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7日,江蘇射陽縣紀委的一名干部在該縣人民醫院住院部大樓跳樓自殺,當地警方隨后公布死者生前患抑郁症。近年來,我國官員自殺事件引人關注,據不完全統計,2009年,我國共發生13起官員非正常死亡,僅12月,就有6名官員非正常死亡,其中多數官員屬於自殺,官場生態引人關注。在百姓眼裡風光無限的官員為何會自殺?又該如何防范官員自殺、讓官員保持健康的心理?
                                             【人民網時政頻道策劃 編輯:高星】

江蘇射陽紀檢干部跳樓續:紀委稱其無經濟問題

  8月27日,(江蘇)射陽縣紀委的一名干部在該縣人民醫院住院部大樓跳樓自殺,當地警方隨后公布死者生前患抑郁症。因為死者身份特殊,28日此事經報道后,在全國引起很大影響。昨天,射陽縣紀委就此“墜樓身亡”事件中的敏感質疑作出正面回應:死者確系抑郁症而導致自殺,生前不存在任何經濟問題。 [詳細]

民航中南局局長遺書披露:因精神壓力過大自殺

  根據民航中南地區管理局官網,民航中南地區管理局局長、黨委書記劉亞軍於6月24日下午15:30左右在廣深鐵路廣州東至石牌間K11+600米處撞車身亡。劉亞軍進入軌道處附近攝像頭錄像顯示,他獨自翻越圍牆、進入軌道。劉亞軍身上有遺書。據透露,遺書的內容包括:這是自己因精神壓力過大作出的選擇,知道自殺的做法可能給組織帶來傷害,對不起組織的培養,辜負了組織的信任。[詳細]

福建莆田市長墜樓身亡:排除他殺,未受紀委調查 

   福建莆田市市長張國勝4月8日上午8時左右在莆田市政府辦公大樓墜樓,經搶救無效死亡。福建省政府新聞辦有關負責人8日下午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當天上午發生的莆田市市長張國勝墜樓身亡事件,經公安部門現場勘查和調查,排除他殺。經向有關部門証實,到目前為止,任何機關都未對他進行過調查或找他談話。目前互聯網上所謂“因受紀委調查而自殺”純屬謠傳。  [詳細]
   福建莆田市委副書記、市長張國勝因墜樓死亡其全國人大代表資格終止

廣東茂名原檢察長劉先進在湛江市區跳樓身亡 

   2月5日,茂名市檢察院原檢察長劉先進在湛江市區跳樓身亡,在茂名、湛江兩地引起極大關注。茂名市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劉從茂名市檢察長的位置退下后,今年准備回湛江市任市政協副主席,他的所有手續都已經辦好了,不想卻發生了這種事。另從湛江方面傳出的說法是,湛江方面暫時對其自殺行為的公開說法是,劉系“因身體原因,感到郁悶而尋死”。 [詳細]

陝西勉縣紀委副書記、縣監察局局長馮芝琪跳樓自殺 

   1月18日晨,陝西勉縣紀委副書記、縣監察局局長馮芝琪從勉縣醫院住院部7樓跳下,經搶救無效死亡。現年40多歲的馮芝琪擔任勉縣紀委副書記、縣監察局局長,主持縣監察局全面工作,分管辦公室、縣糾風辦、案件審理室。據透露,馮芝琪此前曾因病在該院做過檢查。馮芝琪此次跳樓自殺的原因,可能與感情問題或家庭糾紛有關。  [詳細]

  2009年官員自殺事件

  ·江蘇射陽:新任一月的地稅局長辦公室裡上吊自殺
  ·
江西黎川縣縣委書記謝昌貴雙規期間自殺
  ·
農業部原主任張喜武因經濟問題攜妻家中自殺
  ·
浙江湖州市副市長倪玲妹墜樓身亡 系因家庭矛盾自殺
  ·
重慶高院原副廳級委員在押期間留遺書上吊自殺
  ·
湖南武岡副市長楊寬生因精神抑郁自殺身亡
  ·河北蔚縣教育局長身亡 疑因自殺 警方介入調查
  ·湖南打黑警官開槍自殺 遺書稱勿追究戰友責任   
  ·
蘭州市國稅局副處長馬蘭芳自殺身亡
  ·
寧夏黨委組織部副部長趙憲春在北京開會期間割腕自殺

  近年來,自殺官員級別從省部級、廳局級、縣處級、科級,每個層級都有。自殺的省部級高官有天津市政協主席宋平順、山西省委常委兼組織部長王通智。廳局級官員包括江西省上饒市委書記余小平,他曾經是江西省最年輕的市委書記,也成為改革開放以來第一位自殺的地級市委書記。農業部草原監理中心主任張喜武夫婦,今年4月份在家中自殺。縣處級、科級的自殺官員就更多了,如安徽蚌埠市統計局局長劉敏、福建福鼎市質監局局長翁華銘、安徽固鎮縣財政局局長殷勇、江蘇射陽縣地稅局局長沈忠良、河南宜陽縣公安局長白山等等。

民航中南局局長劉亞軍自翻圍牆撞火車身亡

福建省莆田市市長張國勝墜樓身亡

農業部原主任張喜武因經濟問題攜妻家中自殺

浙江湖州市副市長倪玲妹墜樓身亡

湖南武岡副市長楊寬生因精神抑郁自殺身亡

官員自殺現象原因很多 專家稱與公平公正有很大關系

   “官員自殺現象原因很多,非常值得深入分析。不是說當了官就高興,有的當了很高級別的官,也有可能產生抑郁。分析原因,一種是因貪污受賄‘做賊心虛’,遇到紀委調查周圍干部就睡不著覺。另一種是本身就有抑郁症困擾的人,進入公務員隊伍做官﹔還有一些‘買官賣官’,花很多錢買官,當了官錢也回不來而抑郁,當然也不排除一些心理素質不好的官員,看到比自己差的人提升了,而自己得不到提升,其心理上接受不了而產生抑郁。”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接受採訪時認為,“官員自殺與公平公正有很大關系,基層官場最容易產生任命干部的不公,這是造成人心理不平衡的重要原因。干部任用提拔,有的靠關系,有的靠送錢,有的干得再好,埋頭苦干,還是上不去,這樣的人容易產生抑郁心理。” [詳細]

專家稱官員自殺普遍原因是精神家園的缺失

   “社會是整體的,我國每年大約有近30萬人自殺。自殺現象今年發生多起,無論是平民百姓,還是官員,自殺最普遍的原因是缺少一個心靈的家園。‘姓錢’了,一心隻想‘向錢看’,就會產生精神家園的缺失。”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社會學研究所所長周孝正表示,“十七大時胡總書記要求我們建設百姓的精神家園。精神家園不是物質的,而是精神的,簡單地說就是信仰。” [詳細]

各種挑戰施壓官員心理 官員面臨巨大晉升壓力

   首先,官場競爭的壓力。在社會轉型期,原有的領導模式、思維方式需要更新,官員面臨巨大的晉升壓力。現實中,各領域的官員,個人升遷與實際績效相挂鉤等,增大了官員的心理壓力。其次,人際關系與社會監督的壓力。多數官員處在重要的崗位上,他們在正常的工作之外,還要拿出相當大的時間和精力,來應對我國特有的官場關系和社會關系。值得一提的是,來自社會公眾的監督和傳統的處事習慣,也成為誘發官員心理危機的原因之一。再者,高壓反腐的壓力。官員掌握著一定的人、財、物的支配權,由於我國缺乏完善和健全的官員財產申報制度、回避制度等防止利益沖突的機制,在社會資源分配過程中,官員面臨眾多的誘惑,“尋租交易”使官員成為腐敗“高危人群”,在眾多誘惑和高壓的反腐態勢之間,官員的心態常常處在心理矛盾和失衡之中,容易產生嚴重的心理危機。此外,家庭生活的壓力。在日益激烈的官場競爭環境下,由於官員不得不把大量的精力和時間放在工作和應酬中,無暇顧及家庭成員的感情,比如缺乏夫妻交流、忽視對孩子的關愛和教育,從而使一些官員在內心裡一種愧疚感,導致家庭產生不和諧,甚至出現危機,從而給官員造成巨大的心理壓力。 [詳細]

一些機關單位的政績觀嚴重錯位 過度考察干部

   一些機關單位的政績觀嚴重錯位、扭曲、走形,用企業管理方式考核政績,簡單地對官員業績實施量化打分和排名,對排名靠后的干部採取嚴厲的處理措施﹔用“准軍事化”方式使用管理干部,用“應試教育”模式重復培訓,反復考核,過度考察干部,使中下層干部不堪重負,導致一些干部產生嚴重的心理疾病。一些機關居然要求干部“五加二,白加黑”,常年加班加點,鼓勵優秀骨干“長期帶病堅持工作”,使干部疲於奔命,精力嚴重透支﹔一些機關的“夜總會”(夜裡總是開會)使干部晝夜消耗,一些機關繁瑣的應酬使干部費盡心機,身心兩傷。這些問題導致部分心理脆弱的干部超出心理極限,絕望自殺。 [詳細]

“三門”干部缺乏歷練 價值觀混亂是官員輕生的心魔

   “三門”(家門校門衙門)干部缺乏艱苦歷練,更缺乏嚴峻錘煉,心理素質不如經過大風大浪考驗的職業政治家。“三門”干部處變應急能力太差,大任之際,心理失衡,危難時刻,精神崩潰。種種亂象后面是嚴重的價值觀混亂,價值觀混亂導致管理失常、行為失度、心理失序、精神焦慮和靈魂痛苦。“問題干部”如果不及時進行內在精神調適,又缺乏積極的外來心理干預,精神疾病,輕生自殺,在所難免。[詳細]

現行官員培訓往往側重於政治說教 忽視精神心理健康

   現行的官員培訓往往側重於政治說教,忽視精神心理健康方面的關注。有些地方組織部門也開展談心談話方式的心理咨詢活動,但有關隱私泄露的恐懼心理,還是在很大程度上令官員對這樣的心理咨詢望而卻步。“很多官員在心理高壓狀態下工作,有些雖然自覺出現了心理問題,卻不知道該如何緩解﹔有的雖然也認識到心理咨詢、心理治療能為其緩解心理危機,但目前還是很有顧慮的,不願意放棄一些東西去尋求專業的心理幫助,所以使自己身心狀態總是處於惡性循環中,走在崩潰的邊緣。一旦受到外界刺激,覺得無路可走時,就會增加自殺的可能性。”國家行政學院研究員、全國政策科學研究會副秘書長胡仙芝博士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 [詳細] 

逾六成官員認為壓力主要源自官場人際關系
  
《人民論壇》雜志曾對全國各地100多名官員心理健康問題進行調查發現,80%以上的官員、特別是基層官員普遍存在較大的“心理壓力”﹔存在一定程度的“心理不平衡”、“心理疲勞”及“壓抑”心理。64.65%的受調查者認為,官員的壓力源主要來自“官場潛規則對個人政治前途的壓力”。
  華中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教授龍立榮長期關注職場精英心理健康,他分析官員自殺的原因主要有三種:一是官場人際關系微妙而復雜,官員晉升壓力很大﹔二是責任政府之下,官員發展的壓力越來越大﹔三是受腐敗的牽連。
 

觀點PK:官員自殺死因是否應公布?
沒必要向公眾公布  “死者為大”

  
對於人們呼吁盡快公開案件、保護公民知情權的做法,中國人民大學行政管理學系主任毛壽龍不以為然。在他看來,中國素有“死者為大”的傳統,如果是“活官員”貪腐,對公眾交代很有必要,但是如果“死官員”腐敗,他不主張將他們的信息公布,因為沒有太大意義。毛壽龍強調,“無論他生前是什麼人,但是他死去之后應該得到尊重。況且官員也是普通人。”毛壽龍認為,公眾以知情權為名要求公布官員自殺相關信息的行為無異於偷窺,是一種“過分的知情權”、“變態的知情權”。
公眾要求獲得官員信息是正常知情權
  
中共中央黨校教授林?認為,官員作為公權力的主體,不同於普通老百姓,他們由人民選舉產生,選民有權了解官員的信息。公眾要求獲得官員信息是正常知情權,一點也不過分﹔政府在查明案件后應該盡快向公眾公布真相。“這種做法是世界各國的慣例。但是公布的形式和時機應該精心設計。”
信息公開才能給逝者以公道,給生者以真相
  法律人士、媒體評論員沈彬認為,很多時候,民間的話語系統中官員自殺等同於“畏罪自殺”。這既因為民間對於腐敗本能的反感,更在於不少政府部門人為把官員事件敏感化、神秘化,信息公布的嚴重滯后、模糊,給了謠言市場空間。但一個在任官員的自殺身亡,不是私事,而是關涉公共利益,關涉公眾知情權。所以,隻有信息公開才能給逝者以公道,給生者以真相。

  
幾乎每次官員自殺消息的披露,都會引起公眾的極大關注。這種關注當然首先是公眾知情權的體現,人們印象中,官員手握權力,福利待遇俱佳,過得好好的要尋短見,人們自然想要知道原因。尤其對於涉案官員的自殺,人們想要知道這背后是不是有內幕。 有一個判斷需要堅持,當官員自殺,特別是涉案官員自殺事件發生后,應該主動、充分地公開信息。其實官員自殺並不總是有很復雜的原因、隱秘的背景,一些官員自殺或者因為工作壓力太大,或者因為家庭糾紛,等等。在這種情況下,官員的工作壓力問題、官員心理輔導問題反而應該受到足夠重視。

內地與香港對官員自殺關注點迥異
  
2003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警務處助理處長張之琛跳樓自殺,很多媒體從臨床心理學方面解釋了原因。同樣是官員自殺,為什麼關注點不一樣?公眾的反應也不一樣?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副院長肖濱向記者分析了原因。他說,香港對官員行為的制度安排更為嚴密,官員的腐敗機會很少﹔此外,香港官員的收入較高,腐敗欲望較低。在此背景下,官員自殺更多的是因為個人問題。而在內地,腐敗沒有完全遏制住,不少官員自殺就是因為腐敗,這讓公眾形成了一種思維慣性。  

為官者要心態平和 心裡要裝著百姓想著百姓

  長期在國家機關和地方政府任職的國務院參事任玉嶺接受採訪時說,官員應象胡總書記所說,“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權為民所用。”,也應像溫總理在落實科學發展時所講的那樣,“視個人利益淡如水,視人民利益重如山”。任玉嶺認為,地方的發展全靠官員,百姓富不富,中國能否強大,完全在地方官員。“如果能以這樣的心態考慮問題,思考自己的位置,想著廣大老百姓,自殺的官員一定會減少。而如果隻想著爭權奪利,自殺的一定會多。”
  任玉嶺建議,一方面為官者要心態平和,組織部門對官員任命也應想著老百姓,才能做到公平公正,讓官員感到心平氣和。另一方面也能使這些官員在工作當中,不至於天天想著跑官要官,而是想著為百姓做官。“為官就要像華西村老書記吳仁寶那樣,有福民先享,有難官先當,一心想著百姓,抑郁自殺的官員就會越來越少。”
[詳細]

增強干部選拔的公開性和程序性 降低官員晉升壓力

  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副院長肖濱認為,減輕官員壓力,關鍵是減少干部選拔過程中的不確定性因素。他說,時下某些官員能否升遷,學歷、工作經歷,職業素養等有時並非決定性因素,重要的是“上面有沒有人關照”。而怎樣才能獲得上級的親睞,其中的不確定性因素很多,為處理好官場人際關系,不少官員費盡心思,心理壓力因此而生。對此,應該增強干部選拔過程中的競爭性、公開性和程序性因素,更多地尊重民意,讓普通老百姓介入干部選拔當中,使官員晉升有章可循,從而降低因前途不可預期造成的壓力。 [詳細]

要有清廉的政治環境 用制度保護官員的心理健康

   “官員的心理要健康,前提是要有一個人人清廉的政治環境,讓官員不想貪、不能貪、不敢貪,用制度保護官員的心理健康。”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李成言教授認為,“中央2月24日新發布《中國共產黨黨員領導干部廉潔從政若干准則》,在規范黨員干部行為方面強調52個‘不准’,並在實施與監督方面有具體措施,使官員廉潔從政更多了一些制度保障。如果官員腐敗問題得到有效控制,那麼官員自殺的情況自然會逐步減少。”
  “健康的心理來自於包容、開放的心態,這種心態與社會心理狀態息息相關。” 國家行政學院研究員、全國政策科學研究會副秘書長胡仙芝博士認為,“官員作為執掌公共權力的特殊主體,應該還權力以公共性、開放性,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這樣執掌權力主體的心理也變得更加‘陽光’一些。”  
[詳細]

把心理健康教育列入培訓 官員心理危機干預需常態化

  “紀檢部門要關心官員的心態動向,及時發現和糾正官員自身存在的問題。”南開大學博士生導師齊善鴻教授認為,“應把官員心理健康和心智強健的教育,列入培訓的重要內容,幫助官員掌握解決自己心理問題的方法和技巧。可引入一些心理學方法和現代化手段進行必要的測試,對官員心理危機干預要做到常態化。”
  同時,齊善鴻教授還建議,“根據官員的特殊情況,可為官員開通心理健康咨詢熱線,聘請資深專業人士為心理咨詢或治療專家,向承受壓力的官員提供心理咨詢、心理疏導和心理保健。同時必須清楚,這樣一個看似心理性的問題,實則是多年來個人信仰和心智模式建設的制度化和訓練力度不足所產生出來的一個具體表現。如果要長期從根本上解決,就必須從人員選拔、執政能力訓練、信仰強度的培育和心理紓解幾個方面同時入手。”
[詳細]

官員要重視自身的心理健康 學會自己進行心理調節

  在多位受訪專家看來,外界對官員心理危機的干預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官員要重視自身的心理健康。為此,江省金華市第二醫院心理咨詢室主任施承孫建議:“官員承受著來自工作、人際關系等方面的多種壓力,這些壓力會導致人的應激反應。如果出現心理危機,官員可自己進行心理調節,包括宣泄、幽默、升華,還有放鬆、助人等等。”  [詳細]

中央地方“試水”官員心理減壓
中央要求把對干部心理素質的考察作為選任干部重要依據

  
中央和有些地方已意識到官員心理健康的重要性。2005年6月,中組部發文《要重視和關心干部的心理健康》認為,"總體上干部隊伍心理是健康的,但是確有少數干部因心理負擔過重而出現焦慮、抑郁等問題,甚至有個別干部心理嚴重失調,導致精神崩潰。"此文還要求,"把對干部心理素質的考察了解作為選拔任用干部的重要依據",對於心理素質的考察方法,"也可以引入一些心理學方法和現代化手段進行必要的測試"。

  2006年3月29日,中央印發的《干部教育培訓工作條例(試行)》指出:“要全面提升干部的思想政治素質,科學文化素質、業務素質和健康素質。”健康素質不僅包括沒有疾病或不虛弱的傳統意識,而且內含身體健康和心理健康的完美狀態。
  2010年1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組織部部長李源潮在四川調研時也強調,基層干部承受的工作壓力、生活壓力和心理壓力都很大,要具體幫助基層干部克服困難,積極疏導基層干部的心理壓力。

地方把官員心理測試和考核納入執政視野

  
在此前,有些地方還把官員的心理測試和考核納入執政視野。02年始,四川省紀委就每年對機關所有官員進行一次心理測試,省委組織部在個別選調官員時,也尤其關注其心理健康問題。
  2005年9月30日,北京面向全國公開選拔13名副局級官員和市屬企業高管時,也在筆試開始前增加了心理試題。但與四川不同的是,北京的心理測試成績不算分,而只是一個文字性的評價。
  2007年8月11日,廣西壯族自治區為廳(局)以上官員開設“時代前沿知識”系列講座,北京師范大學心理學院博士生導師鄭日昌教授受邀給與會官員上了一堂精彩的心理健康知識培訓課﹔2009年暑假期間,天津市公路局邀請南開大學博士生導師齊善鴻教授給局裡的官員上了一堂“道家養生與身心健康”的課,均受到了官員的熱烈歡迎。

人民時評:又見自殺悲劇,干部的心理壓力如何化解
  
事實証明,干部的心理壓力,一部分源於不良環境、利益、誘惑對心靈的滲透和腐蝕。心病還需“心藥”治,需要干部樹立宗旨意識和為人民服務思想,去除私心雜念,一心為民執政,防腐拒變干干淨淨做事,加強學習,增強執政本領,提升興趣品位,擺脫不良嗜好,走出“小我”成就“大我”,走出“俗我”追求“真我”,走出“苦我”發現“樂我”,以大襟懷、大氣魄為人處世,干事創業,在為民造福、科學發展中開掘快樂之源。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