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和平解放60年》白皮書 (3)--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西藏和平解放60年》白皮書 (3)

2011年07月11日19:42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四)簽訂《十七條協議》,實現西藏和平解放

  中央人民政府和毛澤東主席始終沒有放棄和平解放西藏的努力,在昌都戰役進行中,仍催促西藏“代表團應速來京”。昌都戰役促使西藏地方政府內部發生分化,愛國進步力量佔據上風,主張親帝分裂的攝政達扎·阿旺鬆饒被迫下台,十四世達賴喇嘛於11月17日提前親政,西藏地方政局朝著有利於和平解放的趨勢發展。

  1951年1月2日,十四世達賴喇嘛移居西藏亞東,一面對我進行觀望,一面向英、美、印、尼等國求援,伺機逃往國外,但是沒有一個國家願意公開支持“西藏獨立”。西藏地方政府也相應地分為留守的“拉薩噶廈”和臨時性的“亞東噶廈”兩部分。隨后,西藏地方政府“官員會議”決定正式派出代表到北京同中央人民政府和談。達賴喇嘛在致中央人民政府表示願意和平談判的信中說:“過去,在我年幼未掌權期間,藏漢之間關系屢遭破壞,近日已通知阿沛及隨員從速啟程去北京。為爭取時間,我們將再給阿沛兩位助手,經印度前往北京。”在中央人民政府民族平等政策和和平解放西藏方針的感召下,西藏地方政府派出了與中央人民政府和談的全權代表團,阿沛·阿旺晉美為首席代表,凱墨·索安旺堆、土丹旦達、土登列門、桑頗·登增頓珠為代表。代表團分作兩路啟程,於1951年4月27日齊聚北京,受到中央人民政府的歡迎。隨即,中央人民政府組成談判代表團,李維漢為首席全權代表,張經武、張國華、孫志遠為全權代表。經過友好協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於1951年5月23日在北京簽訂了《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

  關於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進行和平談判並簽訂《十七條協議》,需要強調以下幾點基本歷史事實:

  第一,和平談判是在西藏地方政府承認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前提下進行的。十四世達賴喇嘛和西藏地方政府派出談判代表團時,給每位代表頒發了一份蓋有印章的全權証書,証書外面注明了西藏全權代表五人的姓名和身份,裡面寫有承認西藏為中國領土等內容。談判要解決的根本問題,是增強民族團結和維護祖國統一問題。正如阿沛回憶指出的,在這個問題上,“雙方代表的基本立場是一致的。”

  第二,中央人民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問題的“十大政策”是談判的基礎。“十大政策”主要內容是:驅逐英美帝國主義侵略勢力出西藏,西藏實行民族區域自治,西藏現行各種政治制度維持原狀概不變更,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發展西藏經濟和文化教育,西藏各項改革事宜由西藏人民及西藏領導人採取協商方式解決,人民解放軍進入西藏等。在談判之初,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強調不能接受“十大政策”中的“人民解放軍進入西藏”。當時,中央人民政府代表並沒有勉強西藏地方政府代表,而是建議休會兩天,安排他們參觀,同時耐心勸說,提出既然承認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就沒有理由阻止人民解放軍進入西藏。同時,充分考慮到西藏代表提出的西藏經濟落后、資源貧瘠,供給人民解放軍有很大困難的問題,中央政府作出“進軍西藏,不吃地方,一切開支由中央負責”的保証。雙方最終協商確定西藏地方政府積極協助人民解放軍進入西藏,鞏固國防。

  第三,達賴喇嘛和班禪額爾德尼之間的團結問題,是談判必須解決的一個重要問題。由於帝國主義侵略勢力的挑唆,九世班禪喇嘛在20世紀20年代初與十三世達賴喇嘛發生不和,被迫從西藏出走內地,1937年12月在返回西藏途中圓寂於青海玉樹。1949年8月10日,經國民政府批准,十世班禪在青海塔爾寺坐床繼位。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團在談判之初,並不承認十世班禪的合法地位。中央人民政府談判代表團向西藏地方政府談判代表團展示了原國民黨政府批准認定十世班禪為九世班禪轉世靈童的全部公文,以及由達賴喇嘛方面代表參加的十世班禪在塔爾寺坐床繼位時的照片。在確鑿的証據面前,西藏地方政府談判代表團最終承認了十世班禪的合法地位。談判期間正值“五一”勞動節,中央人民政府邀請西藏地方政府談判代表團和十世班禪在天安門城樓上共同觀禮,阿沛·阿旺晉美與十世班禪進行了友好會面,並受到毛澤東的接見。

  第四,協議在相互尊重和友好協商的基礎上達成。協議大部分條款是關於西藏內部關系和內部事宜的處理。在這些問題上,中央人民政府全權代表依據中央人民政府的民族政策和西藏地區的實際情況,主動提出了一系列建議。西藏地方政府談判代表團也提出了若干建議。中央人民政府對正確的部分加以採納和研究綜合,並對不合理的部分進行了耐心的解釋。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土丹旦達根據切身經歷談道:“我作為譯倉派出的僧官,在談判過程中對宗教信仰、寺廟收入等提的建議較多,中央大都採納了。”談判一開始就搞了漢、藏兩種協議文本,每一次修改兩種文本都同步進行,並得到了西藏地方政府談判代表團的同意。談判結束后,漢、藏兩個文本同時產生,並在簽訂后予以一並公布。

  西藏地方政府全體談判代表作為全權代表,在正式談判前協商立下如下工作原則:“能做主的問題就立即定下來,不能解決的,向亞東報告”﹔來不及請示時,“作為全權代表可以先定下來,再向達賴喇嘛報告”。西藏地方政府談判代表團向達賴喇嘛和噶廈的請示渠道始終通暢,就哪些問題請示由他們內部協商確定。談判開始不久,關於人民解放軍進入西藏問題,西藏地方政府談判代表通過凱墨·索安旺堆和土丹旦達帶來的密碼機向在亞東的達賴喇嘛和噶廈發了電報,說明談判中其他方面問題都不大,就是如不承認人民解放軍進藏守衛國家邊疆,談判恐怕談不成。其間,他們還在與班禪的關系問題上,同“亞東噶廈”聯系過兩次。在20多天的談判中,雖然雙方代表在一些問題上有爭論和不同意見,但始終是在友好真誠、充分協商的氣氛中進行的,最終就有關和平解放西藏的所有問題達成協議。在協議簽訂儀式上,雙方代表在協議文本上簽名,並加蓋了個人圖章,以示鄭重。

  為了保証協議的貫徹執行,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在談判中簽訂了兩個協議附件。其一是《關於人民解放軍進駐西藏的若干事項的規定》。在人民解放軍進駐西藏問題上,西藏地方政府全權代表在談判中提出了進藏部隊的具體數量、駐軍部署及供給等有關人民解放軍進駐西藏的具體問題。由於這些問題屬於軍事機密,因而不能寫在需要公布的協議中,於是就有了簽訂這一附件的必要。其二是《關於西藏地方政府負責執行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的聲明》。對於協議,如果達賴喇嘛予以承認,並返回拉薩,則和平解放西藏順理成章。如果達賴喇嘛因某種情況暫不返回拉薩,西藏地方政府談判代表團提出,希望中央人民政府允許達賴喇嘛在執行協議的第一年內,因某種需要可以自行選擇住地,在此期間內返職時,其地位與職權不予變更。對此,中央人民政府表示同意,但如果將這一內容寫在協議裡,則可能引起各種議論。雙方就有可能發生的情況提前作出預防性規定,簽訂了該附件。這兩個附件是屬於協議實施細則和對協議未盡事宜的補充。

  第五,協議得到達賴喇嘛和西藏僧俗人民的一致擁護。阿沛·阿旺晉美從北京回到拉薩后,西藏地方政府於9月26至29日召開了全體僧俗官員、三大寺堪布、藏軍甲本以上軍官等300多人的“官員大會”,通過了向達賴喇嘛的呈文:“簽訂的《十七條協議》,對於達賴之宏業,西藏之佛法、政治、經濟諸方面,大有裨益,無以倫比,理當遵照執行。”10月24日,達賴喇嘛致電毛澤東主席表示擁護協議。該電文全文為:“今年西藏地方政府特派全權代表噶倫阿沛等五人於1951年4月底抵達北京,與中央人民政府指定的全權代表進行和談。雙方代表在友好基礎上已於1951年5月23日簽訂了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擁護,並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領導下積極協助人民解放軍進藏部隊鞏固國防,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保護祖國領土主權的統一,謹電奉聞。”10月26日,毛澤東主席復電達賴喇嘛,感謝他對實行和平解放西藏協議的努力。

  《十七條協議》的簽訂,標志著西藏實現和平解放,西藏的社會發展從此揭開了嶄新的一頁。和平解放使西藏徹底擺脫了帝國主義的侵略及其政治、經濟羈絆,維護了中國的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實現了全國各族人民的團結和西藏內部的團結,為西藏與全國一起共同進步和發展創造了基本前提。
【1】 【2】 【3】 【4】 【5】 【6】 【7】 

   
 
(責任編輯:付龍)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