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和平解放60年》白皮書 (2)--時政--人民網
人民網

《西藏和平解放60年》白皮書 (2)

2011年07月11日19:42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二)所謂的“西藏獨立”問題是近代帝國主義侵略勢力瓜分中國圖謀的一部分

  1840年英國發動鴉片戰爭以后,中國逐步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19世紀末,帝國主義掀起瓜分中國的狂潮,英國侵略勢力趁機染指西藏。英軍先后於1888年、1903年兩次武裝入侵西藏,因遭到西藏軍民的抵抗而失敗。在靠武裝侵略沒能達到將西藏變為殖民地的目的后,帝國主義開始在西藏培植親帝分裂勢力,策劃把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的活動,煽動“西藏獨立”。1907年8月31日,英俄帝國簽訂《西藏協定》,第一次在國際文件中把中國對西藏地方的主權篡改為“宗主權”。1913年,英帝國策劃召開西姆拉會議,唆使西藏代表首次提出“西藏獨立”的口號,當即遭到中國政府代表的拒絕。英國代表於是提出所謂“折衷”方案,企圖將中國在西藏地方的主權篡改為“宗主權”,使西藏在“自治”的名義下脫離中國政府的管轄,遭到中國政府和人民的堅決反對。1914年7月,中國政府代表奉命拒絕在《西姆拉條約》上簽字,並發表聲明概不承認任何此類條約或文件,同時將立場照會英國政府,西姆拉會議遂以破產而告終。1942年,西藏地方政府在英國代表的支持下突然宣布成立“外交局”,公開進行“西藏獨立”活動,因遭到全國人民和國民政府的反對而不得不改變原議。

  1947年,英帝國主義幕后策劃邀請西藏派代表參加“泛亞洲會議”,在會場上懸挂的亞洲地圖和萬國旗中把西藏作為一個獨立國家來對待,經中國代表團嚴正交涉,會議組織者不得不改正。1949年7月8日,西藏地方政府以“防止共產黨混跡西藏”為借口,下令將國民政府駐藏辦事處人員及相關人員驅趕出西藏,制造了“驅漢事件”。1949年11月,西藏地方政府決定派所謂的“親善使團”赴美國、英國、印度、尼泊爾等國,尋求對“西藏獨立”的政治支持和軍事援助,加緊分裂國家的活動。1949年底,美國人勞爾·湯姆斯以“無線評論員”名義在西藏探索“華盛頓給西藏以可能的援助”,並在美國報刊上宣稱“美國已准備承認西藏為獨立自由”的國家。1950年上半年,一批美國槍支彈藥經由加爾各答進入西藏,用以對抗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藏。

  歷史事實清楚地証明,所謂“西藏獨立”完全是新老帝國主義侵略者炮制出來的,是西方侵略勢力瓜分中國領土陰謀的一部分。

  (三)解放西藏是中國人民解放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

  面對帝國主義的侵略和壓迫,包括藏族在內的中國各族人民為維護國家的獨立、統一和領土完整,為實現中華民族的解放,不惜流血犧牲,進行了長達100多年不屈不撓的斗爭。直到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經過艱苦卓絕的斗爭,中國人民的解放斗爭才取得了完全勝利。1949年,人民解放戰爭取得決定性勝利,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解放西藏,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提上了議事日程。

  針對帝國主義分子和西藏地方上層反動勢力緊鑼密鼓策劃“西藏獨立”的活動,1949年9月2日,中國共產黨授權新華社發表題為《決不容許外國侵略者吞並中國的領土——西藏》的社論,在概述列強百年來侵略西藏的過程后指出,“西藏是中國的領土,絕不容許任何外國侵略﹔西藏人民是中國人民的一個不可分離的組成部分,絕不容許任何外國分割。這是中國人民、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堅定不移的方針”。社論發表后,西藏各界紛紛響應和擁護,盼望解放軍早日進藏。1949年10月1日,十世班禪致電中央政府“速發義師,解放西藏,驅逐帝國主義勢力”。11月23日,毛澤東、朱德復電十世班禪說:“中央人民政府和中國人民解放軍必能滿足西藏人民的這個願望”。12月2日,原西藏攝政五世熱振活佛的近侍熱振·益西楚臣到青海西寧,向人民解放軍控訴帝國主義者破壞西藏內部團結的罪行,要求迅速解放西藏。1950年初,藏族農牧民、青年、婦女和民主人士代表百余人在剛剛解放的蘭州集會,要求解放西藏。西康省甘孜白利寺五世格達活佛、康北玉隆地區頭人夏格刀登和康南巨商邦達多吉派出的代表到達北京,向中央人民政府毛澤東主席致敬,傾訴藏族同胞迫切要求解放的熱望。

  為了應對國際形勢的復雜變化和西藏地方的嚴峻局勢,滿足西藏人民要求早日解放的願望,1949年12月,毛澤東主席在前往蘇聯訪問、途經滿洲裡時,寫信給中共中央,作出了“進軍西藏宜早不宜遲”的戰略決策。

  在醞釀和探索解放西藏的過程中,考慮到西藏是一個特殊的民族地區,為了有利於人民解放軍順利進軍,有利於維護西藏人民的利益,有利於加強民族團結,中國共產黨確立了和平解放的方式。1949年3月,毛澤東主席根據人民解放戰爭即將全面勝利的形勢指出,待解放的地方按照“北平方式”和平解放的可能性在增加。之后,湖南、寧夏以及與西藏相鄰的新疆、雲南、西康等省相繼以和平方式解放,為和平解放西藏提供了借鑒。1950年1月20日,針對西藏地方政府派出所謂“親善使團”一事,毛澤東主席授權中央人民政府外交部發言人發表談話指出:西藏人民的要求是在中央人民政府統一領導下實行適當的區域自治,“如果拉薩當局在這個原則下派出代表到北京談判西藏的和平解放的問題,那麼,這樣的代表自將受到接待”。

  為爭取和平解放西藏,中央人民政府組織開展了大量的政治爭取工作。1950年間,西南局和西北局先后四次派出代表或代表團赴西藏進行勸和,以爭取十四世達賴喇嘛和西藏地方政府派出代表與中央人民政府談判和平解放西藏的辦法。2月1日,西北局派出藏族干部張競成攜帶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廖漢生致十四世達賴喇嘛和攝政達扎·阿旺鬆饒的書信等赴藏聯絡。3月底,在中共中央批准和西南局組織下,與西藏政教界有著良好關系的漢族高僧志清法師由成都啟程赴藏。7月間,以塔爾寺當才活佛為團長的青海寺院赴藏勸和團從西寧出發。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著名藏族學者喜饒嘉措向達賴喇嘛和藏族同胞發表廣播講話,呼吁西藏地方政府“迅速派遣全權代表赴京進行和平協商”。7月10日,西康省甘孜白利寺五世格達活佛一行十人從白利寺出發,踏上赴藏勸和征程。然而,這一系列勸和促談活動,卻受到帝國主義侵略勢力和西藏親帝分裂分子的重重阻撓,勸和人員被驅趕或軟禁,有的代表團被分解,格達活佛在昌都被投毒致死。

  與此同時,西藏地方政府在帝國主義侵略勢力的慫恿和西藏上層親帝分裂勢力的把持下,極力擴充藏軍,並以其主力7個代本(相當於團)沿金沙江西岸陳兵於以昌都為中心的周圍地區,企圖阻止人民解放軍進軍解放西藏。昌都為從西南入藏的必經之地。1950年8月23日,毛澤東指出佔領昌都“對於爭取西藏政治變化及明年進軍拉薩,是有利的”,“有可能促使西藏代表團來京談判,求得和平解決”。10月6日起,人民解放軍進藏部隊從南北兩線分別渡過金沙江執行解放昌都的作戰任務。10月19日,昌都解放。在此基礎上,昌都地區第一次人民代表會議召開,選舉產生了昌都地區人民解放委員會,成立了昌都地區僧俗人民爭取和平解放西藏工作委員會。昌都戰役打開了和平談判的大門,為促進西藏和平解放創造了必要條件。
【1】 【2】 【3】 【4】 【5】 【6】 【7】 

   
 
(責任編輯:付龍)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頻道精選
  • 精彩博客