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深圳特區成立30周年,在過去的30年裡,深圳創造了世界工業化、城市化、現代化發展史上的罕見奇跡。從老深圳市委書記吳南生主動請纓辦特區,發出“要殺頭就殺我”的豪言,到如今深圳市委書記王榮提出的 “以殺出一條血路的勇氣,在新的起點上走出一條新路”,一個又一個響亮的深圳聲音激勵著深圳人在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中譜寫了勇立潮頭、開拓進取的壯麗篇章。【編輯:高星】

王榮:深圳應以"殺出一條血路"的勇氣"走出一條新路"

  顯然,守攤子是沒有前途的,深圳應該再創新業,以“殺出一條血路”的勇氣,在新的起點上“走出一條新路”。深圳必須堅持“追求‘好’、力爭‘快’、堅持‘特’、突出‘新’、立足‘干’”的總體原則。 [詳細]
              
———王榮在中共深圳市第五次代表大會所作的四屆委員會工作報告中說

  深圳特區30周年,就像一個人的而立之年一樣,還是一個充滿夢想的年紀。而立之年的夢想又不同於早期甚至童年期的不切實際,因為有積累、有基礎,30歲的時候精力旺盛,夢想也更理性。但30歲也很關鍵,經不起折騰,因此既要有夢想,也更要有切合實際的舉措,走出科學發展的新路子。

   前30年裡,深圳敢於沖破舊的體制,“摸著石頭過河”,大膽探索和實踐,成就突出,功不可沒。現在要從“摸著石頭過河”到“上橋過河”,走科學發展新路子。

   那些在深圳成長起來、已做得很強的企業,雖然會不斷在全國、全球布局,但根一定會在深圳,因為它們的發展已經深深根植於這塊創新的土壤。

   站在30年這個時間節點和新一輪發展的起點上,深圳也確實有“成長的煩惱”、“轉型的陣痛”。首先就是經過30年發展,大部分人圓夢之后如何再造干事創業的激情?這需要我們在新30年裡,繼續營造當年那種想干、敢干、快干的創業氛圍,繼續營造孔雀東南飛的人才環境,再造一個激情燃燒的年代。  

   我們要通過建設現代化國際化先進城市,來引領現代產業,引領現代生活,把深圳努力打造為一個可以與新加坡、香港甚至歐美現代化城市媲美的先進城市。 [詳細]
     
——王榮在與來深採風的全國重點城市黨報負責人暨中央重點新聞網站負責人座談時說

  相信多數人來到深圳后,都會被這座城市的活力、時尚、創新元素所感染,我也不例外,在深圳也感到更加年輕!

   關於有中國特色的公民社會建設,我相信深圳一定會走在全國前列! [詳細]
                                    ——王榮在回答媒體記者提問時說

原深圳市委書記吳南生憶特區初建:如果要殺頭就殺我好啦

  如果辦不成,要殺頭,就殺我好啦!
  不花國家的投資,建設一個現代化城市(這是計劃經濟絕對辦不到的),深圳經濟特區的這一實踐,是它對全國的又一個貢獻。搬掉羅湖山,建成羅湖小區,是深圳特區的決定性戰役,沒有這一著就沒有今天的深圳。
[詳細]
  
“要殺出一條血路來”,絕對不是一句輕鬆的口號。必須破除陳舊思想觀念,打破條條框框,突破計劃經濟的束縛,把市場經濟引進來。改革也是某種意義上的革命,需要冒風險,需要奉獻精神,需要解放思想。
  體制改革還要繼續進行,特區還要繼續扮演探路先鋒的角色。特區的使命遠沒有終結。如果深圳不去爭第一、率先、示范,等人家做了才去做,那就沒有特區的意義了,就沒有很好地盡到特區的歷史責任。未來30年,深圳依然任重道遠。  [詳細]

原深圳市委書記李灝:深圳當年的改革幾乎沒有一項有紅頭文件

  1985年8月,時任國務院副秘書長的李灝南下深圳,改任廣東省副省長、深圳市市長。李灝說,離京的時候,曾說過“我要上前線了”,在我的心裡,改革開放就是黨的工作的前線,經濟特區就是改革開放的前線。
  改革開放,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一項嶄新的偉大事業,中間有些曲折是難以完全避免的。隻要我們認真總結經驗,堅持大膽闖大膽試,就一定能夠成功。深圳當年的改革幾乎沒有一項有紅頭文件。改革就要奮不顧身,對人民、對國家有利就敢闖、敢試。
[詳細]
  
深圳作為改革的實驗場,最大的貢獻是什麼?不是交多少稅、創多少外匯,當然這些都是重要任務,重要貢獻,但是最重要的任務、最大的貢獻就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路子進行探索,取得了比較成功的經驗,能夠讓中央做出一個全面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新體制,為從計劃經濟體制轉到市場經濟體制這樣一個重大轉變提供實踐經驗。所以,對特區人來講,我們認識到我們肩負的使命和責任,這是特區敢於率先進行各種改革試驗和冒許多風險的巨大動力。 [詳細]

原深圳市委書記厲有為:用“拓荒牛”精神不斷推進創新

  深圳在這28年中創造的“深圳第一”不下幾百個,誕生的“深圳首創”也有成千上萬,其領域涉及科學技術、經營管理、經濟體制、運行機制、規章制度、法制建設等等,不一而足。“深圳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的創新?這就是深圳經濟特區的實踐造就了創業者們開拓創新、團結奉獻的拓荒牛精神。
  這種“拓荒牛精神”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更非一蹴而就,它是經過一代又一代特區創業者20多年前赴后繼的探索和艱苦卓絕的斗爭,經過無數次由失敗到成功的磨練,才逐步形成的一種精神。這種“拓荒牛精神”一旦形成,就成為了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強大精神動力。
[詳細]

 王榮與來深採風的全國重點城市黨報負責人暨中央重點新聞網站負責人進行座談

王榮:把特區的旗幟舉得更高,把特區的牌子擦得更亮
  
三十而立,鵬城再出發。在深圳市第五屆黨代會上,省委常委、深圳市委書記、代市長王榮提出,深圳未來5年,將繼續先行先試,善於改革、大膽嘗試,把特區的旗幟舉得更高,把特區的牌子擦得更亮。過去5年,深圳事業單位分類改革、行政管理體制改革和政府機構改革、公務員分類管理改革取得重大突破,並成立光明、坪山新區,探索功能區發展新模式。特別重要的是,深圳去年獲批成為“國家綜合配套改革實驗區”,成為繼上海浦東、天津濱海之后全國第三個綜合性的綜改區。而縱觀過去30年,深圳更是在各個領域中創造了無數個“中國第一”,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和“試驗田”。王榮強調,深圳經濟特區經歷了30年的奮斗與奇跡,但不能以為已是大功告成、不思進取,也不能認為過去“無產”要奮斗,現在條件好了、“有產”了就不要奮斗,要進一步確立特區地位。
[詳細]

原深圳市委書記吳南生

深圳特區經濟研究會會長、原深圳市委書記李灝

原深圳市委書記厲有為

騰訊董事局主席馬化騰:非常喜歡深圳的創業氛圍

  騰訊是深圳自主創新型科技企業的代表,馬化騰非常喜歡深圳的創業氛圍。在他看來,深圳互聯網的產業支撐條件優勢突出,擁有較完善的電子信息產業鏈,在計算機、通信、軟件、電子元器件、數字視聽等領域形成集群優勢。而且,互聯網普及率國內領先,是國內城市信息化程度最高的地區之一,部分信息化發展指標已達到發達國家中心城市水平。

深圳大學教授蘇東斌:深圳貢獻了一種新精神

  以深圳為典型的中國經濟特區對中國社會發展有四大歷史性的貢獻。首先,貢獻了一種新體制,探索出一條從計劃經濟走向市場經濟的轉型模式,為社會經濟發展提供了制度變遷上的基礎性保障﹔其次,貢獻了一條新道路,尋找到了一條從一般的小城鎮走向區域性的現代化中心城市的發展道路。第三,貢獻了一種新精神,特區對時代精神的貢獻,就是在狀態上形成了一種勇於創新、善於創新的品格,突出反映在思想上的解放和科技上的創新。第四,驗証了一個大理論,中國經濟特區的創辦,是鄧小平一個偉大的理論發明,是開啟中國社會全方位轉型的關鍵之舉,是最具“中國特色”的偉大的創造性實踐。

原央行深圳特區分行行長:改革早期曾收夾著子彈的信封

  作為深圳特區成立早期的人民銀行深圳分行行長,王喜義收到過恐嚇信和夾著子彈的信封。早年為了吸引內地人才放棄穩定職務到深圳,到處托人幫忙他們解決“6子”(位子、本子、孩子、條子、房子和筷子)。改革是一場深刻的革命 ,在改革初期,資本的原始積累期,或多或少存在不健全的地方,參與人自身一定要廉潔,經得起各種誘惑和考驗。

北大深圳研究生院院長海聞:深圳有北大初開之風氣

  深圳這裡更加現代,我認為是老樹發新芽,繼承了北大最開始的特征,就是面向國際,這和北大建校初期聘請洋教師是一樣的。這裡有很好的機會,沒有本部的歷史包袱,對我來講建設好這裡是必須完成的任務,絕對不能搞爛了。如果搞好,這裡的辦學模式將對中國的教育起到一個很重要的示范作用,就像當時深圳特區一樣,會給人信心。

版畫家閻敏:深圳是個非常包容、實現夢想的地方

  深圳是個非常包容、充滿活力、實現夢想的地方。1993年定居深圳以后,這座現代化的新興移民城市給予我的完全是另一番感受。八面來風的觀念沖擊,多元文化的交融碰撞,打破了我心裡的那片寧靜,在藝術上也開始了多方探求。深圳在過去30年中創造了許多輝煌﹔30年后,科技更進步文化大發展,深圳真正成為國際性的版畫研究、交流、交易中心。 

騰訊董事局主席馬化騰

深圳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蘇東斌

三十而立,再塑深圳精神
  
2010年,深圳經濟特區迎來“而立之年”。在這個特殊的時點,這座城市將如何謀劃自己的未來30年?在前不久召開的深圳市第五次黨代會上,深圳市委書記王榮向工作人員提議,請全體代表在預備會上觀看電視劇《命運》精編版。 “如果我們喪失了繼續‘殺出一條血路’的改革精神,特區就等於是喪掉了魂靈的落魄英雄”、“我總是有種時不我待的緊急感,我總是希望能把要做的事情做完、做好”……電視劇《命運》那一句句鏗鏘話語,再現了30年前的歲月,勾起了人們的回憶,引起了人們的思考。深圳人知道,深圳必須正視當前存在的突出困難和問題,必須重新煥發"特區精神",以"殺出一條血路"的勇氣,在新起點上"走出一條新路"。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