀英最后葬在鶴峰的烈士陵園。

  “我是烈士子女,我們對共和國英烈的那份感情言語無法描述。人民英雄紀念碑是2000萬無名烈士紀念碑。我現在在做一份實名烈士名單。已收集了757人。”賀曉明說。

  槍是賀龍所送“定情物”

  賀龍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多年,槍自然是隨身必備的物品。“我爸爸有很多支槍。戰爭年代時期,平時在身上都會帶著一把,睡覺也會放在床頭。他的枕頭下經常會放著槍、手電、手絹。”賀龍帶槍的習慣一直延續到1950年代。

  一個不為人知的內情是,有一支槍很特殊,是賀龍送給妻子薛明的“定情物”。

  “我爸爸曾經送給我媽媽一個小的勃朗寧手槍。我媽媽是軍人,從戰爭中走出來的,使用手槍自然是不成問題。”

  其實很多老一輩領導人都會給愛人手槍。槍就是最好的“定情信物”,是非常實用的。“作為兒女的我們非常能夠理解父母的這些舉動。”

  新中國體育事業的奠基人

  1954年11月,賀龍從西南調來北京,身兼數職,擔任國務院副總理、軍委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委員,同時又兼任了新成立的國家體育運動委員會的第一位主任。

  賀龍當年做體育,是從一窮二白做起。1949年剛解放的時候,軍管會都在對口接收,唯獨體育,國民黨什麼也沒留下,隻留下了“東亞病夫”的帽子讓人看不起。

  1958年初,賀龍為了創辦體育報,專門向周恩來請示,得到了總理的大力支持,並要求他專門向中央報告。1958年6月下旬,中共中央批准國家體委要求創辦《中國體育報》的報告。“爸爸特別注意體育報,他說我們這麼大的體育事業,沒有自己的‘喉舌’可不行。”

  在賀龍元帥看來,體育是外交先行官,應當通過國際體育交往,加強與各國人民和運動員之間的友誼團結,增進了解,交流經驗。

  “體育和音樂一樣,是全世界共同的語言,體育的魅力就在這於此”建國后國際交流的一個主要途徑就是體育。賀龍曾經說:體育腿長,哪裡都能走。

  中國人第一次登上珠峰是在1962年,當時正是“困難時期”。

  “賀龍說要爬珠穆朗瑪峰。人家說你瘋了,這個時候爬珠穆朗瑪峰?”“上世紀50年代和蘇聯關系破裂以后,包括體育項目在內的合作都毀了。喜馬拉雅山的一邊是中國,另一邊是尼泊爾。我們這邊本要和蘇聯合作去爬,后來合作不成了,但那邊資本主義國家尼泊爾還在爬。”

  “嶄新的社會主義國家怎能輸給資本主義國家?”賀龍斬釘截鐵地說,“咱們自己來!”

  “報給總理后,這件事就搞成了,咱們上去了!上去以后,《人民日報》的第一張號外說的就是‘登上珠穆朗瑪峰’。這是體育戰線干的大事。”賀曉明回憶說。

  是元帥也是好教練

  1964年春,賀龍同國家體委的幾位領導人研究工作時,談到了“三大球”,他神情嚴肅地說:“我不曉得你們安心不安心?‘三大球’為什麼上不去?解放到現在已經15年了,再搞不起來,難道要搞50年?必須趕快下工夫啊!我快70歲了,我希望在見馬克思之前能看到‘三大球’翻身。”賀龍稍停一下,語調鏗鏘地說:“‘三大球’搞不上去,我死不瞑目!”

  后來,曾任國家體委副主任的榮高棠回憶說:“他為了把‘三大球’搞上去,組織觀摩解放軍大練兵運動,學習‘郭興福教學法’,還請來世界女子排球冠軍日本隊的教練大鬆博文來幫助我們進行嚴格訓練。採取這些措施曾使‘三大球’頗有起色。如果不是此后不久就受到林彪、‘四人幫’的干擾破壞,賀老總的願望是可以實現的。”

  賀龍不僅做大事,還做“細”事,包括體育訓練。他到體育訓練館去看人家打網球,之后就找教練,說你們該找找缺陷。

  那怎麼找缺陷呢?

  “這個很簡單,你們統計一下,選手左手打了多少球,右手打了多少球,進網了多少,沿網了多少,發球多少,扣殺多少。統計一下就知道哪是弱項。”

  所以后來就有了賽場邊拿本記,畫格子的記錄員了。

  賀龍還是個心理輔導的好教練。第26屆世乒賽,庄則棟一開始打球狀態不佳,沒打好,賀龍就請榮高棠副主任傳話給庄則棟。

  “賀老總來看你比賽了,他說‘你不是小老虎,是紙老虎啊!’”庄則棟接受批評,調整狀態。第二場再打,就成真老虎了。

  賀曉明回憶父親:

  不要讓別人“指破衣服”

  小時候有一次她陪爸爸散步。父親忽然問她:“人的衣服應該是怎麼破的呀?”

  賀曉明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問這麼個問題,就天真的說:“穿破的呀。”

  賀龍的眼神認真起來,他鄭重的告訴曉明:“人的衣服呀,可以被穿破,可以被洗破,但就是不能被人‘指’破。”

  這個“指”就是“千夫所指”的“指”。賀曉明很久以后才明白,父親想說的是:做人,一定要追求良好的口碑,不能因人品而被人斥責、指指點點。父親生平最重視的,就是這口碑。

  那麼,在嚴於律己的同時,賀龍又怎樣待人呢?

  “1962年困難時期出了這麼個事兒。北航有個學生餓得要命,就跑到食堂裡去偷饅頭,被抓著后,系裡就不停地嚴厲批評、教育他。我爸知道后,說:‘批評教育一下就行了,他肚子餓’。”

  當時的賀曉明很不理解爸爸,因為在所受的教育裡,盜竊、說假話是最不好的品質。后來曉明才明白,當時可是“吃不上飯”的困難時期啊。爸爸這麼做,是出自對人的理解與寬容。“他用這樣的事教育我們,待人要寬厚。”(記者 周海濱  實習生 滕達 付寶)

(責任編輯:羅旭)
更多關於 賀龍  定情信物 的新聞
· 【音視頻十大元帥之賀龍
· 【音視頻賀龍“兩把菜刀鬧革命”是怎麼回事
· 【音視頻賀龍用佯攻牢牢牽住胡宗南部隊鼻子
· 【音視頻賀龍率第十八兵團南下四川
· 【音視頻揭秘:周恩來苦撐危局 隻為保護賀龍秘密搬家
· 【音視頻國球往事:乒乓獨門球拍泄密 賀龍下令全城回購
· 賀龍入川第一仗 午夜破敵解放廣元城
· 賀龍骨灰回歸故裡 數千名群眾自發前往緬懷
· 賀龍元帥骨灰今日安葬故裡張家界 實現生前遺願
相關專題
· 政壇人物
留言
我要發表留言
用戶名:        密碼:          到強國社區注冊
                                      留言須知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北京軍迷盛裝開PARTY
各國元首性感排行榜
重慶涉黑女犯眾生相
被宋美齡封殺的絕色女星
   精彩新聞
·[時評]中紀委舉報網站"大塞車",網上反腐咋如此"熱鬧"
·[時政]教育部表示鼓勵北大試行推薦制 稱是有益探索
·[時政]揭秘"幕后高參"故事 建議可無障礙直達領導案頭
·[國際]環球瞭望:中國如何應對西方國家的“非洲牌”?
·[國際]美欲實現“亞洲雄心” 對華關系是“重頭戲”
·[社會]重慶掃黑風暴 大學生結人梯勇救落水少年
·[社會]本網曝光“斃掉”彩票預測詐騙網 警示更多陷阱
·[台灣]扁家洗錢疑雲背后玄機 台灣,祖國盼你回家團圓
·[港澳]亞姐全裸入浴照網上瘋傳 澳門小姐勇奪雙料冠軍
·[軍事]中國空軍作為大國空軍 八一飛行表演隊須走出國門
   播客·視頻
獨家講述:谷牧不願說出的往事獨家講述:谷牧不願說出的往事
馬琳狀告嬌妻欲離婚馬琳狀告嬌妻欲離婚
   小編推薦
·賀龍之女憶父親:送妻子手槍做定情物
·農村校長理應有“推薦權”
·蘇榮:以改革創新精神加強機關黨的建設
·張寶順:吸取強降雪災害教訓 完善應急機制
·溫家寶總理將會見美國總統奧巴馬
   頻道精選
文強別墅成為反腐景點警示文強別墅成為反腐景點警示
袁貴仁:民間期待焰已高袁貴仁:民間期待焰已高
[推薦專題]胡錦濤出訪 人民建言專欄 全國糾風辦主任留言板
[反腐動員]雲南紅河州原建設局局長受審 市民旁聽擠爆法庭
[人事任免]天津濱海新區人事精簡涉及近千副處以上官員
[綜合報道]土地價格或將提升 上海、北京、杭州三地高居前三
[各地要聞]俞正聲首談釣魚事件:是一種制度性的措施錯誤
[一語驚壇]降低民告官的門檻,也別忘了扣上官護官的鎖鏈
[論壇]龍永圖說房價比丈母娘進步·統計局終於正確一次
[訪談]恩道爾談國際新秩序·梁曉峰談甲流防控
[辯論]警方公開"小姐"裸照該不該·貪污賄賂罪起刑點應提高
[博客]奧巴馬古語與胡錦濤的境界 毛蔣孫輩台灣相逢
[博客]3類組織部長不聽李源潮講話 女官貪色更出戲
   無線·手機媒體
“奧巴馬Twitter”實為他人代管“奧巴馬Twitter”實為他人代管
什麼是微博?什麼是微博?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