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9日,中國作協公布了第五屆魯迅文學獎獲獎作品名單,獲獎作家中不乏蘇童、方方等名家,但最受關注的卻是以詩歌集《向往溫暖》獲獎的湖北詩人車延高——他在詩人之外的身份是武漢市委常委、紀委書記。他的舊作《徐帆》、《劉亦菲》等被網友翻出,其白話風格被稱為“羊羔體”,“車延高”和“羊羔體”也一時成為網絡搜索的熱詞。對此,車延高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不是隻寫口水詩的人,文化素養對一個官員非常重要,我們既要增強執政能力,也要增強執筆能力。一時間,關於官員文學創作是否不務正業、官員是否可以參與專業評獎等也成為網上討論的熱點話題。【人民網時政頻道策劃 編輯:高星】

車延高舊作被網友翻出 被命名為“羊羔體”

  10月19日,第五屆魯迅文學獎公布,因詩集《向往溫暖》獲獎的湖北官員詩人車延高在網絡上成為話題人物。他的兩首舊作《徐帆》和《劉亦菲》被網友們翻出,被批這兩首詩不像詩,更像是在寫作中不停按下回車鍵的成品,更被命名為“羊羔體”,與詩人趙麗華的“梨花體”並稱。
   本屆魯迅獎的獲獎作品共有30部,其中中篇小說、短篇小說、報告文學、詩歌、散文雜文、文學理論評論各5篇(部)。車延高的詩集排在公布出來的詩歌類獲獎名單的第二位。在結果公布出來后,他發表在博客上的兩篇舊作就被網友們熱烈討論。尤其是他寫的《徐帆》一詩在微博上被轉發數次 。大部分網友認為這首詩代表“回車鍵裡出官詩”的時代終於來臨,更有網友模仿其寫作風格,寫出了一首以《車延高》為題目的詩。 [詳細]

寫作方式引爭議  個人博客大多都是詩作

  有網友不滿地表示,這也叫詩,還獲大獎?就像兩個人一起聊天說出來的話,一句一段地排出來就成了好詩?網友“麥丫Maiya”毫不留情地說,“原來我寫過的那麼多微博,都是可以獲得魯迅文學獎的啊!”更有網友質疑他因為紀委書記的職務關系,被人“拍馬”才得到了這個文學獎。也有網友冷靜地提醒,應該看過更多的作品,再做評價。
  記者發現,在車延高個人博客已發的200多條博文中,大多都是他的詩作。《徐帆》這首詩屬於他所作的“讓熒屏漂亮的武漢女人”系列,系列中還包括有《劉亦菲》和《謝芳》兩首,風格與車延高的其他詩作不太相同。《徐帆》全文長達460多字,微博上熱傳的一段,僅是這首詩開篇的一百字。 [詳細]

  獲獎作品:《向往溫暖》之一瓣荷花

   我來的時候一朵荷花沒開/我走的時候所有的荷花都開敗了/像一個白晝輪回了生死/睜開大徹大悟的眼睛/一只是太陽,一只是月亮/腳下的路黑白分明/命運小心翼翼的走/起伏的浪花忽高忽低,揣摸不透/隻有水滴單純,証明著我的渺小/有時,我已窮極一生/隻能採下一瓣荷花/而一夜湖風,用一支笛子/吹老了整個洪湖

  爭議作品:《讓熒屏漂亮的武漢女人》之徐帆(節選)

   徐帆的漂亮是純女人的漂亮/我一直想見她,至今未了心願/其實小時候我和她住得特近/一牆之隔/她家住在西商跑馬場那邊,我家 /住在西商跑馬場這邊/后來她紅了,夫唱婦隨/拍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片子/我喜歡她演的《青衣》/劇中的她迷上了戲,劇外的我迷上戲裡的筱燕秋/聽她用棉花糖的聲音一遍遍喊面瓜 /就想,男人有時是可以被女人塑造的/最近,去看《唐山大地震》/朋友揉著紅桃般的眼睛問:你哭了嗎/我說:不想哭。就是兩隻眼睛不守紀律/情感還沒醞釀/它就潸然淚下/搞得我兩手無措,捂都捂不住/指縫裡盡是河流/朋友開導:你可以去找徐帆,讓她替你擦淚/我說:你貧吧,她可是大明星……

車延高(資料圖片)

 

《向往溫暖》封面

 

車延高:沒想到能得獎 權力不能給你創作的靈感和想象力

  車延高接受採訪時表示,參加這次文學獎評選,是出於對魯迅的一種崇敬。也是對文學的一種熱愛。我從很年輕的時候就熱愛文學創作。參與這次評獎,是為了向更多人學習,得到提升機會。我這本書是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是他們推薦參與評獎的。說實話。我沒想到的我能得獎,有些意外。因為我這種身份比較敏感。中國作協給我這麼一個獎,我認為不僅是對我個人文學創作的一種鼓勵,更多的是對公務員隊伍、對所有熱愛文學業余創作者的鼓勵。
  作為干部,有一種詩人的情懷,有一定的文化修養不是壞事,可以使自己在深入生活中更加貼近和理解老百姓,使自己更好的和普通老百姓融為一體。在我看來,文學創作和官員身份和權力是沒有關系的。權力不可能給你創作的靈感和想象力。
[詳細]   

車延高:網友的稱呼無惡意 作品未被完整理解

  我的詩歌一直在追求多樣化。《徐帆》那首詩,我的目的是用一種老百姓能看懂的語言,來寫出一種文化情趣。整個詩歌追求有一種畫面感和動感。我把影視名人寫得貼近些,用這種筆法寫,我認為老百姓更容易讀懂她。網友這麼說(稱為“羊羔體”)沒什麼惡意。網友這麼稱呼,大概是因為我名字的諧音。我想了一下,如果網友覺得這麼叫便於記憶我的詩歌,我覺得挺有趣,契合了網絡文化特征。這首詩不是我獲獎作品中的詩。我獲獎詩集中的詩是我安家立命的作品。那裡面的詩歌,完整地看一下,大家就會理解我的作品。 [詳細]

車延高:我不是隻寫口水詩的人 從骨子裡熱愛詩歌

  在寫作的時候,我就是一個業余作家。我是在用心去寫,大家可以看看(我的作品),我不是隻寫口水詩的人。我每天早上5點半到7點40。幾乎天天這樣。從來不耽誤工作。我追求的是,一首詩寫出來飽含了作者的真情,讀者能產生共鳴。 我從骨子裡熱愛詩歌。我覺得詩歌是唯一可以用最簡單的語言去表達情感的東西。 [詳細]

車延高:詩人和做官並不矛盾 擔心被說“不務正業”

  做詩人和做官並不矛盾。我覺得做官的人應該有點詩人情懷。用憫愛之心去看待生活,用真情對待身邊的人。我擔心別人會覺得我不務正業,也擔心別人說我附庸風雅。這是會讓我困惑的地方 。文化素養對一個官員非常重要。公務員隊伍中有一批人熱愛文化、熱愛學習的人,投身業余創作的人是個好事。我們既要增強執政能力,也要增強執筆能力。創作是提高文化素養和思維能力的一種有效途徑 。 我覺得不要用身份來區別人,社會公民都有權利進行文學創作。如果社會上有更多官員,能夠熱愛文化、崇尚文化和支持文化,是有利於社會發展的。 [詳細]

車延高:我是一個盡職盡責的公務員 不會放棄寫詩

   我在工作的時候是一個盡職盡責的公務員。寫詩的時候,是背著靈感行走的獨行俠。我力求詩歌不帶官氣,不端架子,寫成一種純粹的詩歌作品。包括《徐帆》這首詩。我力求真正從業余作家的視角來寫東西。寫得比較活。寫出一點動感。我會堅持(寫詩)下去。我是新詩的一個小小的探索者。我希望大家可以以一個文學探索者來對待我。 [詳細]

 車延高和冰心老人在一起。

 工作中的車延高

詩人車延高
  
作為詩人,車延高近年可謂是創作豐收,接連出版詩集《日子就是江山》《把黎明驚醒》《向往溫暖》和散文集《醉眼看李白》。
  在2010年初,獲評湖北省首屆傳媒大獎2009年度文化人物,頒獎詞這樣評價他:“一場李白故裡之爭,一場文化軟實力的較量。力挺安陸,引經據典,‘我本楚狂人’﹔大筆如椽,出版詩集,《把黎明驚醒》。《十月》連載,20萬字文化散文,《醉眼看李白》。奔流在詩人筆下的詞章,足可氣吞萬裡。”
  而車延高詩集《向往溫暖》由人民文學出版社2009年9月出版后,也曾得到了網友這樣的評論——“絕對是好詩,就如同生活中的行者,言簡意賅地書寫出生活的不同側面,凝聚著智慧的源泉。讀它,就是讀一種智慧,讀它,就是讀一種享受”。車延高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向往溫暖》詩集名字的涵義是“社會總在發展,每個人都有向往溫暖的心,向往溫暖是共同的社會追求”。

批評:多名詩人認為寫得很差 是青春期詩情的超期服役

  詩人、作家韓東:什麼人寫詩不是問題,官員能寫詩,職員也能寫詩。僅就看到的那兩首詩而言,寫得很差。口語也有高級和低級之分,趙麗華雖然算不上特別好,但當然比他強很多,她瞄准的那些東西還不錯,就我看到的那兩首詩而言,很庸俗。
  詩人尹麗川:看了!寫得不算最爛,是較爛,比較符合時代特征。
  詩人蔣藍:在我看來,這是一首意淫式作品,是對中國詩歌的妖魔化。從專業角度看,我認為他的寫法可以稱之為青春期詩情的超期服役,每個人在青春期都會有詩情(用詩表現情緒),但他的詩情很頑強,延續到現在。當然,其作品裡有關注現實的內容,作為一個官員,觀察民生體恤百姓無可厚非,但這些作品基本與詩歌沒有關系 。

認可:《向往溫暖》把人情、親情寫得很溫暖、很扎實

  詩歌初評委員會評委:武漢作者車延高的詩歌集我看過,整體感覺不錯,和面對許多入選作者一樣,我並不知道這些作者的身份或工作職務。評委們要綜合評判,尤其要對作品的藝術性、藝術水平把關,不會因為作者是什麼職務或職務的高低來出具評判意見 。
  上屆魯迅文學獎獲得者榮榮:這一屆魯迅文學獎的獲獎作品均代表了各自門類的創作水准,武漢詩人車延高是詩歌創作的“新手”,但是他的《向往溫暖》把人情、親情寫得很溫暖,很扎實,受到了大多數評委的認可。
  《詩歌與人》雜志主編黃禮孩:很多公務員工作繁忙,沒空寫作,而車延高卻能用業余時間寫詩,說明他對文學有顆熱愛之心,我對他的個人經歷很好奇,覺得他的詩歌裡有很強烈的對鄉土的眷戀之情。
   作家劉醒龍:在這種信息無孔不入的時代,以與每個人為鄰居的姿態出現 ﹔車延高能做到純粹,並堅守純粹,並達到完全純粹的境界。
   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新聞發言人陳崎嶸:引起網友們爭議的《徐帆》等作品並沒有收錄在《向往溫暖》中,況且單從一首詩、一部作品,很難看出作者的風格與水平,建議大家讀一下他收錄在《向往溫暖》中的詩歌,大部分作品能達到“魯獎”的評選標准。

雷抒雁:獲獎的是“詩人”不是“紀委書記”

  魯迅文學獎詩歌終評委員會副主任雷抒雁表示,獲獎的是“詩人”車延高,而不是他武漢市委常委、紀委書記的身份。雷抒雁解釋,評委們讀車延高的詩集《向往溫暖》,完全沒感到一絲官氣,都覺得他完全是一個詩人,詩歌裡充滿了陽光和溫暖,是對生活有感而發,語言也很活潑。無論題材還是風格,都很有新鮮氣息,寫得很人性化。“身份不起任何作用。他完全是靠這本詩集獲獎,這不是口水詩、隨意之作”。 [詳細]

官員不該參與專業評獎
  
官員不該參與任何與本職工作沒有直接關聯的專業性評獎,更不要說魯迅文學獎這種號稱全國權威的獎項了。在我看來,無論哪個行業,業余的和專業的,水准上都會有天壤之別。既能發明地動儀又能留下《二京賦》的東漢張衡那種人,屬於不世出的天才,沒有遍布的可能。中唐詩人徐凝就曾經疑惑過“詩好官高能幾人”,那還是個吟詩作賦屬於官場敲門磚的時代呢。官員的“專業”在於當好官,如果覺得自己入錯了行,在“業余”方面更有造詣,大可以退出官場,盡興之余,還可以一堵前人“相逢盡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見一人”之口。
  [詳細]

比"羊羔體"更可怕的是遇官則疑
  
詩集《向往溫暖》能夠獲獎,肯定有其值得肯定的地方,如果一文不值形同垃圾,想必評委想放水,也得顧及公眾的口水。確切說,“羊羔體”之所以被質疑,文學本身的爭議或許存在,但對於官員的習慣懷疑,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遇官則疑已經成為一種普遍現象和公眾心理。官員無論說什麼,干什麼,都隻能有一種結論——寧可信其假,不可信其真。中國官員因為負面的影響,已經難以獲得公眾的基本信任。隻要你是官員,或者有著官員的身份,無論你從事什麼,說了什麼話,都會被“有色”透視,就會被先入為主的習慣懷疑。
[詳細]

“羊羔體”官員詩人獲魯迅文學獎的近憂與遠慮
  
在詩歌藝術日漸衰微的今天,像車延高這樣對文學創作有興趣和實力的官員需要得到社會的理解和鼓勵,因為他和任何一位公民一樣都有創作發表作品的自由,而且這一自由與職業身份無關。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車延高詩集名為《向往溫暖》,顯然,在詩歌藝術的寒冬暗夜裡,我們需要這樣的星火來溫暖自己,以這份熱忱來獲取更多的慰藉和支持。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